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帝国崛起 > 第七百七十五章不是一个频道

第七百七十五章不是一个频道

    第七百七十五章不是一个频道

    现在的大明制度就是一个毛坯而已,半成品都算不上。即便如此,内阁的一堆大佬,对外防备排挤陈燮,对内争斗不休。也不知道这帮人的脑子是怎么想的,难道真的以为陈燮好欺负么?反正陈子龙是没法理解这些人的心态,明明整个京师的实际控制权还在陈燮手里,只要陈议长一声令下,军队随时可以出动灭了这帮人自以为是的家伙。

    陈子龙的想法属于正常的思维模式,现在的大明政府本身就一直不太正常。建新之初,陈燮就有机会拿下整个朝廷的控制权,但是他放弃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你还真别说,内阁那帮家伙真是聪明,算准了只要不碰陈燮的底线,就可以不断的试探。说起来他们真的挺无奈,手里没兵权,只能用这种方式来捍卫利益。即便他们明白有点类似猫抓老鼠的游戏,也都默认了这种游戏规则。除此之外,他们也没有太好的法子来维护他们视为圣神的“大义名分”和“士”的利益。

    这么说吧,这些聪明人一直以为,真正限制陈燮去碰触底线的,就是这个大义名分。不然你怎么解释,陈燮现在的力量,居然宁愿离开内阁去海外发展呢?对他们来说,这是最合理的解释。或者说,根本就无法明白陈燮内心深处那份顾,其实是源自对民族元气和文化传承的一种保护措施。不然的话,陈燮跟“清风不识字”有什么区别?

    中华大地经历过多次文明浩劫,陈燮不想再重复一次而已。简单粗暴的武力固然直接有效,但是相对于整个中华文明而言,陈燮真的不希望再上演一次君主集权的盛世。尤其是文化被阉割之后的盛世!

    总而言之,大家不在一个频道上,陈燮所思所想,跟那些人完全不是一条发展线路。既然如此,那就让大明走一条自我发展的道路把,拓展民族生存空间的活,交给海外联盟来做,同时还能敦促大明的自我发展和改变的进度。

    陈燮从来不是一个高尚的人,更不是一个纯粹的人,也不是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说到底,原因有二,一个是怕麻烦和缺乏趣味性,内斗也好,杀自己的同胞也好,都是很麻烦和无趣的事情。第二个原因,就是所谓的民族主义了,陈燮从来都不否认这点。

    陈子龙都觉得无法忍受的事情,陈燮却觉得无所谓。道理其实很简单,在不断的妥协的过程中,大明朝的政治制度已经被陈燮改的面目全非了。朱由检苦心恢复的明初君主高度集权的内阁制度,现在当然无存不说,甚至连皇帝的大多数权力,都被内阁取代了。

    如果能和平演变达到目的的话,何必动刀动枪呢。这就是陈燮的初衷之所在了。换一个角度来说,整个大明因为自身的缘故,对陈燮的体系根本不足为患,甚至陈燮还希望,大明能够对他打造的体系构成威胁。

    海外联盟在大明的旗帜下,与大明是伴生关系,何尝不是互相竞争的关系?

    “二位兄台,一路辛苦了!”陈燮没有外出相迎,还是站在正堂门前的台阶上拱手致意。钱谦益和史可法的脸上除了疲倦之外,没有太多的情绪。相互拱手致意,相让一番陈燮率先入内,落座之后奉茶的侍女退下,史可法迫不及待的开口了。

    “思华,朝鲜、东瀛、琉球,都是大明的藩属,思华所为,多少要顾及朝廷的脸面。”

    史可法是性格使然,他就不是那种喜欢兜圈子的人,当然其性格中缺少决断力的一面,历史已经证明了。对付他,陈燮游刃有余,更不要说还有一个屁股坐歪的钱谦益。

    “宪之,这话跟我说不着吧?尤其是东瀛,德川幕府多次希望沟通与大明的关系,似乎都被朝廷毫不留情的拒绝了。至于琉球,萨摩藩入侵之时,朝廷似乎也没什么好法子。说起朝鲜,呵呵呵,还要我说什么呢?”陈燮很平淡的回了一句,从容的端起茶杯抿一口,当然这不是端茶送客,陈燮不喜欢搞这一套。

    史可法顿时无语,陈燮说的意思,他很明白。朝鲜也好,琉球、日本也罢,在大明自身难保的时候,怎么可能兼顾的上。朱由检时代的大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史可法心里很清楚。所以说,作为宗主国的大明,根本就没资格说三道四。

    “思华,总要顾及在下这个礼部尚书的感受。”史可法哑口无言的时候,钱谦益开口打圆场了。改制后的礼部,多了一个很专业的部门——外交部,过去的礼部不再了,但是内阁大臣钱谦益,管的还是过去的礼部那一摊事情。习惯上,大家还是会把过去的礼部拿出来说。

    “牧斋先生差矣,如果不是顾忌朝廷及各位的交情,二位还能坐在这里跟陈某称兄道弟么?”这话就更狠了,钱谦益也无话可说了。这个时候能对坐而谈,不正是因为陈燮看在过去的交情上头么?不然的话,陈燮应该高坐在君主的位子上,眼前这两位顶多是站着说话的待遇,怎么也够不上跟一个国家的君主对坐的资格。

    “思华,没搞错的话,整个海外联盟,都是大明的一部分。”史可法以为自己抓住陈燮的软肋狠狠一击的时候,换来的是陈燮毫不在意的一笑道:“宪之,那是因为陈某顾忌先帝之恩德,不然你以为陈某真的是没脾气的人么?”说到这一步,这谈话就很难继续了。史可法的脸色都变了,钱谦益的表情也颇为尴尬。礼部的理藩院变成了外交部之后,这个部门淡淡职责就是对外接触朝鲜、日本这些周边国家。现在陈燮搞一个海外联盟之后,这个外交部就成了摆设了,没事情可做啊。周围是实在是找不到合适的来往对象不说,也没人愿意去欧洲溜达一番,建立什么外交关系,总之非常之尴尬。

    史可法脸都气白了,腾的站起,厉声道:“陈思华,你……。”

    陈燮笑眯眯的站起道:“一路辛苦,先去休息吧,有什么话,休息好了再说。”

    一直没开口的陈子龙,笑着把两位送出去,安顿下来之后回到接待的前厅,陈燮还在原来的位子上坐着,手里拿着一份东西在看的仔细,见他进来放下手里的东西笑道:“卧子,这一路辛苦不说,听了一耳朵的抱怨吧?”

    陈子龙肃然正色道:“思华,为何不脱离大明自立呢?”陈燮收起脸上的微笑,摇摇头道:“一言难尽啊,总的来说,朝廷不负陈某,某必不负朝廷。”

    陈子龙沉重的叹息一声,苦笑摇头:“在下也是其中一员,知道其中的根底。先帝之时,中原糜烂, 朝廷无饷可用,所有人可都是惦记着自己那点家底,谁也不肯为朝廷出一两银子。贪欲,永无止境,你让一步,他们就敢进三步。”

    陈燮听了这话笑了,不旺自己一番苦心啊,陈子龙的态度终于变化了。“卧子,大明是个农耕文明大国,延续了两百多年的大明制度,要做出改变太难了。如果在下能狠下心来,消灭所有敢于违背在下意愿的人,最少也要三年,才能让大明回到一个稳定的状态,这其中不知道要砍下多少人的脑袋。”陈燮也只能这么说,总不能说每一次所谓的民族大融合,代价都是几千万中原汉民的血铺就的道路吧?

    熟读史书的陈子龙当然很清楚这个道理,哪一次改朝换代不是杀的人头滚滚?历史上的五胡乱华,蒙元亡宋,死的人根本就无法统计。就算陈燮仅仅是做曹操,那也的杀不少人。

    “可惜,就算思华把所有能让出来的好处都给朝廷,也未必能改变太多。”陈子龙对大明朝廷里的那些曾经的同类已经失望透顶了,尤其是这一路上听两位内阁大臣的抱怨,更加清醒的看到,就算陈燮让出辽东,让出华亭新区,让出大员,也无法改变整个烂掉的官场现状。廉政公署的存在,确实一度让官场的贪腐之风有所收敛,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故态萌生,变本加厉。看看在租界的苏领事就知道了,这还是在陈燮的地盘上呢。

    陈燮对此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才好,总能说,农业向工业转化的过程中,资本积累从来都是肮脏无比的一个过程吧?陈燮怕的不是这些人弄钱,怕的是钱到手之后,去修园子或者把金银装进坛子里深埋地下。中国人对储蓄的热情根深蒂固,即便是现代社会,中国人的存款数额,也是一个让西方国家无法理解的事情。

    “宪之,钱在朝廷手里,总能做一些事情。在民间呢,如果看不到快速获利的可能,又有谁肯去投入银子做事情呢?朝廷里的衮衮诸公,总比民间的土财主有远见吧?哪怕贪一点,哪怕只有一半的银子投入到对国计民生领域,对我来说,乐见其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