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帝国崛起 > 第四百七十三章密谈

第四百七十三章密谈

    第四百七十三章密谈

    军队进城,最紧张最不安的还不是朱大典,而是南京镇守太监韩赞周和魏公公徐弘基。这两位手里都是有兵权的,尤其是魏国公徐弘基,深知南京军队之败坏,更知道陈燮这个人不管走到哪里,军队都是要跟着来的,而且在山东的时候,陈燮也是先从军队下手的。

    最关键的一个原因,还是皇帝朱由检有整顿军队的愿望。此前在襄阳,陈燮整军之后,之前战力堪忧的军队,不敢说战斗力倍增,提升了一半是肯定有的。

    一旦陈燮借整军的理由,整顿南京的驻军,这里头很多问题都会暴露出来。登州营进城的部队不多,不过五百骑兵,其余人都留在了城外。但是大家都知道,有这支军队在城外,陈燮不管做什么,都有足够的底气。

    魏国公府一时间访客盈门,来的都是南京方面的将领。这个将军那个指挥使之类的,乌央乌央的前赴后继。徐弘基这个老狐狸,来一个便笑脸相迎一个,对于这些武将的暗示,希望他出来代表大家对付陈燮的建议,他是既不说好,也不说不好。一概回答:“这个要看朝廷的意思。”

    徐弘基作为打发钱庄南京分号的股东之一,作为江南美洲货市场的受益者之一,他对陈燮的心态很复杂。一方面要为一个巨大的家族利益考虑,另一方面则担心陈燮真的去动军队。导致陈燮和南京守备勋臣赵之龙之间的矛盾冲突。也就是说,在南京实际掌握兵权的不是徐弘基,他不过是推在前面做个样子的人物。所以,其他人来找他,让他出头的事情,基本上就是想利用他国公的身份,这都是没安什么好心的事情。徐弘基担心的是夹在中间难做人。

    徐弘基也确实想知道,陈燮到底想干啥,所以把钱不多给请来了。(注:南明史中是徐弘基,所以就这么用了。)

    钱不多现在的身份很特别。大发钱庄南京分号的东家是他的表面身份,实际上他还是美洲货在江南的总代理人。他肯定不是南京最有权势的人,但肯定是南京最有钱的人之一。

    徐弘基派出去的人,没有请到钱不多。因为他被别人先一步请去了。请他去的人是忻城伯赵之龙,也就是南京领军勋臣。实际控制南京的军队的勋臣。

    提到这个赵之龙,吴伟业《鹿樵纪闻》里有记载:“癸已,文武集中府会议,无言及立君者;太学徐瑜谒赵之龙。请奉太子即位,之龙立斩之。是夜,豫王至江宁,营于天坛。丙申昧爽,赵之龙启门率群臣迎降”。这是南明历史上的一段记录,也就是说,弘光帝逃出南京之后,决定开城投降的就是他。

    相比之下,另外一个当是掌握一定权力的南京镇守太监韩赞周,则选择了自杀。

    钱不多知道陈燮从苏州来了。但是他不知道陈燮来之后想怎么做,做点啥。赵之龙请钱不多去做客,结果自然是一问三不知。尽管心里很不爽,赵之龙还是没敢给脸色看。钱不多扬长而去,奔着总督行辕就去了。结果到了门口,被韩山挡了驾,称:三日之内,概不见客。

    钱不多都被挡驾,其他人可想而知。陈燮在总督行辕里安静的休息了三天,但是外面却一点都不平静。南京作为留都。六部健全,这里的官员本成为“吏隐”。实际上地位不低,但就是没有权利。很多南京六部的官员,最希望的就是得到京师的召唤。随着辽东的平静。中原格局的改变,京师的职位越发的变得诱人。

    所以这三天之内,陈燮收到的拜帖,都能装几麻袋了。陈燮对这些拜帖的恢复,一律都是公主“舟车劳顿,偶染小恙。无心见客。待公主痊愈,备酒席以谢。”

    被挡驾的钱不多有点失望,这还是头一回啊。患得患失的上了马车,看见里面坐了一个人的时候,狠狠的吓了一条。脱口而出:“思华,你怎么上来的?”

    陈燮笑道:“在我的家里,做点小动作还不是太轻松了么?走吧,找个安静的地方。我们好好的叙叙旧。”钱不多一颗心回了原位,笑道:“固所愿也!”

    钱不多的宅子在秦淮河边上,一个五进的大宅子。马车没有去他的大宅子,而是去了另外一处,旧院边上的一个三进的院子内。马车直接开进了中门,钱不多先下车,外头一个中年丽服女子在迎他。

    “李家娘,有贵客,你这里方便么?”这么一问,自然是问问有没有客人。女子听了调笑道:“什么贵客?就你钱大员外多事,除非你把陈思华给带来了,否则就不方便。”

    钱不多的表情很古怪,看看李贞丽道:“你应该去夫子庙摆个算命摊子。”

    这一下轮到李贞丽的表情不对了,看看马车上伸出来的一只脚,还有陈燮淡淡的笑容,喜的媚眼都分不开了,连声道:“真是贵客,真是贵客。”

    时间是午后,这个点上自然是没什么客人的。李贞丽上前深深万福道:“没曾想真是思华先生来了,寒舍蓬荜生辉,奴家何其幸也。”

    陈燮摆摆手笑道:“不必那么客气,都是老相识了。借你的地方,与老钱说些事情。”

    “里面请,奴家这就让人准备酒菜。”李贞丽赶紧往里让,闭门谢客的陈燮,悄悄的出来见了李香(李香君),就这一个噱头,就够李香一炮而红的。

    后面的院子里确实安静,李贞丽让人关门谢客,先请二人坐下谈话,自己去准备酒菜之类的东西。临走之前还特意道:“思华先生,小女久慕先生之名,可否见上一见?”

    钱不多笑道:“李香姑娘要来,自然是欢迎的。今天是托了思华的福气,不然想见着香扇坠,那可不容易。”李贞丽白他一个眼珠子道:“你前大员外伸长,除了铜臭味道,还有啥味道?香儿不想见你,我也没法子。”

    “身躯短小,肤理玉色,慧俊宛转,调笑无双。”这是《板桥杂记》里的记载,调笑无双这一句,说明她是个嘴巴很利索的人物。不多时,两人刚刚喝上茶,一个淡妆素服身材不高的少女进来,施施然万福道:“李香见过思华先生。”至于钱不多,直接就无视他,当他不存在。老钱挤眉弄眼的,咳嗽连连,结果人家笑着看他一眼道:“奴家见着您了,好大一座肉山呢。”老钱被挤兑的无言以对,唉声叹气:“姐儿爱俏,古人诚我不欺。”

    李香听了这话,娥眉一横,没有搭理他,款款站起道:“思华先生,今日想听什么曲子?”

    李香君因为桃花扇而广为人知,人们记住了这个性情豪侠的女子,也记住了那个叫侯朝宗的家伙是何等的无节操。陈燮倒是知道这个女子,本打算今日来此谈事情,没曾想老钱却给他带来了这个地方。既然来了,那就坦然一点。

    “李姑娘,今日来此,倒不是来谈风月的。也不谈什么诗词,谈的都是一些铜臭有关的事情。说到听什么曲子,你挑一个拿手的来弹便是。”陈燮的态度很随意,没有摆什么总督的架子,也没有什么讨好的意思,就像很普通的一个客人。

    “好,二位谈事情,奴家在边上奉茶就是了,奴家只当什么都没听到,二位也没来过。”李香一听这话,也生出好奇心来。便想听听,名满天下的陈思华,在众人的口中一直是一个很复杂的多面体。一方面他是个才华横溢的文人,却没有参加科举去获取功名,反而走上了一条武将的路子。在武将这个道路上,陈燮又不同于其他的武将,无论是对外还是对内的战争,从无败绩。一手练就的军队,被称作当代的“岳家军”但就是这么一个人,在民间却有煞星之名。无论是建奴还是流贼,甚至是官兵中的败类,他都杀了个人头滚滚。

    陈燮淡淡的看她一眼,心道这是个聪明的女子,随意道:“好,那就留下吧。”

    屋子里安静了下来,陈燮没有高谈阔论的习惯,语气平淡道:“老钱,这次我来身上带着陛下的旨意,总督江南可不是什么轻松的活。一方面要整顿南京的军队,提升战斗力,减少军费的开支。另外一方面,还要尝试着为大明找到解决财政困难的办法。军队的问题,先放一放,财政问题是关键。没有钱,什么事情都做不了。你回去以后,联系一些关系好的商家。过几日,明报上回刊登出一些消息,大家做好迎合的准备。”

    钱不多好奇道:“能说说具体一点么?”陈燮点点头道:“具体的就是陛下授权我在江南搞咨议局制度,咨议局的权利范围很广,但也仅仅有监督之权。成为议员之后,能得到相应的社会地位,具体的议员产生,主要还是集中在工商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