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帝国崛起 > 第八百九十六章决定世界归属的一战(九)

第八百九十六章决定世界归属的一战(九)

    第八百九十六章

    因为贸易的绝对强势,当今国际的银价实际上是由大明决定的。如果没有这个基础,白银作为货币的载体就会导致大明再国际贸易中出现各种不必要的损失,就像清末。毫无疑问,现在进行币制改革毫无必要,也就是说留待将来。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陈平判断父亲要在货币发行权上做文章了,不会再允许大发银行继续把持货币的发行权利。

    为什么会这样,陈平不明白,即便做了这么久的大发银行的总裁,对于金融方面的理论知识,陈平并没有太多的造诣。思之再三的陈平决定静观其变,当务之急是开启对这方面的总结和研究。银行发行货币的赢利模式,这其中的道理总结出来,为今后做准备。

    陈燮并不知道,自己一个提前埋下伏笔的做法,引发了陈平开启对金融理论的研究投入。之所以要提前铺垫,实在是因为把货币发行权交给私人太可怕了。混乱的民国时期,是个银行都可以发行纸币,只要有信用保证就行了,想想都觉得不寒而栗。

    现在还是银本位,将来谁知道呢?这东西总是会随着时代的进步,不断的发生变化。归根结底,就是利益在作祟。陈燮可不希望,自己离开大明之后,以陈平为首的财团,强大到能把国家变成傀儡。至少不能让这些人把大明政府变成傀儡。

    瓦伦西亚的战斗进行五天了,从第三天开始,战斗进入了“白热化”,至少孔代是这么看的。联军在猛烈的炮火掩护下勇猛的进攻,每天都能向前推进百余米。大明的军队躲在掩体内,不断的射击,但是抵抗程度并不算太激烈。往往白天坚守,到了晚上,大明帝国的士兵就会放弃掩体,躲到后面一道掩体内继续战斗。郁闷的是。联军付出了巨大的伤亡,但是却没有发现哪怕一具大明帝国士兵的尸体。

    “告诉孙老三,乖乖的呆在卡尔莱特,现在还不是他们表演的时候。”李鸣一手摸着下巴。眼睛盯着地图,现在他最担心的事情就是联军跑路。为了拖住联军,摆在正面的只有一个旅的兵力,还有一个旅作为预备队。其他两个师,都藏在卡尔莱特。

    不客气的说。如果仅仅是想击溃对手,用一个陆战师就能做到。问题是他不能不拖几天,目的在于堵住陆军的嘴。将来这个嘴皮子官司肯定有的打,原因很简单,本来的说好的登陆时间提前了,原定的计划是联军主力与陆军主力接触之后,才发起登陆战役,在软肋上来一下,彻底的放干西班牙的血。

    现在等于海军摆了陆军一道,问题是。李鸣并不知道,陆军反过来也摆了他一道。什么围歼敌军主力这种事情,您自己慢慢受累吧,陆军本着西班牙首都马德里去了。就算你在牛逼,歼敌再多,能比的上占领首都来的光荣。还惦记踩着陆军上位?美不死你!

    “大明将惩罚一切敌人,在阳光照耀的土地下……。”士兵们唱着雄壮的歌曲,沿着山路大步向北。这个曲子自然是剽窃的,要说什么曲子气势庞大又适合军队,苏维埃进行曲能排前三。于是。某人进行了一次剽窃,变成了现在的《大明进行曲》。配上歌词,一帮侵略者唱的很起劲,杀向别人的首都。

    “报告。先头部队以及进抵艾普多利亚诺,西班牙守军弃城而逃。”通信兵汇报的时候,尹杰正在山间道路的边上策马遥望马德里,听到这个消息虽然很高兴,但是回头看看正在道路上艰难行军的辎重部队,心头的热火降温不少。

    都怪海军那帮混蛋。早知道直接从巴塞罗那登陆就好了,从直布罗陀往北打,这一路的地形太要命了。说起来制定这个作战计划的北非军团参谋部的那帮家伙,脑子里都是什么东西?明知道西班牙这个鬼地形,还搞这么一个作战计划。

    先头部队距离他这个欧洲军团司令,五十公里的距离啊。要是按照正常的对手来打仗,单单是五十公里的补给线,就能要了欧洲军团的命。这可都是山路啊,就算是抢,你都抢不到多少粮食。“命令部队加快行军速度,先头部队已经搞到粮食了。”

    整个欧洲军团现在的状态就是粮食紧张,各部队都是携带三天的粮食,其他全部靠抢劫。还好,全军穿过这片山区,也就是三天的功夫。现在的情况是,他这个欧洲远征军司令,都得自己带着压缩饼干,喝水都是山泉水,煮开之后再喝。

    为了鼓舞士气,尹杰还不能一直坐在马上,走一段就得下来,跟着士兵一起走,看见走不动的士兵,还要把马让出来。幸运的是,整个欧洲军团抢了大批的牲口,担负起弹药运输的工作,不然再先进的武器,没有弹药也是白瞎。

    艾普多利亚诺的贵族守将贪生怕死,丢下城市跑路,这里本来是莫雷纳山防线的后勤补给地,囤积了大量的粮食和弹药,结果现在全都便宜了远征军,彻底的解决了粮食补给的问题。还有大批的牲口和车辆的缴获,大大的改善了远征军的后勤状态。

    一天短暂的休整之后,远征军继续北上,在雷阿尔城,遭遇了西班牙军队的抵抗,但是并不激烈。打头的五十三师,按照惯例派人通报城市内的将领,投降免死,抵抗屠城。

    西班牙守军将领雷奥利弗,把战场放在了城外,五千守军固守两个山头,战斗进行了整整两天,伤亡惨重的雷奥利弗宣布弹尽粮绝,率千余残部投降了。因此,在城区的没有遭遇战斗,远征军良好的军纪在宪兵队的棍子粗暴干涉下,再次恢复正轨。

    李鸣等了整整十天,甚至放弃了小镇托伦特,结果陆军方面一直在告诉他,快到了,快到了。这尼玛真是太坑了,都是心机。实际上这个时候,只有两个步兵师的兵力正在向东挺近,刚刚抵达阿尔瓦塞特,距离瓦伦西亚还有好几天的路程呢。

    这个时候李鸣察觉到不对了,连续的战斗,消耗了联军大量的实力。大约三万联军的伤亡,已经导致联军的进攻没有之前那么凶猛了。而这个时候的海军陆战队,实际投入兵力不过三个步兵团,甚至连炮兵都没怎么动用。这种不正常的现象,最初孔代也怀疑过,但是偶然的几次炮击,让他产生了错误的判断,就是跨海而来的大明帝国的军队,无力支撑两条战线的后勤补给,而笨重的舰炮的射程不足,同时也不易搬运上岸,这才导致这支军队的炮火很一般,经常打个十几发,关键的时候来一下就停了。

    作为联军主力的法军,在过去的战斗中伤亡超过了八千,正常情况这支军队的战斗力就不行了。好在这一次有盟友,法军都是次第投入战斗,不是独立作战,这样不会造成崩溃。

    李鸣的耐心终于耗尽了,下令主力出击,时间选择在凌晨五点。

    夜色的掩护下,海军陆战队两个师的突击队,进入了战前的突击阵地。黎明前的黑暗中,耐心的等待时间的推移。这一招是明军教科书一般的战术,利用夜色进入事先观察好的阵地隐藏起来,黎明前发起攻击。可以说屡试不爽,就算是在朝鲜战争那种条件下,照样能正面打穿联合国军的防线。

    这个时代的联军,哪里见过这个招数。五点整,天边一片红光闪烁,如同无数的惊雷在炸响,大地在摇晃,空气在颤抖。首先开火的是进入港口内的六艘主力战舰,二十门150口径的主炮,向小镇托伦特倾泻弹药。主力是主力舰炮射程的极限了,其他炮都打不到这。

    同时发起炮击的还有一直引而不发的各师属炮兵团,105口径的大炮36门,加上36门75山炮,小小的镇子内外,联军的营地无一例外,都陷入了无限的火海之中。

    镇子外的指挥部内,孔代被炮声惊醒时,冲出居住的农舍,看着如热锅上蚂蚁四处躲避的联军,知道大事不好了。如此猛烈的炮火,根本就不是联军能想到的那种实心弹如雨,这都是落地就炸的玩意,以前也见过,但是没有这一次来的如此猛烈,尤其是大口径的舰炮,一发炮弹炸了,周围十几米站着的人都得倒下。

    凶残的炮火准备进行了整整一个小时,海军这个狗大户,仗着船多,根本不担心弹药的问题。这一家伙算是彻底的把联军给打蒙了。各路将领尽管很努力的想控制部队,但这甚至都不算近代军队的联军,哪里有那么好控制的,尤其是在黑暗中,整个联军的营地内,连续的炸营。士兵纷纷丢下武器,简单的辨认一下方向,朝着没有炮火的地方跑路再说。

    率先崩溃的是葡萄牙人,接着是瑞典人,法军一开始还算能控制,但是随着一发105炮弹在孔代的身边爆炸后,法军也崩溃了。奇迹一般扛下来的居然是神圣罗马帝国的军队,在一名将领的带领下,大约一万多人没有跑散,成建制的往后退。

    之所以能抗住,这有赖于他们的位置比较靠后,袭击他们的都是小口径的75山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