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帝国崛起 > 第八百六十一章狼狈为奸

第八百六十一章狼狈为奸

    第八百六十一章狼狈为奸

    “大明帝国世界贸易综合数据统计委员会,主任,张广德?”这是个什么鬼部门?张广德这家伙,陈平倒是知道的,最近在父亲那里很红的一个角色。联合商号那边,他到时帮了不少的忙,都是一个村子出来的小伙伴,小时候那点矛盾早就过去了,甚至觉得还是一份不错的回忆。这家伙登门拜访,要搞什么名堂?

    陈平不是想见就见的,不过有刘一鸣这个联合商号的三掌柜(副总经理)带路,那就是分分钟的事情了。再说了,大家都是张家庄的小伙伴嘛,张广德年长几岁,以前虽然没少仗着个子大欺负大家,但那都是小孩子时期的事情了,谁还记仇的?

    陈平放下烫金帖子,站起身来,身边的小妾兼秘书赶紧过来帮忙整理衣衫,然后照了照镜子,这才走出办公室,来到会客厅。一般情况下,陈平是不会轻易走进会客室的,只有别人去见他的份,今天他走出来了,说明客人很重要。

    一身唐装的张广德与刘一鸣谈的正投机,两人交情很深,这点事情真是举手之劳了。刘家两代为联合商号服务,第三代也快接班了。这个时代的职业经理人,正常的都是给一个东家干到死,然后后代接上。他们与东家之间,根本就是一体的。如果掌柜的因故被东家开了,往往说明了两个问题,东家的买卖不好了或者家庭变故,还有就是掌柜的做了不该做的事情。

    毫无疑问,刘家不会出这种人,就算出了,第一时间就能被自家人拿下,先给东家邀功。第一代刘掌柜老的都躺在床上不能动了,依旧享受联合商号最高的掌柜待遇。就连他的职位,也没人敢说伸手去接过来。就得等他死了,然后才能决定谁来接任这个职务。

    陈平很牛了。但是站在刘大掌柜的面前,也得恭恭敬敬的扮演晚辈的角色。大发银行,人家有股份不说,还是这个银行的创始人之一。老掌柜的小儿子刘一鸣。商业天赋极佳,如今是排名第三的掌柜,但是排名第二的掌柜,那也是个快七十的人了。

    “二位,稀客啊。”陈平出现。拱手致意,两人站起,一番寒暄。说了一些当年旧事,又提了一下法国使团的事情,最后张广德才抛出主要目的:“有没有兴趣做一下欧洲的贷款业务?”陈平不以为然的笑了笑:“大发银行在兴海城有分行,欧洲业务主要是那边在办理。那边的业务,我都不好插手。”

    陈平点到为止,这里头涉及到陈燮的个人旧隐私和一个荷兰混血儿以及陈继业。陈家人都颇为忌讳,基本上就是一句话交代就算过了。

    张广德当然明白这里的意思,他是海军混出来的。不知道这个都怪了。当年陈燮退出京师,朱媺娖携陈继业南下,正式进驻兴海城。公爷府换了个牌子变成王府,那都是海军护航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密。

    “欧洲国家多了,再说这一次的贷款可没有抵押。”张广德这么一说,陈平非但没有表示轻视,反而显得极为郑重的坐直了身子,点点头表示道:“原来是这个事情啊?”

    蒙在鼓里的刘一鸣插嘴道:“等一下,我怎么没明白这个事情?”陈平笑着解释:“国家贷款。用于拉动军工生产的款子。你可能不知道,辽东有一些老厂子生产民用军械,效益很一般。但是关系到十几万人的生活,关闭了也不是个事情。”

    大明的民用军械是个什么标准?前装步枪和火炮都算。航海大发展现在达到了一个巅峰。随着新式小口径火炮可以被民间采购,老厂子的订单就不多了。像什么青铜炮、后装滑膛舰炮之类的,你白送给大明的商人都没人要了。

    内部市场不行了,只好指望对外的市场。但是对外的市场,一直把握在军方的手里,不是谁都能做军火买卖的好吧?陆军每年指望外销军火的利润更换更多的新式装备。张广德在欧洲,那都是给陆军打工的好吧。仔细看看陆军换下的装备,你还指望能有大订单?

    这种企业,转产很难的。民用市场不景气,企业吃不饱,每年都是勉强保本在经营。法国有多少陆军?二十万?三十万?就算是二十万吧?也能让这些企业在转产的过程中继续有生意可以做,那样就必要停产之后强行转产了。甚至一些老旧设备,都可以处理给法国。你还别说什么资助潜在对手的屁话,资本家不卖绳子吊死自己,那都不算合格的资本家。

    对外大规模输出过气军火,那都是迟早的事情。以前卖给欧洲各国的都是滑膛枪,数量都不算太大,主要大客户是荷兰。现在嘛,米尼步枪只要给钱,也不是不能卖的。对于银行家来说,这笔钱说穿了就是从左手到右手的过程,钱还是存在账户上,真正流出去的不多。

    “还记得公爷说过的那个故事么?到和尚庙里卖梳子!”张广德笑着又来一句,陈平当然知道了,这在张家庄人尽皆知。不就是市场培育么?还管他是哪里的市场?

    “怎么讲?”陈平立刻做了个手势,上了茶水的小妾赶紧出去,带上了会客室的大门。张广德这才开口道:“这里涉及到国家战略,在欧洲的时候,我们制定了一个计划……。”一口气说了半个小时,才把事情讲明白,最后张广德来了一点私货:“眼下这个法国贵族们,正好可以帮我们卖梳子,本钱不足了,怎么办?”

    陈平听明白了,原来是这个道理。以前欧洲商人主要以荷兰、葡萄牙、西班牙为主,法国人没赶上第一波,现在还是个海上的弱势帝国。你弱势不要紧,大明强势就行了。不就是没钱么?我借给你,利息可能贵一点,但是你们拿到了钱,采购的货物回到欧洲就是一本万利的买卖。没船?好说啊,要租还是要买?这些都可以商量。没有这个态度,就不算商人。

    “欧洲市场远远没有饱和,要不是公爷严令禁止茶叶移栽出大明本土。早就在印度等地全面种植了。就这样,听说去年一年,就抓了五十几个胆大包天的家伙,带着茶叶苗去了海外。当地军方二话不说,都给抓起来杀了。”张广德补了一刀,这都是军方的秘密。那些人死在海外就算了,家里的还跟着倒霉,什么私通海匪的罪名。直接是军队上门抓人的。

    “茶叶好办啊,联合商号在安徽有茶山,要人有人,要钱有钱,再扩充就是了。”刘一鸣听到这个,立刻接过话头。三个人凑在一起,那就叫狼狈为奸,小声嘀咕商议了好一阵后,张广德笑道:“晚上一起吃饭,给你介绍一个法兰西顶级贵族美女。就是个子高了点,别的都是绝顶的品质。”

    “个子高了好,我还就好这一口。”陈平以为他开玩笑呢,根本就不怵他,皮厚的可以挡子弹了,还在乎这个?你真当是当年的那个容易脸红的少年么?纯种欧洲女人在大明不是没有,不过好看的就少的可怜了。在大明的地界,欧洲女人真心没啥市场。还没有印度和阿拉伯弄回来的女奴来的热销。

    夜色阑珊,花灯初上,米拉从下午三点接到消息后开始打扮。一直到五点半天都擦黑了,这才走出房间来。张广德说的很明白,今天要见的是大明最顶级的权贵。话不用多,米拉知道该怎么做。别看她只有十九岁。但因为父亲年迈,几个哥哥都不争气,她实际上是扛起了家族经营的大旗。这一趟来大明,她有非常大的野心。别的女人在忙着采购的时候,她一直在默默地观察整个大明的市场。每一种商品都记录在案,然后对比欧洲的情况。希望走出一条与别人不一样的道路来。

    马车等在门口,看着低调的原木色的外表很不起眼,再看看站在车边的家仆,那就是另外一个感觉了。腰杆笔直,目不斜视的开门。等她上了车才发现,这里头别有洞天。地方首先是够大,车内铺着纯白的熊皮,单单这一点就足以让人惊呼,还敢更奢侈一点么?

    车子是陈平的专车,平时都很少用在接人上面。今天是张广德的意思,他给个面子派了出来。米拉也算是有见识的人了,结果当时就被震的不会说话了。小心翼翼的坐在软软的垫子上,手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了。就算是皇帝陛下,也用不起这么奢侈的马车吧?

    拉车的是四匹纯白的高头大马,还不是欧洲马。马车跑起来,一点都感觉不到颠簸。车内有一侍女,态度恭敬的递过来一杯红茶道:“客人,请用茶。”看看这个侍女,单单比脸,真是一点不差过米拉。这一下,搞的米拉都没自信了。听说这里的人,不喜欢大的,以小为美。引以为傲的优势,在这个国度成了劣势。

    远远的看见灯火辉煌的庄园时,米拉已经沉浸在深深的自卑中无法自拔。手里的红茶还是温热的,这说明这座庄园就在这个帝国的都城内。这要多少钱,才能买下这么一块地皮?根据米拉的了解,她带来的一万金币,在大明大概能兑换成十万华元,最多能在这个城市的一个叫崇文门外附近的区域内,买两座带院子的两层精装修小楼。这种房子,最多能够五口之家住的比较舒适,据说这还是专门建了卖给那些有钱人安置小妾的。

    看看眼前这个庄园,怎么也有五十个两层小楼占地面积要大吧?这个庄园,如果不是夜晚,很难看出它的奢华。白天从外面看着就是很普通的一个宅院,晚上看就不一样了,灯火照亮了一片天空,一看就知道是大明有钱人才舍得用的电灯。哦,馆驿内也安装了,不过都是在卧室内才有,地方大一点,还是点的煤油灯。

    肩负这振兴家族使命的米拉,下车的时候深呼吸,平缓了心情之后,踩在不知道什么材质做成的地毯上,缓缓摇摆腰肢,跟着前面的侍女往里走。

    米拉可不知道,这里是大明最顶级的消费场所,还以为是私人的买卖呢。就算这这地界在崇文门之外,搞这么大一块地,那也不是谁都能行的。这里的股东,牵扯到大明世袭罔替的爵位就不下十个,还有各色的政治投资,资本投资等等凑在一起,才出现这么一个叫“不夜城”的地方。这地界的幕后老板不姓陈,但是陈平的马车可以随意进出,没人敢拦。

    张广德请客,请的还是陈平,自然是挑最贵最宰人的地方了。

    一身看似随意,实则不实庄重的打扮,陈平提前五分钟来到紫竹园。张广德已经先到一步,陪同的自然是刘一鸣。三人各自落座,自然有姿色上乘的美女出现,两人一组,悄无声息的站在三人左右。张广德指着站在陈平身侧的两个女子道:“你们稍稍站后面一点。”

    一句话说完,两个女子不免露出一丝失望之色,无声的后退。陈平来过这里,自然明白他的意思,笑道:“怎么?真有准备?”张广德笑道:“时间差不多了,这就能到。”

    陈平歪着脑袋笑道:“难怪你死活要借我的车,原来憋着这么一个主意。也好,我就看看你能变出什么花样来。”话音刚落,门口米拉到了,站在门口微微欠身低头道:“对不起,我来晚了。”这么说话的女人,在大明是很失礼的。“我”是什么鬼?能来这都是权贵,自称一声“奴家”,不丢人。很明显的,室内的其他女人都露出了不屑,鬼妹一个,不知礼数。

    陈平倒也不在意,番鬼不是没见过,老头子还有一个番鬼姨太太,长期丢在兴海城。

    “不必客气!”陈平随意的摆摆手,心里却在暗暗吃惊,今天来这里谈贷款的事情,怎么真的来了个鬼婆子?难道老张说的是真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