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岩武天尊 > 第四百三十一章:九人队伍

第四百三十一章:九人队伍

    张岩的身影从玲岩宫行出,却是轻缓的叹了一口气,道:“过两天我会前往界州东南方向上最远的永陵城,也会继续打听金水之魂的的存在。”

    “笨蛋岩放心吧,玉儿也会随时帮你注意的,不过你一定要从永陵城内平安回来!”玉玲珑挥了挥娇小的拳头,笑道。

    “嗯,如果你不离开界池殿,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去找木灵,毕竟……那个,嘿嘿!”张岩捎了捎头,有些尴尬的笑道。

    “我会去找木灵姐姐的!”玉玲珑乖巧的嘟嘴笑道:“你该走了,不然我就把你留下来,不让你去永陵城!”

    点了点头,张岩灿烂的笑着朝青帝宗的方向飞掠而去,他相信玉玲珑会跟焱木灵处得很融洽。

    笑容过后,他的神情稍微变得略显沉凝,以玉玲珑在界池殿中的地位,消息通道必定很广阔,但是后者并没有打听到金水之魂的半点消息。

    “小金那家伙到底在哪?难不成是想跟我躲猫猫?”张岩心中轻叹的念叨道。

    回到青帝宗,他没有前往内殿,而是在外殿游荡着,见过炎翔之后,直到最后一天,他才回到了曲玉山。

    ……

    “岩,此去不知道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你一定要平安回来。”焱木灵站在曲玉石碑旁,眼眸中带着柔情之色,张岩此行一去,也不知道会是多长的时间。

    “傻丫头,我不会有事的。”张岩柔声安慰道,随后化作一道流光向玉幻宗的方向疾驰而去。

    凝望着张岩逐渐远去的身影,直到其彻底消失在视野里,焱木灵才收回目光转身走向曲玉殿。

    五天的时间期限已到,张岩与青阳等五十人纷纷赶往了玉幻宗,不只是他们,其余六大宗的人也都开始动身起来。

    界池殿与神武宗之间的摩擦俨然已经到了无法继续维持平衡的地步,界池殿会这样做,显然是准备动神武宗出手。

    若是一个激发,两大势力之间爆发的将是一场玄帝境强者以上的大规模战争,到时候死伤必定惨重,甚至很有可能会成为大乱世的开幕之战。

    身形化作一道虹芒,一刻半钟的时间便是出现在了玉幻宗的宗门前。

    一座巨大的圆形石盘漂浮在玉幻宗的上空,石盘上一道散发着绚烂光芒的庞大灵阵正在徐徐运转着。

    强大的灵阵力量从那道阵法上释放而出,形成一道防御性极强的辽阔结界将整个玉幻宗都是笼罩在内。

    目光从那巨大的石盘灵阵上转移开,张岩的身影轻缓的落回玉幻宗宗门前的广场。

    此时的广场上有着不少人影,其中大部分都是身着一样的玉幻宗弟子的衣衫。

    张岩他们被派遣去界州地境上的五十州城,并不代表那些外殿弟子与归属弟子也会被派出去,他们唯一的任务便是在界池殿内安心修炼,当到达一定境界之后才会被派去北方疆域。

    当看到张岩他们这些在界池殿内属于内殿弟子的尊贵人物接二连三的往玉幻宗内行去时,众玉幻宗的弟子当中便是传出一阵阵低语议论声,眼中更是充斥着艳羡之色,而那修炼自然也就轻松的放在了一边。

    手持着派遣令,一路上畅行无阻,众人在玉幻宗的长老带领下,来到了玉幻宗内部的一座庞大辽阔的传送广场上。

    眼睛在传送广场上来回环视了一圈,当张岩的目光落在一道尤为显眼的紫色倩影上时,心中霎时间掀起了一股滔天巨浪,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就像是一澜无风的湖面。

    他曾经将龙紫竹的身影刻印在断红绫身上,试着去看出后者似否就是前者,但他心中并没有确定,甚至是不想就那样简单的确定。

    眼中浮现出一抹沧桑之色,就如焱木灵说的那样,他不知道那经历了整整十万年的轮回到底是一种怎样的痛苦等待,或者说是煎熬,但他能够明白,那必定不是一件难如登天的事。

    他想过很多与龙紫竹见面相认的场景,这一种知道彼此却不能相认的场景,他怎么也没有料到,而他也变得不知道该如何去开口!

    “岩师兄,请这边走!”一位玉幻宗的外殿弟子颇为恭敬的说道,而后率先向广场前方行去。

    看着那弟子行去的方向,张岩的目光当即怔了怔,有些不敢上前,因为那个方向正是断红绫他们所在的风向。而看那玉幻宗弟子的架势,要到达的地方正是那里。

    猛烈的吸了两口气,将心中的那抹震愕给清扫出去,随后迈步朝断红绫他们所在的地方走去。

    看到张岩的身形走来,断红绫的美眸当即朝前者看去,那一双仿佛能够洞察世间一些的紫色眼眸中瞬间充盈着一缕柔情之色,绝美仙尘的脸颊上更是浮现出了羡煞天地万物的微笑。

    凝视着那一抹就像是只为他而展开的笑容,张岩瞬间失了神,立马在脑海中不断翻找,那一张存在于十万年前却永生永世都刻印在他脑海里的容颜,最后发现竟是那样的神似。

    站在断红绫身旁的其余几大宗弟子在看到前者那因为张岩的到来而绽放的笑靥时,脸色皆是有些变化,显然因为这事而开始对张岩有些心生嫉妒。

    那玉幻宗的外殿弟子来到众人身旁时,旋即恭敬的拱了拱手,道:“奕宇师兄,青帝宗的岩雷师兄到了。”

    人群中,一位身穿白色为主,上面点缀着玄蓝色锦衣的青年男子漠然的点了点头,道:“你先下去吧。”

    缓步来到断红绫等人身旁,便是有一道不太和谐的声音响起。

    “等了这么久,最后一个总算是来了,区区一名玄皇境竟然也有这么大的架势,还要让所有人等他。”

    说话之人名叫腾冲,身穿以前青褐色衣衫,胸前有着两枚印章,其中一枚上面刻印着一尊药鼎,药鼎上面悬浮着一位圆润的丹药。说明这人是定波宗的内殿弟子。

    闻言张岩也不搭话,只是面带微笑的沉默。

    见后者不接招,那腾冲也是没了兴趣。

    “既然八人已经到齐,接下来便只等申屠长老前来了。”那奕宇旋即淡笑着说道,将场面尴尬的气氛给缓和了一下。

    众人之间皆是沉默,片刻之后,一位身穿金红色锦袍,身形魁梧,头发灰白相间,有着一对利刀眉的老者缓步走到了他们身旁!

    此人正是带领他们的殿内长老,名叫申屠申屠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