uc书盟 > 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二百八十八 装死的系统

二百八十八 装死的系统

    傍晚时分,徐荣的心腹悄悄的进入了宛城都督府,送上了徐荣的秘密情报。

    岳飞迅速的拆开浏览了一遍,徐荣在书信中说杨玄感得知宛城的人马大举进攻荆州,已经由长安率两万骑兵向武关急行军,预计明日傍晚或者深夜便可进入南阳境内,需要提前做好防范。

    “果然不出你我所料,只要我们向襄阳动兵,杨玄感就会出兵掣肘!”岳飞看完书信与刘晔对视了一眼,说道。

    刘晔从岳飞手里接过书信飞快的扫描了一眼,皱眉道:“襄阳兵力雄厚,城墙高厚天下第一!更兼黄忠有万夫难当之勇,纵然我十万大军倾巢而出,只怕要下襄阳也是不易!此番能够拿下襄阳的北方门户新野已经达成了战略目标,以晔之见暂时专攻为守,待陛下平定了青、徐,再集中大军围攻襄阳方为上策!”

    岳飞颔首赞成:“武关中本来就有近三万守军,再加上杨玄感的两万西凉骑兵,的确不可小觑!传我命令,留下高长恭、董袭、霍峻率三万人守卫新野,其他人撤回宛城待命!”

    “等等……”

    刘晔先阻止了传令兵,又对岳飞道:“入得宝山,岂能空手而归?新野已下,襄阳已无门户,襄阳城外的千里沃野任我来去自如,可命诸位将军连夜收割襄阳野外的庄稼,削弱荆州军的粮草供给!”

    “子扬之言甚善!”岳飞抚须赞成。

    传令兵持将符领命而去,岳飞又厚赏了徐荣的使者,命他秘密返回武关,继续来往于两地,传送情报。

    从宛城到新野不过一百多里,快马加鞭一个半时辰就到,众将得了岳飞军令,立即连夜出动,开始在襄阳境内大规模的收割庄稼。虽然现在才七月份,距离庄稼成熟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但收割一斗就会让刘表军损失一斗粮食,所以五六万将士无论是生是熟,一律挥舞着镰刀甚至是战刀大肆收割。

    收割到最后,所有的马车几乎全部装满,高长恭下令道:“给我放火把襄阳野外烧他个寸草不生!”

    不大会功夫,襄阳的野外便开始燃烧起熊熊大火,又加上狂风骤起,风助火势,大火更加肆虐。不仅烧毁了田地里的庄稼,还把漫山遍野的树木烧的一片漆黑,生机全无。

    刘表在城中得了情报,拍案怒骂,命文聘、黄忠、王威三将率兵出击,却被漫山遍野的大火所阻,只能眼看着汉军收割了粮食扬长而去。

    为了避免火势向襄阳蔓延,文聘急忙命将士们在大火烧过来之前砍伐树木,清理地上的柴草及易燃物,最终将大火控制在了襄阳以北三十里的距离。但遭到破坏的范围至少五六十里,从新野到襄阳的这一段距离内庄稼树木全部被焚烧,至少会让襄阳地区损失数十万石粮食。

    汉军退去后兵分两路,轻伤的杨再兴与吕蒙押送着收割的半生不熟的稻谷返回了宛城,而高肃、董袭、霍峻三将则率领三万人驻守新野,清查户籍,搜捕奸细,建造防御工事,防备着荆州军的反扑。

    杨玄感率兵到达武关之时获悉岳飞主力大军已经退回宛城,遂在关内屯兵,与岳飞隔着武关遥相对峙,伺机而动。

    这一场战争犹如夏天的暴雨一般来的猛烈,散去的也快,不过一两天的时间,便归于宁静。

    岳飞修书一封,派遣使者前往襄阳,言明用刘磐的尸体换回纪灵的尸体。刘磐乃是刘表的亲侄,见信后自然不会拒绝,双方各自派遣使者,在襄阳至新野的半途中换回了尸体,刘磐被运回了襄阳,而纪灵的遗躯也被送回了宛城。

    面对着纪灵的躯体,岳飞喟然长叹:“纪将军之死,飞之错也!”

    “非都督之错,乃是末将之错,是我太轻敌,过于小觑黄忠了,请都督发落!”

    杨再兴只是伤了肩膀,并无大碍,除了受伤的左臂用不上力气之外已经能够行动自如,听了岳飞的自责,心中惭愧不已,当即屈膝请罪。

    岳飞扶起杨再兴安慰道:“若说有错,也是本都督有错在先,用人失察!陈庆之非将军之才,充其量只能做一谋士也,而我却因为陛下的诏书让他做了副先锋,实乃不智也!”

    “师父说的是,我就不明白了陛下为何让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做将军?做一个谋士多好,非要不自量力的上沙场,白白害死了纪灵将军!”比去年足足长高了一头的吕蒙双手抱在胸前,跟着岳飞的话一起吐槽抱怨。

    此刻,纪灵的遗躯前围满了岳飞手下的偏将、裨将,唯独陈庆之不在。因为他此刻正躺在床上休养,黄忠这一箭差点要了他的命,能够活着回到宛城已经实属侥幸。

    岳飞扫了众将一眼,提高声音道:“诸将给某记住,将乃兵胆,将乃军魂,为将者不可无谋,但为将者更不可无勇!本都督的用人准则是文武双全,若不能做到这一点,至少也不能……”

    说道这里突然又叹息一声:“算了,纪灵之死由本都督承担责任,与任何人无关,某自会向天子上书请罪!陈庆之受了重伤,还是派人把他送回金陵,让神医华佗医治更好一些!”

    躺在床上的陈庆之明显的感受到了自己不受岳飞军团的人欢迎,只能郁闷的躺在马车里,踏上了返回金陵的旅途。

    一路上不时的长吁短叹:“难道没有匹夫之勇就不能建功立业吗?我不服啊,我早晚要让你们刮目相待!”

    战报传到了金陵的时候,刘辩感到了强烈的震撼:“壮年的黄忠竟然如此强大?一场战役射伤了我两员大将,斩了一人,这表现简直盖过吕布!难道三国最强的武将竟然是黄忠?这科学吗?看起来属性才是王道啊!”

    但木已成舟,事实已经摆在眼前,刘辩也只能接受。这本来只是一场试探性的交锋,没想到竟然打的如此惨烈,双方均都付出了重大的伤亡代价!

    更让刘辩想不到的是,陈庆之竟然被岳飞以养伤的名义送了回来,这是赤果果的不受待见啊!

    “系统系统我问你,陈庆之究竟要么用?他的统率真的有98吗?”

    “本宿主问你话呢,你怎么不回答?”

    “嗨……你不说话算什么?陈庆之98的统率准不准?”

    “我说系统大爷,陈庆之是不是需要说明书?”

    “你妹的,你就装死吧!”

    刘辩问了半天,系统装死不肯回答一句话,这让刘辩好不郁闷:“唉……系统竟然不说话了!谁能告诉我,陈庆之到底是有真材实料还是一个大水货?”

    既然系统不肯给指明方向,刘辩只好自己琢磨陈庆之的使用之道:“也许橘生淮南为栀吧,也许陈庆之本身就是一个大水货,一路上没有遇到有实力的对手,反正系统现在保持沉默了!连岳飞都不待见他,估计送到别人那里也够呛讨人喜欢,回头等他养好了伤,给他七千人去打台湾或者日本吧,是水货还是怀才不遇,自己去证明吧!《梁书》是替你吹大牛还是确有其事,一切只能靠你自己证明了!”

    陈庆之的事情暂时放到一边,有华佗给他医治,不会有性命之虞。回头再让王越教他练习剑术,争取把武力上升3点,刘辩觉得自己能够为陈庆之做的也就这些了。

    在岳飞的攻势受到杨玄感牵制的时候,盘踞在荆南的孙策也抓住韩世忠出兵的机会,从陆路向柴桑进军,派遣张定边、沙摩柯轻骑出长沙,进入豫章境内劫掠。

    既然刘表与孙策成为了隐形联盟,甚至是不用明说,彼此就心知肚明的唇亡齿寒关系,以目前岳飞军团加上韩世忠军团的能力,在受到长安杨玄感的牵制下,还真的无法拿下荆襄。刘辩只好命韩世忠退回柴桑,暂时采取守势,待青州战场尘埃落定之后,再全力攻打荆襄不迟!

    “还得继续执行攻掠青州的战略,这刘表比袁术难打多了!”刘辩在心底感慨道,看来三国诸侯也不是随便让人捏的软柿子。

    纪灵为救援陈庆之而死,宁肯自刎不肯被俘,让人钦佩。刘辩传下诏书,追封纪灵为“昭烈将军”,赐爵泗水亭侯,派人将其灵柩送回老家青州鲁郡泗水亭安葬。

    几日之后,韩浩从汝南快马加鞭的来到金陵求见天子,替其兄长韩玄求情。刘辩知道这韩玄虽然是个庸碌无能之辈,但是做个县令、郡丞之类的地方官吏应该还能胜任,遂修书一封与岳飞,命把韩玄从牢狱中放出,让他到荀彧的幕府中听后调遣。

    江北四郡在荀彧的治理下日渐繁荣,而且手底下还有许靖、虞翻、华歆、王朗、步骘一帮能吏,刘辩决定把韩浩留在金陵,委任他为工部侍郎;另外再兼任农部侍郎协助徐光启,共同发展全国的农业,争取把治下各地的粮食产量再提高一个台阶,让自己的治下不再有人挨饿受饥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