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岩武天尊 > 第三百一十章:凶险万分

第三百一十章:凶险万分

    “看来只能强行使用力量来破开这道石门了。”张岩说话时,脚下缓慢向后退了两步,拳头之上狂暴的玄气涌动。

    而就在其准备一拳砸向石门之时,石门开启的轰隆声突然响起。

    张岩心中一愣,手中的力量却毫无半点散去的意思,而后一拳轰响了打开的巨石门之内。

    拳风呼啸,但那轰入石门内的拳印却是无声无息,一点动静也没有。

    看着巨石门内通往深处的一条宽敞大道,张岩偏过目光看了看神色肃然的安东野,道:“既然都已经来了,还是进去看看吧。”

    闻言,后者当即点了点头。而后两人便是一步迈入了巨石门内。

    踏入石门,放眼望去,四周全是血色之景,脚下大道两旁,是一片血海,绵延而去看不到尽头。

    看着脚下的血海,不知道这是真是假,但张岩只感觉一股森寒之气不停往身体里面乱窜,旋即打了一个寒颤,顿时浑身寒毛竖立,头皮发麻。

    而在大道尽头,是一座古老略带残破的殿宇,殿宇四周被血海环绕,其一角仿佛是被人用利刃削掉了一般。

    看着眼前的场景,张岩当即将龙泉剑唤醒过来,问道:“泉叔,兽皇狼血是怎样的存在?还有,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呃……容我想想。”龙泉剑凝声了片刻,方才开口说道:“先说兽皇血。兽皇血总的来说,是那些达到了八阶妖兽级别的强大凶兽的本源精血。只不过,安东野所说的兽皇狼血是一头八阶妖狼的血脉而已,这种血脉精血之中蕴藏着妖兽的一丝血脉传承,甚至还有可能会有一丝残魂隐匿于其中,所以对于一般人而言,这东西很危险。”

    “而达到了九阶级别的逆天妖兽,他们的精血则是被称作为天妖之血,那种东西对于玄尊境巅峰与玄圣境的强者而言,是绝对的大补神物。”龙泉剑好似舔了舔嘴唇,一副意犹未尽的语气,旋即又是笑道:“就好像木灵体内那远古朱雀的血液,绝对是属于九阶神级的精血。”

    听其口中语气,张岩心中猛然顿一下,道:“泉叔你曾经服用过远古朱雀前辈的精血?”

    “没有,当年之战,她被人类修者围剿,肉身被打得支离破碎,只剩下了一道灵体,也就是残魂。但是那些家伙对她的本身骨架却是无能为力,最后落入玄圣大陆的某一处。”这时龙泉剑立马为自己辩解起来,道:“我可没有对四圣族的任何人出过手!当年大战的事,等你找到金水之魂之后,我再用个十天十夜跟你说,估计也只能说一些关键的东西,毕竟那是经历了整整五百年的事。”

    张岩在心中咯噔一下,他还真想听听那成为跨越足足五百年的大混乱,旋即轻声应道:“泉叔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或者对这里有没有什么印象?”

    “呃……这里,已经记不起了,不过你们一定要小心,千万要小心就是了。”龙泉剑幽幽地诡笑了一声,便没了反应,落得张岩一阵茫然。

    “泉叔!泉叔……靠!”张岩心中一声暗骂,但龙泉剑怎么都没有回应,旋即看向了身旁的安东野,道:“老野,以你本源血属性体质,你对那兽皇狼血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感应?”

    闻言,安东野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而后继续往那殿宇的方向走去。

    当他们二人正一点点靠近那殿宇之时,殿宇内早已人影窜动,只见五道诡异的身影在大殿之内来回搜寻着,从一间石室到下一间石室,犹如蝗虫之灾掠过麦田,所经过的每一寸地方,一丁点也没剩的全数收入了空间戒指内。

    最后这五人来到了大殿最深处,一座华丽的血色殿宇前。

    一条大约只有两百米长的大道直通血色殿宇,而在大道两旁,是无尽的乱山悬崖,从上俯视而下,隐约可以看见一些巨大的兽骸与人类的森森白骨。

    五人目露神光地看着眼前的殿宇,其中一身穿亚青色衣衫的男子却是谨慎地说道:“掠夺完这最后地方,就赶紧离开,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此处非善地。”

    而另一位男子当即开口道:“陈哥,你怕什么,我们一路进来,都是小心翼翼,这不也没什么危险发生,我觉得你的担心有些多余了。而且,这还只是四条通道中的一条,其余三条通道里面说不定还有什么绝世好东西。”

    这人话刚刚落下,五人中唯一的女子便是开口说道:“楚逸,别人心不足蛇吞象,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我觉得陈哥的话没有错,这地方怪慑人的,我总感觉有什么人在暗中盯着我们看,觉得浑身不自在,我现在就想离开这鬼地方。”

    女子说话间,不由得怀抱着玉臂,带着一丝惶恐之色。

    见状,那被女子唤作楚逸的男子也是一改脸上的笑容,变得正经起来,但又有一些不甘心的样子,道:“既然萍姐也这般说了,我掠夺完这最后的血色殿宇就立马离开。”

    五人皆是点头赞同,而后化作朝那血色殿宇快速飞去。

    血海大道上,张岩与安东野来到了巨殿之外,但殿门却是大大的敞开着,里面凌乱无比,但又不像是那种在数百年、千年前就已经是这幅模样的摆设,而且大殿之内明显有搜寻过的痕迹。

    两人彼此相视了一眼,便是意识到已经有人先他们一步进入了这地下殿宇。

    唰…

    两人一个闪身,冲入大殿之中,而后一件石室一间石室地搜索,但他们并未发现半个人影,剩下只有光秃秃的石室,就像是被老鼠一寸一寸的舔过一般,所有东西都被人拿走一空。

    半个时辰之后,两人同时闪身出现在了那大殿最深处,目光从大道两侧放眼望去,一片森白之色,但两人皆是能够看清楚,那全是白骨堆积而成。

    好似一片森白色的海洋,不知道有多少魔兽与人类的白骨,绵延出去根本就没尽头可言。

    突然,一股寒气随着莫名的阴风不由自主地奔涌袭来,让得两人不由自主地浑身一哆嗦。

    最后,两人将目光望向了那血色殿宇,而后缓步朝其一点点靠近。

    来到殿门前,不等两人停足片刻,那玉质一般的殿门竟是主动缓缓开启,一如最初的那扇石门,这一切就像有某人在暗中操控着,使得两人不由得再度警惕了起来。

    好奇地看着血色玉质殿门之内,但里面一片模糊,什么也无法看清。

    正当两人准备一起踏足迈进殿门时,一片利器刺破空气的声音便是传出。

    两人霎时一惊,玄气奔涌,而后一个闪身,快速往后一阵猛退。

    随后便是看到密密麻麻地一片白影自殿门之内飚射而来,白影之上凶威显赫。

    安东野脚下一顿,手中血色长枪凝现,而后朝那白影疯狂点出,血色枪影连成一片,将那飞射而来的白影给挡了下来。

    而张岩当即五指委屈,成利爪之状,疯狂挥舞而出,一片剑刃形成的密网笼罩而出,将白影给阻挡而下。

    白影持续了半刻钟左右方才逐渐停下了下来,只剩下了一堆白骨长矛。

    然而,不等两人稍缓片刻,空间内突然传出了一阵诡异的波动,待到波动消失之时,一头白骨巨兽俨然已经出在两人面前,一个白骨脑袋就比他们两人的身体加起来还要宽大数倍。

    这时,安东野一步猛然跨出,出现在白骨巨兽正前方,旋即手中血色魔枪一枪点出,紧接着传来一声金戈的清脆声响。

    只见枪尖正中那白骨巨兽的脑袋之上,顿时火星四射,根本就没有伤及其分毫。

    巨力回涌,安东野的身影被逼迫得一阵后退。

    脚下赫然一动,风雷之力奔涌,张岩当即化作一道奔雷扑向了白骨巨兽,刚刚临近其庞大的白骨身躯,其宽大的骨掌便是化作一道残影朝他撕裂而下。

    骨掌带起锋利的罡风,速度之快,就连张岩都有些未曾反应过来,最后只能匆忙抵挡。

    骨掌拍下,落在张岩的手臂之上。

    轰!!

    大地狠狠颤抖了一阵,一条裂缝蔓延开来,他的身体在这猛烈的一掌之下直接深入地下半米,而其手臂上覆盖的岩石更是瞬间化成了粉末。

    双眼赫然一凝,右掌成拳,而后一拳轰响了那白骨巨掌。

    铛……

    一阵金戈碰撞的声响传开,白骨巨掌被轰飞了出去,张岩趁势一动,连忙后退而开,脸色却是有些难看地盯着面前拦路的白骨巨兽。

    从其骨形上可以略微看出,白骨巨兽生前是一头虎类。

    “这家伙不好对付,我们先……”

    张岩话音还未落下,那血色殿门之内突然又窜出两道身影。

    凝神看去,两道身影均是以白骨为支架,浑身上下被流动的猩红色鲜血所缠绕覆盖,肌肉、皮肤全是由血液替代,就连白骨眼眶中的眼珠都是由纯粹的血液凝聚而成!

    “小心一点!”安东野警惕地盯着两道血影与白骨巨兽,低声喃喃道。

    张岩点了点头,而龙泉剑的声音又突然冒了出来,只是这一次,差点没将他吓得跳起来。

    “白骨妖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