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沧狼行 > 第二百八十回 东洋剑客

第二百八十回 东洋剑客

    李沧行干脆盘腿坐下,柳生雄霸也在他对面坐了下来,二人就着墓室中闪烁的灯火,在地下手谈起来。

    原来这柳生雄霸乃是扶桑武学名门柳生家的嫡系传人,东洋武术源自唐手,由于岛国战乱频仍,有一伙专门的军功贵族,名曰武士,成天研究着行军作战之道,在这些武士之中,又有些人不喜欢兵法权谋,而是专门进行武艺修行,类似中原的武林人士,东洋称这些人为剑客。

    日本的武术流派多数是以家族祖传为主,类似中原的门派,这些家族式的剑客也会开设剑术道场,广收门徒,但往往继承门派武功嫡传的,都是上任掌门人的亲生嫡子,这些孩子往往三四岁就开始习武,从小的玩具就是竹刀木剑,五六岁的时候就会把小孩子夜里带到坟地里过夜,以培养其胆量。

    加上东洋人特有的武士道训练,这些成年后的剑客往往兼具武士的身份和强大的武功,而柳生家,则是东洋武林里泰山北斗式的一个门派,所在的地方也是靠近日本京都的大和国,其剑术派别叫作新阴流,这位柳生雄霸,虽然年纪不大,只有三十多岁,但是在东洋国内,已经是名震天下的一方剑豪了,十三岁起单人独剑游学天下,未逢对手。

    柳生雄霸的祖辈在一百多年前曾经游历过中原,和中原的各派高手有过交手,获益匪浅,也正是因为把中原的不少招式揉进了家传刀法中,才把原来在东洋算不得顶尖的柳生家新阴流给发展成了泰山北斗式的门派,柳生家遗训,身为掌门一定要有机会来中原切磋武艺,进行交流。

    只是现在的东洋已经和当年大不一样了,这百多年来日本各地的诸候,也就是他们所称的大名争相割据,相互攻杀,作为中央朝廷的将军幕府权威早已经荡然无存。关西和九州一带大量战败的武士失去土地,无以为生,只能铤而走险,下海当了海盗,与中国沿海的不法商人勾结,袭击中国的沿海州县,这就是倭寇的由来。

    明朝自开国以来曾有过片板不得下海的禁令,虽然郑和下西洋让这个禁令名存实亡,但是倭寇兴起后,这个禁令被重新严格执行了。大批沿海以捕鱼和贸易为生的渔民们无以为生。也就和这些日本浪人勾结。成了海盗,中日间正常的海路贸易和交往,就此隔断。

    柳生家一百多年没有人再来中原了,到了柳生雄霸这一辈。在行走国内的时候认识了一个上野国(国相当于中国的省,日本的国主就是诸候,大名)上泉家的人,就是这次的那个红甲倭首上泉信之,他见识了柳生雄霸的本事后,曲意逢迎,在喝酒的时候柳生雄霸无意提起自己有意来中原走走的打算,这上泉信之就马上拍胸脯打保票,说他认识几个船主。有办法带他来中原。

    由于上泉信之在东洋也算是名门剑客了,不是一般的无名浪人,柳生雄霸也信了他的话,跟着他一起坐船来到中原,可没想到这家伙一上岸后就带着一帮人到处杀人抢掠。

    柳生雄霸几次阻止。他却说这是为了赚取来回的路费,柳生雄霸也曾离开过这帮杀人越货的强盗,却苦于语言不通,寸步难行,甚至每每被人围攻,最后只得再回到这帮强盗中间,上泉信之满口答应会带来他中原的大门派比武,就这样一路从浙江来到了南京城下。

    李沧行和柳生雄霸手谈了半天,总算把这事弄清楚了个大概,也明白了为什么这柳生雄霸一直不出手,却在碰到高手后主动比武,可他还是有件事没有弄清楚,皱了皱眉头,在地上写道:这上泉信之也不象是个笨蛋,怎么会想到就带这几十个人来进攻有几万守军的南京城呢?

    柳生雄霸沉吟了一下,双眼炯炯有神,写道:东洋国内现在战乱不休,这上泉信之应该是投效了某个有力大名,也许这个大名想要将来入侵中原,所以让这上泉信之先打前站,进行武力侦察。

    李沧行点了点头,他突然听到柳生雄霸的肚子叫了一声,而自己也一下子觉得饥肠辘辘了,从追击倭寇到现在已经至少过了一天了,中间打了这么久,跑了几十里,又在这墓穴中摸索了半天,这会儿人一松弛下来,才觉得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李沧行在地上写道:看来一时半会儿出不去,先找食物。

    两人长身而起,柳生雄霸随身带了两个饼,拿了出来,分给李沧行一个,李沧行也不客气,直接啃了起来,两人边吃边找,这个墓穴很大,但四周的墙壁角落里堆的却多是刀剑铠甲,要么就是竹简之类的典籍,就是没有任何食物。

    李沧行越找越沮丧,是啊,这里是个墓室,死人哪需要吃喝,看这刘裕的自述,一生都是打仗,出身贫寒,而这随葬品里没有任何的金银财宝,显然这位北伐的英雄也是个朴素的主儿,只是自己莫名其妙地进来,又莫名其妙地给困在这个墓室里,现在想出只怕也出不去了。

    李沧行和柳生雄霸最后又碰到了一起,两人在墓室里找了半天,都没有摸到什么机关消息之类的,最后眼光不约而同地落到了原来放着斩龙刀后面的那座巨大的石制棺椁。

    柳生雄霸眼中光芒一闪,走到石棺前,周身的真气渐渐地聚集起来,李沧行连忙站到了他面前,摇了摇头,在地上写道:此人乃是我汉人皇帝,民族英雄,应该尊重。

    柳生雄霸点了点头,收起了内力,两人转而开始在石棺的四周找寻起机关和文字。

    李沧行抹了抹棺材的侧面,突然觉得凹凸不平,似乎是有些文字,连忙蹲了下来,他的视力非常好,即使借着墙壁上的火光,也能看清楚上面写的字:入吾墓室,即为有缘人,若能敬吾尸身,对吾磕头一千,即可赠汝绝世武学。

    李沧行无奈地笑了笑,现在被困在这墓室里,连出都出不去了,要这绝世武学又有什么用?但他看了这刘裕的生平,实在是敬重这位驱逐鞑虏的民族英雄,加上从他的墓室就可以看出,这应该是个勤政俭朴的皇帝,殉葬品里都没有值钱的东西,只冲这个,就值得对他磕头。

    李沧行转头四顾,发现在石棺边的台阶下,有个石头做的蒲团,看起来就是让人跪在上面叩拜的,他整了整衣服,走到石头蒲团边,推金山倒玉柱地跪下,向着这棺椁就恭敬地叩起头来。

    柳生雄霸静静地站在了一边,看着李沧行对着这棺椁拜个不停,额头都因为一次次地和地面接触磨出了血,他的表情也变得凝重,双手拍了拍,然后象僧人一样地合什,对着棺椁拜了几下。

    李沧行磕了六百多个头后,饶是他的皮肤比一般人厚实不少,仍然是给磨得鲜血淋漓,头晕眼花,从小到大加起来也没磕过这么多头,连眼前的地上都给砸出了个小洞来,第六百七十四个头磕完后,他终于有些支撑不住了,跪在那里,不停地喘着气。

    不知为何,在一片汗水和血水糊着的眼帘中,李沧行却突然发现那棺椁侧面的一千两个字,显得格外的扎眼,他心里暗道:既然答应了人家,磕一千个头,就不能言而无信,反正也不差这三百多个。

    李沧行咬了咬牙,继续磕起头来,又是半个时辰过去,在磕到第九百七十三个头时,李沧行突然觉得自己额头接触的地面一陷,露出一个只有一拳见方的小室,里面有一个玉制的小板手,象是某个机关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