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岩武天尊 > 第三百二十五章:雷机子

第三百二十五章:雷机子

    “老不死的,你干什么?”元侯与落琥同时一声大喝而出,拽进的拳头当即朝老者砸了过去。

    毫无神采的目光一瞪,元侯与落琥的手便是僵硬在了半空中,两人皆是一脸惊恐之色地望着面前的老者。

    就连言姚等人都是骇然地瞪大着眼眸,玉手捂着嘴唇,险些尖叫出声来。

    并不理会四周众多岩宗弟子的目光,也不看元侯与落琥二人,而是看了看手中的差点吓得尿裤子的柳小胖,而后漠然道:“小胖子,你叫什么名字?”

    “瘦牛!呃……不是,我,我叫柳小胖!”柳小胖哭腔着喊道,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往老者身上蹭:“大爷,老伯,老爷,你就饶了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的!呃……也不是,我只是上有老,还有姥姥需要我照顾呢!”

    当听到瘦牛的哭喊时,元侯等人霎时惊呆住了,心中腹诽道:“这死胖子竟然还有这能力?”

    “胖子,今后你就跟着我打铁,如何?”老者双眼一瞪,吓得柳小胖一屁股愣坐在地上,而后又哭了起来。

    “大爷,我…我也想跟着你靠打铁为生,但,但我爹娘不同意啊,你就行行好,放了我吧!呜呜呜……我还要照顾我生病的爹娘呢!”柳小胖一把抱住老者的腿,继续哀嚎道。

    “小胖子,你需要减肥了。”一把提起柳小胖,老者便是在所有人惊愕的目光中往岩宗内走去。

    无形的力量散去,元侯两人顿时一屁股坐在了地方,身上冷汗直冒,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老者将柳小胖带走。

    言姚等人立马围了上来,低声的问道:“诶,猿猴,虎哥,你们怎么得罪那老大爷的?”

    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猿猴直接屁股一转,在落琥的帮助下,双脚打颤地站了起来,随后一瘸一拐地跟上了老者与柳小胖!

    来到宗门石碑前,老者喃喃自语道:“嗯,看来应该就是这里了,岩宗!”而后迈着蹒跚的步子向岩宗内走去。

    三步并作一步地跨着台阶,看得柳小胖心中一阵惊愕。

    “这老头是什么境界?”

    此刻的岩宗内,热闹异常,阵阵喧哗声冲上云霄,一座大型广场上正在进行着一场岩宗弟子的对决之战。

    “站住!”宗门外,两位身穿青白衣衫的弟子拦住了老者的去路,而当他们看到老者手中的柳小胖时,立马拔出了利剑,对老者剑尖相向。

    “放下柳小胖。”其中一人喝道。

    这时,柳小胖突然一声大叫:“郝堎哥,快去禀报长老,有人杀上宗门来啦!”

    闻言,郝堎两人身躯猛然一颤,骇然地看着老者,若真是杀上宗门来的人,以他们的力量根本就不可能挡得住!

    郝堎双眼一瞪,杵了杵身旁的男子,颤抖着声音说道:“吕越,你,你去禀报长老,我在这盯着这老头。”

    “好,你在这看着,一定不能让他进去。”吕越脚下飞奔,连忙跑进了岩宗,一边跑一边大叫起来:“长老,不好啦,有人杀上门来了!”

    从宗门到岩宗内部尚还有一段距离,但沿途上依稀有着不少岩宗弟子,好奇地看着飞奔的吕越,一副不解之意写露在脸。

    “吕越发疯了?今天可是他与郝堎看守宗门,怎么会擅离职守,还一个劲的大叫大喊!”

    “谁知道呢,估计是觉得看守宗门太无聊吧。”

    而在岩宗宗门处,已经围满了岩宗弟子,里三圈外三圈地将老者与柳小胖围在中间。

    “这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

    “莫非是来找茬的,若是惊动了北斗长老他们,这老头估计得被打个半死吧。”

    细碎的议论声自人群中传出,这时,两道人影拼命分开人群,来到最前方。

    元侯一声愤怒地咆哮道,只是他的咆哮声中带着几分稚嫩之气,更是显得有些底气不足:“老家伙,赶紧把胖子放了,不然我可就真的要出手了。”

    “猿哥,救救我吧,我这样被提着难受,呜呜呜……”柳小胖眼泪与鼻涕直流,想要往老者身上蹭,却又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挡在外边。

    “对,老头,赶紧把小胖子放了,不然让你好看!”周围顿时传来一片喝声,纷纷为柳小胖打抱不平。

    过了月末半刻钟左右,以北斗、炎宗月等人为首的众多岩宗长老纷纷踏空而至,人还还到,便是已经响起了北斗的利喝之声。

    “谁这么大的胆子,竟敢杀上我岩宗!”

    宗门向内的人群快速分开,让出了一条大道,只见吕越被北斗提在手里,快步向此处走来。

    “诸位长老,就是这老头子,就是他杀上宗门来的。”吕越喘着粗气道,脸颊因奔跑而变得有些通红。

    “老者,请先放了我岩宗弟子,你要杀上我岩宗,直接找我们便是,与这些弟子无关。”看了一眼后者手中安然无恙的柳小胖,北斗神色淡然地道。

    “这可不行,放了他,他就跑了,我老头子难得遇见这样好的铸造奇才,可不能让他跑了。”老者摇了摇头,又摆了摆手,说着一些让北斗等人感到莫名其妙的话。

    “老家伙,我可不想跟你一块儿靠打铁为生,我可是修炼之人!”柳小胖拼命挣扎着,却他的死命挣扎只是徒劳无功。

    这时,北斗方才听得明白,眼前这位老者是一位铸造师,只是这么一位铸造师为何会无缘无故地找上岩宗?旋即按耐心中的疑惑,道:“老者,找弟子也没你这样上别人宗门来找的吧。你可否先将柳小胖放了,我保证他不会跑。”

    闻言,老者却是纹丝不动,也根本没有将柳小胖放下的意思。

    这一举动看得北斗等人皆是脸颊一抽,身上雄浑的玄气开始调动起来。

    “你们谁去告诉焱清钧,就说有人请我来的,至于这小胖子,老头子我还是不能放,我要收他做徒弟!”

    老者的这席话一出口,北斗等人身上运转的玄气逐渐散去,又更加不解地看着后者。

    这时,炎宗月一声轻笑道:“这位前辈,既然你想见副宗主,可先到宗内一坐,我等自会去通知。”

    老者点了点头,淡然道:“嗯,我老头子千辛万苦赶了大半年的路才来到这里,你们这待客之道是有点差。”

    说着,老者提起柳小胖便是迈进了宗门内。

    “老禾,你去通知一下焱宗主。”炎宗月轻声道:“老北,我们先跟去看看。”

    炎禾与北斗等人皆是点了点头,随即跟上了老者的脚步。

    望着北斗等人离去的身影,宗门内外顿时爆发出一阵阵议论之声,而元侯与落琥两人也是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一边往岩宗内行入,一边将岩宗上下都大量了一番,老者却时不时的叹息咋舌,似乎对岩宗的格局布置并不是很满意。

    在北斗与炎宗月的带领下,众人来到了议事大殿内,岩灵殿!

    “前辈,请!”炎宗月客气的道。

    几人没坐下一会儿,茶水便是端了上来,那些侍女也在北斗的示意下退出了议事大殿。

    将柳小胖放在一张椅子上,老者当即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热茶。

    “不知这位前辈来我岩宗是为何事?而且,还这般……”炎宗月看了看坐在被逼坐在椅子上的柳小胖,道。

    “你们宗主恳求我这老头子来的,不然也不会来到这偏僻的大陆南方。虽然路途遥远,但已经收下了他的东西,老头子也不好意思不守承诺。”老者轻轻放下茶杯,看了一眼愤愤不乐的柳小胖,道:“跟着老夫打铁,比跟着他们修炼强。并且,跟着我学打铁,也能提升境界增强实力,而且,绝对比别人要快!”

    “没兴趣。”柳小胖白了一眼老者,一句话将老者打了回去,胖胖的肉脸上表达着极度的气愤。

    “前辈,你这是?”北斗不解地看了一眼坐在身旁的炎宗月,而后又看向了老者,他实在有些搞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这时,焱清钧带着炎禾等人出现在了大殿门外。

    “听闻,宗内来了一位老者,想来就是这位前辈了。”焱清钧灿烂地笑道,而后在炎宗月等人身旁坐了下来。

    “你应该就是‘岩雷’说的焱宗主了。”老者双眼上下打量着面带笑容的焱清钧,而后还算满意地点了点头,道:“玄帝境初期,实属不易啊!”

    闻言,焱清钧脸上的笑容笑得更加灿烂了,道:“哈哈,前辈过奖了,不知前辈如何称呼?”

    “雷机子!”

    “呵呵,雷前辈,刚刚听闻你说是岩宗宗主‘岩雷’诚意恳请而来,这……”焱清钧轻笑道。

    “这里有他交给我一块信玉,焱宗主可拿去察看一番。”雷机子手臂轻轻一挥,一道银色流光便是飞向了后者。

    抓住信玉,焱清钧仔细端详了一番,却未看出任何端倪。

    “他说,捏碎这块信玉便会有影像出现,是真是假,焱宗主试过之后自会明白。”雷机子淡淡地说道。

    闻言,焱清钧回了回神,出于谨慎,他不得不将玄气催动起来。

    见状,雷机子也没有在意这些,他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说是岩宗宗主请来的,这必然会引起所有人的警惕之心,甚至将他视为敌人。

    手中力量涌出,瞬间将信玉捏得粉碎。

    顿时一抹光芒从信玉中透射而出,在空间内呈现出了一片诡异的影像,影像内的人正是恢复了本来面貌的张岩。

    “焱叔,近几年可好,出于时间紧迫,我这里就长话短说了。出现在你们面前的是七阶巅峰铸造师,雷机子前辈,你们可以放心,我请他前来帮助岩宗,创立一处铸造阁,为岩宗增强力量,至于其他的安排,就由你们自己决定。”影像中,张岩微笑道:“对了,木灵他们都很好,你老大可放心!”

    闻言,那雷机子老脸上突然增添了几分淡淡的笑意,他正是当年张岩与安东野在雪云帝国铁城所遇见的那奇怪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