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帝国崛起 > 第一百一十一章一场闹剧

第一百一十一章一场闹剧

    第一百一十一章一场闹剧

    仗着有马,多古那得以全身而退,残兵败将的身影消失在地平线的时候,陈燮重重的叹息一声。自言自语道:“没有骑兵看来确实不行,这么好的全歼战机都无法抓住。”

    带队着步兵追杀的王启年回来了,面露喜色:“老爷,哦,不,长官,发财了,发财了。”

    陈燮奇怪道:“发什么财?”

    王启年回头喊:“带上来!”一名留着金线鼠的男子,被两名士兵拽死狗似的拖过来。往地上一丢,陈燮才看清楚,这娃不大,也就是十五六岁的样子,磕头如捣蒜道:“主子爷,奴才说的都是真话,一点不带假的。”

    陈燮听着“主子”“奴才”的就烦,怒道:“真是废话多,王启年,我说留俘虏了么?”

    王启年被骂也不慌张,笑嘻嘻道:“长官,这娃是辽东人,运气好被我撞见了,留他一条小命。据他说,前面不到五里地的一个村子里,存了大量建奴抢的财物。只有三五个建奴在看着,本打算回头带走,不想被我军打的打败,财物没顾上就从另外一个方向跑了。”

    陈燮一听这个更恼火了,抬脚就踹,王启年也不躲,吃了一觉。陈燮骂道:“怎么还不赶紧派人去?”王启年道:“何显带着斥候队已经过去了,我让预备队也跟着过去了。”

    “算你会做,这小子就留他一条命,对了,金线鼠太难看了,让人剃掉。”陈燮不再废话,银子这个东西对他来说是好东西,在大明有银子开路,基本没有办不成的事情。自然是银子越多越好,管他怎么来的。而且陈燮还有一个计划,需要用到大量的银子。

    “长官老爷,这小子还说,建奴大队已经过了通州,往山海关方向去了。”王启年的汇报,并没有让陈燮过于惊讶。黄台吉手里的八旗才多少人?碰北京这种坚城根本消耗不起。说起来袁崇焕是真他妈的混蛋,为了个人的权力和威信,把毛文龙这个不太听话的刺头给做掉,不然黄台吉怎么也得惦记一点他的老窝吧?怎么敢倾巢而出。

    陈燮直接在马车上摊开地图,瞄了好一阵才合上,最后很装逼的作出结论:“黄台吉是来抢东西的,估计会继续往东抢,回头发现孙大学士在山海关等着他,估计就该回头了。反正就算他走回头路,明军已经丧胆,不会跟他野战。我军缺乏战马,机动性太差了,这次出来,记得多弄点马回去。”

    还真别说,提到马的时候,第一步兵队长丁子雄跑来了,立正汇报:“报告长官,我部打扫战场完毕,共计缴获战马一百九十三匹,斩首数量还在统计,刀枪甲胄没去数。”

    陈燮可看不上这些破烂,眯着眼睛突然朝城池的方向看过去,然后笑了笑。

    城门在陈燮看过来时,竟然很神奇的打开了。陈燮用望远镜一看,然后乐不可支。一帮军官也都举起望远镜,看到一幕让他们也觉得很荒唐。打开的城门里出来的是一队盔甲鲜明的骑兵,大概有百十人的样子。之后是一百多人的步兵,衣衫鲜亮,手持长矛,看上去很威武的样子货。跟在兵后面的是一群仪仗旗牌手,举着旗号、牌子敲着锣,拥着两顶轿子过来。

    陈燮笑了一会就没笑了,陡然把脸冷了下来。这帮王八蛋这个时候出来,不用想都能猜到几分用意。陈燮很快就想到了一个事情,露出一丝阴冷的微笑。

    “走,去看我们的战果。王启年,让戒备的兄弟们凶狠一点,别跟他们客气。”陈燮这么一说,王启年吓一跳,低声道:“老爷,不好吧,这通州城里,又是保定巡抚又是御史台的,回头被参一本,您可吃不消。”

    “蠢货,老子是团练,不是官兵。再说了,我们打着登州府的旗号,会有人跟他们打嘴皮官司。再说了,这是一笔好买卖。”陈燮笑眯眯的走了,王启年摸着脑袋想不明白,这跟买卖有啥关系?

    “老爷高深莫测!”尽管想不明白,但是丝毫不妨碍王启年对老爷正确性的绝对认可。冲着陈燮的背影拍了一句马屁,王启年赶紧吩咐下去。

    预备队官李秋拉长着脸,站在道路的中间身后是一个排的士兵。没能赶上打仗就算了,还没赶上追杀,被那个建奴的首领带骑兵绕行之后给耽误了。李秋的心情很糟糕,别人都在打扫战场,他得带队负责戒备。都是一期结业的同学,关系都不错,但是也存在激烈的竞争。

    回头不知道那帮孙子在自己面前怎么吹嘘呢!

    接了王启年的命令,李秋准备拿这些缩头乌龟发泄一下心头之火。这帮年轻人眼睛里只有陈燮,管你哪来的巡抚和御史。老子家里穷的揭不开锅的时候,你们这些人在哪?大旱年,差役狠毒如虎狼,家里最后一斗高粱米都被手了税赋。要不是小时候读过几天私塾,哪有机会给老爷卖命。

    看着越来越近的队伍,李秋把刀抽出来,单手持刀,大喝一声:“来人止步!这里是战场,擅自靠近者,格杀勿论!”

    杨国栋见状一愣,对身边的亲卫道:“去,告诉他们,保定巡抚解大人,御史方大人,总兵杨大人来了,让他们的长官出来迎接。”

    亲卫策马快炮上前,到了三步之外,玩了一个花活,胯下黑马前蹄抬起。这货耍帅还没结束,砰的一声枪响了,一阵青烟袅袅,强大的冲力直接给这货掀翻下马。战马吃惊发出淅沥沥的嘶鸣,掉头就往边上跑开,地上躺着一个肩膀上开了一个大洞的倒霉蛋,血正在不断的溢出,很快就形成了一个小血池。

    “冲阵者死!”李秋再次高呼,这时候发生了戏剧性的一幕,前面的骑兵正在义愤填膺,抽刀准备往前冲的时候,后面的仪仗队整体一愣,敲锣的差役发出一声惊呼:“杀人了!快炮!”丢下手里家伙,这家伙就先跑了。整个仪仗队跟着就乱了,两顶轿子的轿夫看看大家都跑了,也都放下轿子,掉头就跑。大人不大人的,现在顾不上咯。

    一排士兵列队,举枪,瞄准。李秋已经把刀举了起来:“冲阵者,就地击毙。”

    轿子里的两位算是倒霉了!解巡抚正在捻着胡子,琢磨该怎么从这场大功劳中啃一口肥肉,他倒是一点都不担心带兵的武官不肯就范。一介武夫,摆开巡抚的仪仗,夸奖几句,再表示向圣上为他庆功,还不得当场磕头如捣蒜,感恩戴德?

    结果一声枪响,仪仗队跑了个干净,不等他弄清楚状态,屁股猛的一颠,轿夫也跑光了。

    躲的远远的陈燮端着望远镜,看见这一幕的时候也是哭笑不得。这帮孩子胆大包天,这下把人得罪狠了。不过话说回来,那小子敢于策马冲来,击毙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得罪就得罪了,反正老子不归保定巡抚管。

    “你你你……!”杨国栋又气有怕,抬手指着李秋的方向,下面的话却怎么都说不出来了。李秋才不管他那么多,喝道:“下马,止步,来一个人上前说话。”

    方御史的胆色还凑合,大概是平时狠惯的,谁都不放在眼里。这会出了轿子,看看前方的一幕,再看看前后左右,当时也有点慌了。这是杀了人啊,地上那个兵醒了,还没断气,本能的挣扎着往回爬呢。

    “杨国栋,怎么回事?”没看见解巡抚下轿子,方大御史只好对杨总兵喝问。大概是没有看见那些兵继续开枪或者冲上来,方御史没有掉头就跑。

    “这个……。”杨国栋也解释不清楚,怎么说翻脸就翻脸。这时候前李秋又喊了:“最后警告一次,立刻下马,否则做冲阵论,军法从事!”这一次方御史听明白了,很想上去说话,但是正好看见十米之外那位倒霉蛋,最后向前不甘心的伸出手后落下,一动不动了。

    方御史反应过来了,这就是一班杀神!建奴何其凶残,在他们面前不是被打的死伤惨重。不过大明的文官就是厉害,短暂的畏惧之后,看看对面虽然穿的奇怪,但是旗号是大明的,自然毫不畏惧的迈步上前,对杨国栋低声道:“还不给我滚下来,丢人现眼!”

    杨国栋翻身下马,憋着气想让手下再上去说话,想想还是自己上去了。几个家丁看看,都跟着上去。李秋把刀收了起来,站在原地不动,等着他们上来。

    “保定巡抚解大人,御史方大人,前来巡视,本官是总兵杨国栋,还不去把陈燮叫来迎接各位大人?”杨国栋自以为说的很客气了,没曾想李秋听了他的话脸色立刻就变了。

    噌的一下把刀给抽出来了,他这一动作,后面的士兵就把枪举起来了。

    “你***活腻歪了是吧?敢直呼我家老爷的名字!”李秋还是很鬼的,临时称呼了一句老爷。这毕竟是民办的团练,不是正规军。这一趟出来,打的是登州营的旗号,实际上团练营的本质没变化。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