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帝国崛起 > 第七百七十四章金融的触角

第七百七十四章金融的触角

    第七百七十四章金融的触角

    昨夜?哦,在书房内睡的!陈燮反应过来后,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日本女人在顺从方面比起大明的女人,有过之而无不及。当然指的是这个时代,现代社会的情况陈燮真不知道,因为没接触过,也没去过日本。将来有机会的话,必须要去体验一下。

    从之前的情况看,这里似乎是一个平行时空。即便是被自己改变了历史,也影响不了另外一个时空的历史进程。

    伸手打开信封,抽出里面的一叠纸钞,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印刷质量很好,至少在这个时代是最好的。明朝出现过宝钞,那玩意被明朝的皇帝玩废掉了,信用破产这个东西其实用不了多少年。

    如何控制这个国家,政治、军事、经济、文化、教育,多管齐下是必须的。政治上有新东瀛政府,军事上有来自大明的军队和本土组建的军队,文化、教育则不用说了,新政府的官方语言是汉语,今后学校里只教汉语,日语这个东西就让它消失在历史长河中吧。经济方面,自然是从货币下手了,这就是最新版的华元,陈燮打算最为海外联盟的唯一流通货币。

    抽出一张纸币,陈燮仔细的看了看,很满意这个货币的印刷效果。新版华元含100、50、20、10、5、2、1元,以及5、2、1角,本来打算用分这个单位的,想想还是放弃了。新版华元采用的是金银混合本位,一百元对应的是10克黄金和相应的白银。搞的这么复杂,就是为了忽悠人。实际上货币这个东西,只要信用不崩溃,一点问题都没有。出于安抚人心的考虑,本地的百姓拿着货币去银行,是可以换到相对应的等值金银。但是,金银却不能在市场上流通,只能用纸币进行交易,违背者一旦被发现,将视作严重的违法行为。

    也就是说,你家里存点金银没事,不拿出来用就没问题。至少在短期内,这是红线。暂时来说,强制使用纸币的地方,不包括辽东和华亭新区,别的地方都是要强制推行的。

    货币版面设计上,陈燮直接偷懒了,一百、五十、二十、十元,都是自己的头像,五元采用长江图案,二元则是黄河,一元上的图案是泰山。角的单位,则一律是国内的风景图案。

    新版货币,率先强制试行的地方有两个,朝鲜和日本。这两个国家的传统货币都将被新版货币取代,同时银行这个机构成为国家金融的主宰。大发银行的触角,将快速的进入这两个国家的经济领域。尽管在大明,金银还将是货币的主流,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纸币在信用的支持下,将吞噬整个大明旗帜下的每一个地方。

    这时候一个重要的问题凸显出来了,那就是大发银行的总部。最初在登州,后来迁往华亭新区,现在陈燮又做了一个决定,总部迁往沈阳。之所以做这个决定,目的就是最大限度的影响和控制大明的经济。陈燮的险恶用心,这个时代未必没人看的到,但是就算看到了也没用。金银版本的华元,现在已经是主流,但是金属货币的便捷性,根本就无法抗衡纸币。只要信用不出问题,纸币华元必将慢慢侵蚀一切。

    “阿喜,让他们进来吧。”陈燮头也不抬的交代了一句,阿喜无声的出现在门口,回答一声:“是!”这个时候,浅宫显子下意识的用日语问一句:“大王,这是什么?”

    陈燮脸上的微笑渐渐的收起,低头冷冷的看着她不说话,浅宫显子被吓的浑身一颤,俯身用带着一点怪音的官话道:“臣妾该死!”

    “所有人都听着,今后在我的身边,只能说大明官话。不会说的,抓紧学习,我给你们一年的时间,学不会的就没有留下的必要了。”陈燮说出来的话,浅宫显子听的很清楚,身子贴在地上,高声回答:“是,臣妾记住了!”

    被领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陈平。作为未来金融领域的继承人,如此重大的事情,陈平必然要亲自走一趟,不可能错过如此好的学习机会。

    进门的陈平目不斜视,根本就不看跪了一地的日本女人,恭敬的向沙发上端坐的陈燮行礼道:“见过父亲!”陈燮对这个儿子还是很满意的,如果他不走这一趟,陈燮倒是会很失望。

    “家里还好么?有没有回去看看?”陈燮的问题看似很寻常,陈平却丝毫不敢大意,恭敬的回答:“一直没时间回去看看,倒是接到过几封信。母亲一切安好,您的儿媳也很好,再有七个月,儿子就能做父亲了。”

    陈平表现出来的沉稳令人满意,陈燮指着桌面上的纸币道:“这个,你有什么想法?”

    “在朝鲜和东瀛推行纸币的难度不大,但是在大明就很难了。关键还是信用,只要信用不出问题,纸币终究会取代金币和银币。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计量单位的推广。一元银币过去等同于一两白银,如果不理顺其中的关系,很容易出现混乱。儿子以为,这也是父亲暂时只在两国试行的主因。”陈平的答案真是让人太满意了,这也是他思考很久的问题。

    陈燮点点头道:“新的单位推行一直在做,眼下海外联盟范围内,已经基本摒弃了旧的度量衡。我把这一套新的单位成为公制,其中的含义,看来你是明白的。对于大明来说,有些人是不愿意改变的,但是这并不重要,因为不肯改变的人,必然会被历史淘汰。你要做的事情,重点还是金融领域。沈阳的证券市场,准备的怎么样了?”

    提起这个,陈平的精神一震道:“一切准备就绪,就等着您的首肯。”

    沈阳的证券市场,在幕后黑手的推动下,很快就从最初的对冲机制中脱轨了,出现了大量的投机行为。由于辽东的经济整顿行动,受到打击的商人对投资实业变得非常谨慎。相当一部分手里握着闲散资金的商人,加大了投机的力度。加上有心人的推波助澜,最近一段时间辽东证券市场的羊毛、木材、大豆、矿石等原材料的价格一路攀升。

    陈燮平静的看着自己的儿子的表现,心里颇为欣慰。这小子站在自己的面前,显得异常的镇定,举止从容的同时,目光之中有难以抑制的兴奋。陈燮对这种兴奋很熟悉,就像盯上一块肥肉的狼,顺着血腥的气息就过去了。

    “如果交给你来操作,你打算怎么办?”陈燮不动声色的又问了一句,陈平对这个问题早就思考了无数次,毫不犹豫的给出一个答案道:“辽东期货市场原材料的价格飞涨,主要原因是对军队非法经营的打击,大量的物资被军队扣押在出产地。儿子以为,一切都准备就绪了,只需要轻轻的一击,就能让那些贪婪的投机商血本无归。”

    这个答案怎么说呢,多少有点不尽人意。陈燮叹息一声道:“你还是嫩了点,我希望看到的结果,不是整个辽东经济受到重创。而是希望看见辽东的工矿业沿着一个我想看见的轨迹前进,发展应该是良性的。”

    陈平陷入了沉思之中,站在原地久久不语。陈燮见状露出微笑,摆摆手道:“好了,回去好好想一想,不明白的事情,就跟大家商量商量。”

    陈平告辞而出,心里很明白,如果自己不能拿出一个妥善的方案,这一次剪羊毛的行动,就会擦肩而过。对他接受整个金融业的进程,无疑是一次沉重的打击。父亲不止一个儿子,如果自己做不好,很可能就会有新的竞争对手。

    史可法和钱谦益见到了陈燮是首席幕僚陈子龙,从横须贺出发,第二天就尝到了日本道路的滋味。就算是加了减震的马车,在这种没有硬化的道路上行驶,也是一件很受罪的感受。可以这么说,租借和外面,根本就是两个世界。

    看着两人受罪的表情,陈子龙暗暗叫爽。这两个家伙,代表大明内阁来谈判的目的,陈子龙早就从影子提供的情报中有所了解。大明内阁希望的是维持现状,继续从辽东和华亭新区收取大量的税收,同时还不能跟陈燮翻脸。要想做到这一步,就必须撤出在兴海城的船舶司,这个部门是大名内阁唯一的筹码,即便是唯一的筹码,内阁也希望继续保留。

    为什么会这么说呢?原因很简单,建新元年开始,登州船舶司迁往天津,这是陈燮做出的让步。但是随后的几年内,船舶司的税收锐减,福建的船舶司也是一样的局面。保持收入有增无减是的兴海城和华亭新区。造成这个结果的原因就一个,腐败!

    就算有廉政公署的眼睛盯着,也无法逆转天津船舶司和福建船舶司的快速腐烂,贪官的人头就跟韭菜一样,割了一茬很快就长出一茬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