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幸福武侠 > 第二十二章 神书怎么办?

第二十二章 神书怎么办?

    “不公平!”“不公平!”“不公平!”“不公平!”

    不知什么时候整齐的声浪响起在洞庭湖上空,秦朝方三只大船上,一个个面色怪异。

    “那边真的是黑`道联盟?”

    “集中了整个****高手,还有一些白`道高手的武道界精英?”四个数十年前就成名的顶尖黑榜高手,恬不知耻的出山对付一个弱冠之岭,还不是正宗修习武功,而是专攻学问的大学问家,这已经是很过份了,一一败了也罢,现在居然…

    “也难怪!”

    “谁知道这秦公子身手居然……”一个个神色怪异。

    “怪物!”罗邪低低自语。

    “这一战他又长进了。”秋心淼美目望着峰顶的白衣公子,异彩连连,“这就是他嘴里常说的变态吧?”

    “不公平!”“不公平!”

    洞庭湖上声浪不息,秦朝方三只大船上出奇的没人反驳,他们不是觉得不公平,而是——

    “我原本以为秦仙傲以一对四,必然会输了赌注,神书定然公布天下,谁知道,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先前就不必饥讽。”

    “秦仙傲若赢了赌注,我派中岂不是得不到神书了?”

    毕竟这些先天高手虽然为秦朝出力,可内心还是向着自身的门派的,秦朝赢,他们门派得不到神书,他们自然也不痛快,因此一个个出奇的没有反驳。

    公孙大鹏嘴唇动了动,随即沉默,他魔相宗虽然得到了神书,可也犯不着惹众怒。

    聂安的船飘飘荡荡间冲上礁滩,聂安一个纵身落在一块礁石上,在礁石间飞跃着前行,以他的身手,十数步之间便能飞上峰顶,可是聂安每一步并不远,只是跳上前面的礁石。

    “这聂安真够重视的。”

    一个个也都看出。聂安是在借着这上峰的过程调整着身心。

    一丈!

    二丈!

    聂安身上的气势越来越高昂,山峰之上东方豪身上原本气势万丈的,却随着聂安的临近渐渐消失,这不是消失而是内敛。力量收回来打出去才更有力。

    忽然聂安一个翻身,一掠二十丈,出现在峰顶。

    无数喝叫的声浪顿时一息。

    天地间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峰顶三道人影上,至于阴阳杀手,早被众人所遗忘。

    “这一战。事关整个武道界!”聂安眼神坚定,右手背后一摸,五个手指搭上九节棍尾,刹时他身上多了一股气势。

    原本聂安给人的感觉是人畜无害的邻家大叔,即便他与这山,与这海,与这天地融合为一,拥着山之刚,海之宽,天之广。可这一切都是无害的,可他手搭上九节棍一刻,天变得阴晴不定,大海咆哮起来,暗藏无数凶险,山亦阴暗诡异起来。

    “桀桀!”聂安轻轻一笑,整个人冲天而起。

    东方豪这一刻脑后根根长发违反风向的向后根根拉起,袍袖也鼓动如浪滔,而后大袖摆动,迈开大步。一步踏出后,一掌凭空劈向秦朝,同时另一掌也紧随其后,一掌接一掌。这山峰上仿佛凭空出现一股碧绿洪流,狂奔而下。

    “好!”

    “果然老牌子的高手一旦认真起来,就是不同。”

    秦朝能感觉到东方豪虽然招式意境与先前和自己交手时没两样,可是那种如同大海般的恐怖程度却不知比先前高了多少。

    秦朝脚下一移,右手上提,五个手指诡异的变动着。这一动,便是内家拳用法,五指连着五脏六腑,五指动,掌心动,脏腑之力,全身内劲、暗劲,明劲同时动,再加上真劲,顷刻间一股恐怖的力量出现在秦朝右手上。

    “嗯?”

    莫名的东方豪心惊肉跳,目光落在秦朝提着的右手上,仿佛那不是一只手,不是捏着的拳头,而是雷公的一柄开天大锤,一旦砸下,连天都能砸开。

    天空中聂安也感觉到秦朝右手的诡异,脸色凝重间,他背后如矫健蛟龙般冲出的九节长棍,一收一转间,秦朝头顶化为一个诡异的图案。

    这图案散发着诡异而阴毒的力量,让秦朝心头沉重如山。

    图案压下。

    秦朝的左手背在背后,右手拳头对着汹涌滚来的碧波一砸,天地都似乎动了一下,碧波轰然炸天,东方豪仓皇剧退。

    “好机会!”

    空中踩着九节棍形成的诡异图案压向秦朝的聂安眼睛亮起神采,图案狠狠压下。

    “这图案,真够诡异的……”

    秦朝垂下眼皮,如老僧入定,任图案砸下。

    “怎么回事?”

    一个个都瞪着峰顶的白衣公子,为什么不挡?是一击击退东方豪后,旧力已尽,新力未生,明知必败,所以干脆放弃?

    聂安心头也闪过疑惑,不过他不怕,他的这一七星印,无论对方怎么挡,都挡不住,因为击首则尾应,击左则右应,击中则外应,除非对方有七只手同时出击。

    “在哪里?”

    秦朝内家拳大松大软,身形融入整个天地,这一刻,他心境平和得如同镜面一样,周围的一切明镜般印入他心间,忽然心中一动:“原来如此!”

    背在背后的手掌一捏拳,而后一弹,一缕劲风击向头顶图案,这一缕劲风并不强劲,根本挡不住天空的重压,可是——

    劲风撞击在其中一节棍上,顿时整个图案变形了。

    “破绽在那!”

    秦朝整个手掌轰向天空,一拍,图案四分五裂,聂安狂抛而起,空中连翻三个跟斗,落在一旁,双眼瞪得滚圆看着秦朝。

    “我的招法从来没被人看穿过,即便是同一招,在同一人身上施展千遍万遍也不会被人看穿。”聂安瞪着秦朝。

    东方豪瞪着秦朝,术士九节棍一出,即便是同一个图案,可是招式却未必相同,虽然未必是没人能挡住,可是第一次接手就能看穿招中虚实的,公开的没有。

    “大松大软,无胜无败,无悲无喜。”秦朝淡然道,“若能身心如明镜,何物不可印?”

    “身心如明镜?达到我等境界哪一个不是心如明镜的。”聂安瞪眼。

    秦朝淡淡一笑:“没错,我的心如明镜更高一筹,你们是达不到的,不过你这一招,很妙,击首则尾应,击左则右应,无论挡哪里都会有其他的攻击,幸好我看穿了,一招简单的引蛇出动,将你的招式提前引发,不然……”

    “哼!”聂安脸色难看。

    “再来吧!”秦朝淡然道。

    聂安脸色更加难看,他聂安最大的优点就是招式诡异,防不胜防,让人无法揣测出来,一旦招式让人看透,便等于自废手脚。

    “呼!”

    聂安冲上,东方豪也再次出击,一掌掌拍出,涌出的劲力如大海的波涛,聂安九节棍一旁一个个图案压来,诡异莫名,仿佛毒蛇一样,秦朝时而太极单鞭,时而揽雀尾,时而金刚捣锥……一招招,或点,或推,或打,或化……一瞬间三人不知交了多少招。

    忽然一道身影重重抛出,那是聂安。

    而后东方豪也踉跄退出。

    “我们赢不了!”

    “我们输了!”东方豪、聂安脸如灰色。

    ……

    败了?

    术士和碧波先生联手也败了?

    天地一片安静,而后一只只船上响起嗡嗡的声音,聂安和东方豪都败了,岂不是说这一次赌约他们已经失败了。

    失败了,那神书怎么办?

    如果整个武道界,黑·白两道联合,一起逼宫秦仙傲都失败而归,这算什么?

    丢脸还在其次,问题是神书不能不要。

    孤峰顶上,聂安缓缓收回九节棍,团成一团往背后一插:“秦公子,我想知道,如果阴阳杀手完好,我们四人联手,你能不能赢?”

    “我也很想知道!”东方豪手指嘴角一捺,抹去那一丝沁出的鲜血,低声道,“我感觉若是我们再强一点,应该可以赢你。”

    “阴阳杀手在?”

    秦朝看向一旁叶高、叶明,叶高、叶明眼睛也盯着秦朝,秦朝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他们那招真的很毒,如果他们真的完好,用出先前那一招,再有你们配合,我还真可能败得很惨!”

    秦朝明白,自己看似赢得轻松,可是碧波先生、术士、阴阳杀手都是六十年前便闻名黑白两道的黑·榜高手,六十年前就是身手已臻化境,他们这样站在高峰的人,巨大的荣耀下,也是巨大的压力,虽然后来一直隐匿江湖,可是无一时,无一刻不在修炼武技,追求更上一层楼。

    单论武技上,即便秦朝的太极拳,有一招破万法流的境界,再加上天地玄奥,并不比他们强。

    “我就知道是这答案!”聂安苦笑。

    “早知道秦公子有这样的身手,我们……”东方豪脸色难看。

    叶高、叶明对视一眼。

    “明儿,看来我们又上当了。”“是啊,我们这次联合,会同碧波先生、术士本就是要一起……怎么到最后会……”叶明脸上涌起潮红,他们这样的人出山,而且还是四人一起,不就是为了以防万一么,否则用得着么,结果还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