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岩武天尊 > 第四百八十八章:一抹神伤

第四百八十八章:一抹神伤

    并不明亮的石室洞穴内,张岩缓缓睁开了眼,因为土坤鼠先祖的呼唤,他才会醒来,这也是他遵守承诺的一部分。←,

    “圣人,我的时间期限将至,只是我还有一个愿望向恳求圣人。”

    闻言,张岩便是点了点头,倒未马上反对,说道:“只要是我力所能及之事,我一定会帮助土坤鼠族的。”

    土坤鼠族先祖好似欣喜的笑了起来,而后说道:“希望圣人你能够为土坤鼠族挑选出一位天赋资质甚好的族人,将我毕生的东西都教授给他,在你离开之后让他来守护族人!”

    对于这个请求,张岩在这时犹豫了片刻,他必须要抓住每一分每一秒,他没有多余的时间来浪费,况且是用在土坤鼠族身上。

    感受到张岩的犹豫,土坤鼠族先祖立马又是说道:“只需要圣人你挑选出天赋资质最好的一人便可,然后将这枚空间戒指交给他,至于其他的,就只能任由天命去安排!”说着时,其微握的手掌缓缓摊开了,掌心处是一枚普通的空间戒指。

    “将这枚空间戒指交给他后,告诉他守护土坤鼠族的重任也就交到了他的身上,让他一定要将戒指内的东西都学会,才能够保护族人!”

    收起空间戒指,张岩便是点了点头,道:“如果族老你没有其他的事,我便离开这里,不打扰你安息了。”

    站起身,张岩行出洞穴,而后沿着五光十色的通道朝着山峰外走去。

    走出通道,一抹强烈的阳光便是当头笼罩而下,看着眼前一片忙碌的土坤鼠族,张岩轻缓的舒了一口气。

    而看到张岩的出现,那些忙碌的土坤鼠立马停下手中活,快速汇聚到了他的面前,用期待与渴望的眼神将他给看着,好似在等待着他说话。

    望着眼前一片好似矮人一般的土坤鼠,张岩口中发出了一窜吱吱声,这是土坤鼠族先祖教授给他的交流的语言。

    随着张岩口中生晦的吱吱声传开,所有的土坤鼠都是匍匐地跪在了他的面前,朝着他身后的洞口一连磕了三个头之后,在张岩的示意下才抬头站起了身。

    “吱吱……”张岩口中再度发出了一阵古怪的吱吱声,当他看到所有的大部分的土坤鼠点头之后,才有些如释重负般的感觉。

    “三眼虎族,由我帮你们打败!”张岩用人类的声音开口说道。

    闻言,土坤鼠中有些家伙点了点头,有的则是以纯洁的目光木讷的望着张岩,但随着那些点头的土坤鼠吱唔一阵后,所有的土坤鼠皆都是欢呼雀跃而起,用虔诚的眼神将张岩给盯着。

    这时,土坤鼠的族长缓步走到了张岩的面前,虔诚的对后者行礼,旋即一番言语。

    “打败三眼虎族之后,我便会离开这里,但是在我离开之前,我会在你们当中挑选一位土坤鼠族的勇士,由他来承担土坤鼠族的安危重任。”

    “吱吱…吱吱…”

    “吱……”

    听到土坤鼠族的一番议论,张岩随即开口问道:“三眼虎族的家伙什么时候来族里?”

    “吱吱!”

    “这十天里,你们都继续忙各自的事,等把三眼虎族的事处理妥当之后,再安葬你们的先祖……现在,你们该做什么就继续做什么。我会一直守护这里!”张岩说道,随即迈着步伐一步步朝着不远处的一座山峰行去。

    望着张岩的背影,土坤鼠族内顿时传出一阵阵混乱嘈杂的吱吱声,就像人类一样,对那些好奇的事都会议论一番,一场混乱的议论之后,土坤鼠族人便是在他们的族长示意下开始继续忙碌起来。

    坐在山峰顶上,张岩的目光向着远处眺望着,经过一个月的自我恢复,他身上的伤已经好了大半,玄气也是恢复得七七八八,但皇者之晶上的本源神纹依旧暗淡,神识结晶也开始散发出了淡淡的金色光芒。

    他体内所有的一切都开始有了好转,只是小雷他们依旧还处在沉睡之中。

    每当一个人安静下来之后,脑海就会不断浮现出回忆的画面,拥有混沌神体的张岩也不例外,现在的他已经有力气去回忆四个月前的那一幕。那一张时常出现在他眼前的精美脸颊,那一道宛如火精灵般的魅力倩影!

    但,他不得不接受现实,焱木灵死在了六阴圣如狮的手中,化作成微火光点消散在空气中,彻底离开了他的身边。

    而这时,张岩脑海里出现的画面,全是焱木灵的身影、笑容、声音、哭泣的脸颊,还有最后为他挡下那一掌时的神情,随着蝶语火霓裳而消失的一幕!

    他的大脑里没有多余的空间去想别的事,只有焱木灵!

    “傻丫头,为什么?为什么你要为我挡下那一掌?傻丫头,你让我怎么跟焱叔他们交代!”

    一道落寞的身影着坐立在山头,而土坤鼠族内却是传出了阵阵骚动,一片混乱的景象,一群土坤鼠围在一起,细一看才会发现,他们正在一块块石板上刻印着张岩那迎着阳光的背影。

    “吱吱!”

    当他们发现刻印的画面有些出入时,便会不停的吱叫与手舞足蹈,而那负责刻印的土坤鼠在一番争辩之后又继续刻印起来。在土坤鼠族的眼里,张岩就是他们的主导与指引者,就像很久以前那位拯救了他们一族的人类,他们要将‘圣人’的一切都刻印下来,每日每夜的进行膜拜与祈祷!

    山头上,张岩静静地仰望着阳光弥漫的天空,要让他忘记焱木灵是不可能的事,他不能,也不愿意!他能做到的只有回忆,然后把所有关于焱木灵的画面都刻印在心里,连带着她的那一份一起活着走下去。

    眼睛迎着阳光向远处眺望而去,虽然悲伤,虽然落寞,虽然感到无力,但正如土坤鼠族的先祖所说的那样,他现在要做的不是去站在过去悲伤,他要做的是明白身边还有谁,谁还在等着他,需要他的存在与力量!

    不打破这一道心境屏障,不迈过着一道坎,张岩将永远止步不前,他甚至可以就一辈子待在土坤鼠族内,但现实不允许他这样做。

    他不仅要继续坚强的走下去,守护他一生最重要的人,而且他还必须跟这个时代做个了结。

    缓缓收回目光,张岩摸了摸左右手指,突然感觉少了点什么东西,却发现一直戴在他左手食指上的空间戒指没有了,随即回到土坤鼠族内后便是找到了土坤鼠族的族长。

    “你们从我身上拿走了什么东西?”张岩坐在一块石头上,神色平静的看着土坤鼠族长与周围的土坤鼠说道:“我的空间戒指是不是在你们身上?”

    闻言,土坤鼠族长立马就是转身对身后的一众土坤鼠吱唔了两声,声音中带着一丝薄怒之意。因为张岩在他们心中是‘圣人’,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存在,拿走‘圣人’的东西就是对‘圣人’不敬。

    这一点在土坤鼠族内是不允许出现的!

    片刻后,一只中等身形的土坤鼠从人群中走上前来,两只手爪上捧着一枚空间戒指,正是龙泉圣者当做见面礼送给张岩的那一枚。

    四周的土坤鼠在看到这一幕时,皆是发出了吱吱的声响,声音中带着怒意。张岩能够听得明白,所有的土坤鼠都在责怪拿走他戒指的那个家伙。

    见状,张岩却是欣喜的笑了两下,眼前这些长得圆头圆脑,却背着一层厚重晶甲的土坤鼠,有些胆小、有些固执,但实在有些惹人欢喜。

    “好了,你们别责怪他了!”张岩淡笑着说道。

    闻声,所有的土坤鼠都是齐刷刷的将目光看向了张岩,当他们看到后者脸上那一抹笑容时,顿时欢呼了起来,就像是他们自己遇到了什么开心得不得了的事一般。就连那只拿走他空间戒指的家伙也是跟随着大伙一起手舞足蹈着,好似将前一瞬间才发生的事已经抛到了九霄云外。

    当土坤鼠族一阵短暂的欢呼过后,全部都安静了下来,只见一群群土坤鼠族围在一起,不时抬头看看张岩,不时发出一阵阵激烈的讨论声,然后又将脑袋转了回去。

    见状,张岩心中也是产生了几分好奇之意,便开口向土坤鼠的族长问道,这一次他用的是土坤鼠族独有的交流语言。

    “吱吱……”

    “吱!吱吱!”

    简单的交流之后,张岩也是明白眼前这些家伙为何会如此,土坤鼠将他当成‘圣人’,要将他的笑容刻印在石板上,以便将来膜拜祈祷。迫于此,他只得再度让自己的脸上凝现出笑容,而且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不变。

    望着一阵忙碌的土坤鼠,张岩在心中感概的轻叹了一口气,道:“傻丫头,为了不让我悲伤,故意让我来到这活宝族里?傻丫头!”

    脸上的笑容深处,隐藏着一分没有人明白的淡淡苦涩!

    ……

    待在土坤鼠族内的安宁时间一天天过去,距离三眼虎族的到来也是越来越近!

    一日清晨,天还只是蒙蒙亮的时分,土坤鼠族全体皆都汇集到了张岩休息的山洞前,因为今日就是三眼虎族前来收取贡奉的时间。如果土坤鼠族交不出应该交纳的贡奉,三眼虎族便会铲除土坤鼠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