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帝国崛起 > 第七百五十四章援兵

第七百五十四章援兵

    第七百五十四章援兵

    很明显,打着解放旗号的陈燮,丝毫没有解放印度人民的意思。非但如此,还准备继续欺压奴役印度人民,呃,这个人真是太坏了。未来印度,大致就是这么一个生态结构,最上层的自然是这些“流放”的将军们,他们可以在印度作威作福,是印度的顶级统治者。次一级的则是那些日本武士,他们取代的是莫卧儿王朝的那些大小贵族。

    在这些统治者的头顶上,还有一个大BOSS陈燮。嗯,最坏的就是他了。

    这么一算呢,印度人民要被三座大山压迫的命运是注定的,生活在水深火热中也是必然的。仔细看地图上的分割,孟买、德里周边的好大一片地方,还是陈燮的私人领地。最好的地方,已经被割下来了,然后才是大家分一分。而且在印度这个地方,还有西方各国的殖民者,他们也搀和进来,一起压迫剥削印度人民。

    陈燮的印度战略交代完毕后就走了,第二天军事法庭审理辽东军区军人渎职大案,一口气把三百多个涉案的军官都判了流放,一天的时间就搞定这个案子,效率实在是高的不行。而且这个案子吧,还在《辽东日报》上全文刊登了处理结果,大致意思就是在伟光正的陈公爷的亲自过问下,辽东军方雷厉风行,果断出击,打掉了一个军人经济犯罪团伙。

    整个海外联盟军队体系的将军人数,加起来不到三十个,这次一口气就处理了五个。力度之大,态度之坚决,震撼的不仅仅是海外联盟的军政体系,连带着大明朝廷都被震晕乎了。陈燮这是要干啥啊?哪有这么玩的,这不是自掘坟墓么?这是昏招啊!

    幸灾乐祸者大有人在,实际效果却是整个军队体系被这一下打醒了,打疼了。你要说别的地方没问题,那都是扯淡,这些年在陈燮的军队体系内,军人的跋扈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这些人被流放印度,在大明本土一看就是很惨的处理了。即便在海外联盟内部,这个判决也是很重的。

    高高在上的将军们尚且如此,那些勾结军队的商人,自然是吓的魂不附体。流放印度啊,这比杀头还惨的好吧。印度那个地方,在大明人看来,比什么瘴疠之地都可怕。商人挣的钱多,自然怕死的很,这次雷厉风行的判决之后,“税务大检查”的行动进行的异常顺利。

    当然也有不舍财的蠢货,个别心怀侥幸的商人,试图转移资产蒙混过关,结果自然是被拿下十余人,落了个抄家抓人,首恶处决,从犯及家人流放的结果,这些都是后话。

    整肃军纪之后,大批基层优秀军官得到了提拔,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就全部上岗,军队上下作风为之一振。随即陈燮宣布,改组辽东军方,成立沈阳军区,撤除都督一职,改设司令一职,总领辽东军区各部队。这个司令一职,暂时由陈燮兼任,紧急调坐镇朝鲜、日本的王贲来沈阳,出任副司令一职。常时仁、李浑源、翁正清三人引咎辞职,陈燮批准后,拖家带口的登船南下不提。

    陈燮在辽东大肆整顿军队的时候,江户的德川家光总算是盼来了救兵。虽然只有两千人,但是只要坚守一个月,就能顶过去。嗯,还要选一个看起来好生养的女儿,洗白白的给陈老爷送过去,希望早点剩下一个男丁,好延续德川家在日本的统治基础。

    德川家光可不认为陈燮是看上了日本这个鸟不生蛋的穷地方,他老人人家愿意暂时兼任这个日本的王,无非就是给狗腿子一个说的过去的面子说法。今后实际统治日本的,一定还是他们德川家,只不过头上多了个主子。反正日本穷的要死,回头主子看上的东西拿去就是,德川家只要能继续在日本作威作福就够了。

    租界码头难得有冷清的时候,今天却是个例外,一大早的租界内就戒严了,码头附近生人勿近。德川家光早早的就来到码头等待,因为从沈阳到仁川的铁路还没修通,增援的军队只能走旅顺登船,沿着海岸线航行,走了五天才到。

    从看见舰队到靠岸,等了一个多时辰,才见到第一个沿着踏板下船的军人,这些士兵看上去就不太一样,身穿黑色制服,头戴大盖帽,背着步枪和行囊,有序的排队登岸。整个过程显得很安静,登上码头之后,在个各自的军官口令声中,列队整齐的军人,一队一队的走出码头。德川家光脸上带着谄笑,一直在码头上耐心的等待,总算看见了保科正之,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不然谁都不认得,多尴尬啊。租界那些大明的官僚di的很,给他丢一边也不太搭理他,丝毫没有跟他亲近的意思。

    刘青山和前来迎接的租界领事见面之后,正在寒暄之时,保科正之领着德川家光来了。看看领事一脸嫌弃的表情,刘青山可没有去学他的做派,而是露出微笑上前来敬礼:“大明帝国海外联盟陆军山地旅第一团长刘青山,见过德川将军。”

    这一下德川家光松了一口气,这态度对他来说太重要了。眼下他手里号称有能战之兵五万,实际上还能在战场上发挥作用的人不过就是两万,其余的都是凑数的。而他的对手,萨摩、长洲等强藩,加起来怎么也得有五万能战之兵,更不要说长洲藩的兵是日本最能打的。

    眼下江户防线岌岌可危,这支援兵来到的意义虽然有点象征意义的意思,但是对整个军队的士气,起到了一个重要的鼓舞作用。打心眼里,德川家光就认为这是来保护他的,而不是来守卫江户的。

    刘青山可不是来给德川家光当保镖的,简单的寒暄之后,立刻表示:“我和士兵们是来战斗的,请把我们放在最危险的防线上。只有对最凶残的敌人进行迎头痛击,狠狠的打击叛军的士气,才能达成我们的任务。”

    德川家光惊呆了,怎么会是这个结果。下意识的看看保科正之,得到的答案是:“阁下,这确实是日本王陈燮阁下的意思,难道之前快船送来的信,阁下没有看清楚么?”

    刘青山可没时间听他们废话,立刻开口道:“好了,先说说战场态势,我自己选一个地方去打一仗好了。”说完让卫兵拿出地图来,直接铺在地上,指着地图道:“这里是租借,叛军就算是有一百个胆子,也不会碰这里的。最危险的地方,应该是这里。”刘青山对整个战场态势了解程度,出乎了德川家光的预料。他指的一点,正是眼下幕府军最重要的防御据点——八王子。这个方向,也是叛军主力长州藩的军队主攻的方向。

    长州藩与幕府仇恨最深,这次倒幕战争也是最为积极的,藩主毛利多次亲临第一线指挥作战,推进的也最快。另一路强藩萨摩则比较沉稳,岛津指挥的两万多人,还在秩父。还有一路则是打着天皇旗号的其他各路人马,他们的动作更为缓慢,主力还在长野一带活动,说是活动,实际上去在抢地盘呢。

    最卖力的两路强藩,共同控制了京都,并且挟持了天皇。所以,他们最为迫切的想打败幕府,回头再收拾那些出工不出力的家伙。

    时间是正午,刘青山“征求”了德川家光的意见后,集结部队,短暂的休息,吃了午饭之后,立刻出发,直奔八王子。已经穷困潦倒的德川,根本就拿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饭团那玩意人家也不吃啊。怎么办啊?想想还是决定让保科正之陪着刘青山一道出发,自己回去抓一些乡下女人,送到八王子去随军服务。

    在船上呆了这么些天,下船之后短暂的休息便恢复了过来,山地旅一团的士兵,战斗力远远超出了保科正之的预料。尤其是在行军的时候,速度极快。这也得感谢租界的存在,一条平整的大路,正好通向八王子。

    骑着矮小的日本马,保科正之看着这些山地旅的士兵行军的状态,内心又兴奋又惊骇。惊骇的是,之前好像没说这个山地旅的名称,怎么到了日本就变了?难道是对自己不信任?兴奋的是,陈燮这条大腿抱的太准了,新的日本王肯定不能长期呆在日本了,人家也不稀罕这穷地方,今后还是他们这些人执行日本的统治。

    连续行军一个下午,黄昏时分部队在野外暂时休息,刘青山打开地图看的时候,保科正之凑上来问:“阁下,部队已经行军了一个下午,我看不如去附近的村庄里休息一夜。”

    刘青山盯着地图看了一会道:“军情如火,连夜行军吧。我们山地旅,本来就是打硬仗的部队,没你想的那么娇贵,这点行军不算什么。”

    保科正之只好作罢,实际上战场上的情况已经很危险了,这点德川家光具体的介绍过。大约一万五千余人的长洲藩士兵,正在围攻八王子附近的几个据点。要不是仗着预先构筑的堡垒在支撑着,八王子的五千守军可能已经崩溃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