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四百 霹雳手段

一千四百 霹雳手段

    本多忠胜被誉为“日本吕布”,号称日本战国时期第一猛将,论武艺并不输邓羌太多,当初是因为遭到了邓羌、狄青、俞大猷等人的群殴才战死沙场。

    不过,邓羌毕竟是正面硬扛本多忠胜的主将,恶战了上百回合难分胜负,俞大猷、狄青都是后来才加入了战团,所以日本人一直把邓羌视作阵斩本多忠胜的凶手,提起邓羌的名字就为之胆寒。

    此刻看到邓羌手持两丈四的“蜻蜓切”出战,许多日军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战死沙场的本多忠胜,士气迅速低落,就连主将柴田胜家也是满眼绝望。

    柴田胜家素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武艺比起本多忠胜来差的太远,就连本多忠胜都死在了邓羌手下,想来自己也就是三五合之敌。

    但柴田胜家却也无路可退,与邓羌厮杀十有**会战死沙场,后退却也难免一死。与其被织田信长军法处置,还不如拼死血战到底,至少能换来忠义之名。

    一念及此,柴田胜家咆哮一声,策马挺枪朝邓羌迎了上去:“大和民族的勇士绝无贪生怕死之辈,今日唯死而已!”

    见柴田胜家抱定必死之心,邓羌不敢大意,手中“蜻蜓切”一招投石问路,奔着柴田胜家的胸膛搠了出去,疾如风雷,快似闪电。

    柴田胜家咬紧牙关,挥舞起手中十字枪,奋力死战。

    但两人实力悬殊,战有五六回合,柴田胜家便左支右绌,只有招架之力再无还手之功。被邓羌卖个破绽,一枪刺中咽喉,登时跌下马来,当场阵亡。

    “叮咚……恭喜宿主,继卑弥呼之后连续获得第二枚复活碎片,当前拥有的复活碎片已上升至12枚,复活点2690个,愉悦点45个,仇恨点68个。”就在柴田胜家喋血沙场之际,正在茫茫大海上行驶的刘辩在同一瞬间收到了系统的提示。

    天空万里无云,一碧如洗,湛蓝的与大海同一颜色,几乎让人分不清哪里是天哪里是海。刘辩在张良、宇文成都等人的拱卫之下,乘坐仿制的郑和宝船从长江入海,扬帆向北,朝青州航行。

    就在昨天,刘辩收到了卑弥呼死亡的提示,这个曾经与自己有过一段露水情缘并给自己生了一个儿子的女人变成了一枚复活碎片,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

    但刘辩却没有任何感触,就好像听到了一个与自己毫无关系的女人死亡一样,反而有些如释重负的感觉,至少卑弥呼东山再起的潜在威胁被斩草除根了。

    大海苍茫,消息隔绝,刘辩虽然不知道卑弥呼因何而死,死在了何人手中,但却很想喝一声“干得好”,这样自己将来也不必左右为难了。

    作为一个来自一千八百年后的中国灵魂,实在找不到任何理由为一个日本女人伤感,即便她曾经与自己共度巫山,但那也不过是逢场作戏,各取所需而已!

    而现在又听到了织田信长手下大将柴田胜家死亡的消息,刘辩不由得龙颜大悦,在心里暗自嘀咕一声:“昨天是卑弥呼,今天是柴田胜家,莫非对日本的总攻开始了?我的武安君啊,希望你莫要辜负朕送的‘人屠’之礼。”

    “叮咚……柴田胜家——统率88,武力86,智力75,政治62。当前状态,已阵亡!”

    刘辩站在巨大的甲板上,任凭海风吹得自己战袍猎猎,在心中暗自沉吟一声:“这柴田胜家倒也算是个人才,但在我空前绝后的大汉雄师面前,却也不过是螳臂当车罢了。或许,等朕抵达青州后就可以收到白起平定日本的捷报。”

    巨大的战船继续乘风破浪,而关东平原上的战争仍在持续,遍地烽火,人喊马嘶声响彻山野。

    见柴田胜家遭到邓羌阵斩,日军的士气迅速萎靡了下去,刚刚鼓起的斗志迅速烟消云散,被汉军一阵猛攻,顿时形成溃败之势,许多人纷纷跪地缴械,投降求饶。

    白起策马驰骋,手中大刀奔着跪在路边投降的一名倭寇砍了下去,“咔嚓”一声,头颅飞起,鲜血喷泉般飞溅出足足一丈,“不管投降与否,给我格杀勿论!”

    白起这么做自有他的道理,日寇虽然是乌合之众,但人数庞大,接受他们的投降风险太大。万一这些家伙先降后叛,势必会给汉军制造巨大的麻烦,甚至会反胜为败,像白起这种级别的统帅是绝对不会冒这种险的,杀戮只能是唯一的选择!

    随着白起的以身作则,浴血厮杀的汉军高举武器,毫不留情的把手中的大刀砍向日寇的头颅,把手中的长矛戳进敌人的胸膛,直杀的日军尸横遍野,血流满坡。

    半天的时间下来,汉军以五百左右的阵亡,屠杀了一万多身强力壮的日寇,那些被强征的老弱病残早就吓破了胆,远远的躲开向织田信长率领的主力大军靠拢。

    斗转星移,时间在悄悄流逝,三支汉军同时向前逼近,把四十多万“日本军队”困在了关东平原的中央,包围圈越来越小。甚至严格说起来,这支老弱病残占了百分之七十的乌合之众都算不上军队,只能称之为“日本人”。

    随着包围圈的缩小,四十多万日本人被压缩在一片长三十多里,宽十余里的范围之内。沿途的要塞出口已经被将近十五万汉军全部堵死,所有的关隘要道皆有汉军大将扼守,日军要想冲出包围圈,只有突围一条路可走。

    比起杀伐果断的白起,陆逊仁慈了许多,拨给陆抗五千将士看押在琦玉县境内俘虏的三万老弱病残,跟随在大部队的后尾。

    但一下子增加了这么多人,粮食却成了一个大问题,陆逊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解决的办法,无奈之下只好派人去向白起借粮。

    从陆逊帅旗所在之处到白起的帅帐相隔不过四十多里,使者快马加鞭一个时辰便到,见了白起道明来意:“俘虏太多,粮食紧张,陆将军特地差小人过来问问公孙将军军中可是宽裕?”

    白起闻言大笑:“哈哈……陆伯言真是仁慈啊,竟然打算借粮养活倭寇?有劳使者回去告知陆伯言,就说我军中粮食颇多,可派人把俘虏押解过来,本将自会妥善安置。”

    陆逊得到使者的回报,不由得喜出望外,立即派遣陆抗率部押解着三万多俘虏向北移动,花了大半天的时间送到了白起军中。

    交割完毕,陆抗辞别白起返回陆逊阵营报告,白起立即派偏将李梁率领三千人看押,不要被这些俘虏趁乱逃脱。又召唤部将公孙冶率领五千人去旷野中寻找土壤肥沃的地方挖坑。

    “不知将军派末将挖坑做什么?”公孙冶一脸迷惑的拱手询问。

    白起冷哼一声:“埋人,把这些俘虏全部活埋了!”

    公孙冶大吃一惊:“啊……毕竟是三四万人口啊,就这样埋了是不是太血腥了?”

    “善不理财,慈不掌兵!”白起手抚胡须,说得斩钉截铁,“如今倭寇虽然陷入包围之中,然则人数庞大,多达四十余万。倘若这些俘虏先降后叛,与织田信长里应外合,对我军来说便是灭顶之灾。”

    公孙冶及其他部将俱都低头沉吟:“将军所言虽然有理,只是就怕朝中文官弹劾你,当初常遇春就是这样被逼的走上了反叛之路……”

    白起微微一笑:“非常之时期当用霹雳手段,常遇春率领着七万兵马屠杀四千俘虏,乃是为了杀人而屠。而如今倭寇人多势众,稍有不慎便会前功尽弃,所以不得不屠。尔等直管执行,若朝廷怪罪下来,由本将一力承担,与尔等无关!”

    既然白起说得斩钉截铁,而且又有足够的理由,李梁与公孙冶等部将只能各自领命。李梁率领三千人看押俘虏,公孙冶则率领五千人去旷野中挖坑,从傍晚一直到次日凌晨,方才全部埋葬完毕,当真是老幼不留,一个不剩,好似这帮人根本就没有存在一般。

    就在白起坑杀三万俘虏的同时,织田信长在距离白鹿坡二十里的地方召集了伊达政宗、明智光秀,以及从卑弥呼麾下投降的安倍下流,共商突围之策。

    伊达政宗一副慨然赴死的表情,拱手道:“关白大人,请允许我今夜从全军中挑选三万精锐死士,待明日凌晨率先冲锋。若是冲破了豁口,请关白大人随后赶上,留下老弱病残断后,能逃多少算多少!”

    “政宗所言极是,汉军势大,要想把几十万人全部带出去根本不可能。只要能率领旧部突围就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这些老弱病残就拖在后面当炮灰阻挡汉军的追袭吧!”织田信长手抚胡须,对伊达政宗的提议表示赞成。

    一直沉默寡言的明智光秀霍然起身,抱拳施礼道:“启禀关白大人,末将有个好消息禀报。”

    “哦……快说来听听?”织田信长闻言精神一振,满脸期待。

    明智光秀肃声道:“末将屯兵的地方叫做野王町,町中竟然有一条长达十余里的秘密地道穿过山崖,直抵信浓川河流。顺着河床一路向北,可以走出汉军的包围圈,进入群马县境内。”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uc书盟,或者直接访问网站www.uc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