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岩武天尊 > 第四十五章 赶赴幽冥场

第四十五章 赶赴幽冥场

    “老张,这货的肉闻着是香,不过就是太有嚼劲了,真不愧是断金虎,肉也硬的像金属一样。”萧狂此时正拿着一块烤熟的虎腿肉不停的咬着牙撕扯着,撕扯了好半天才勉强扯下一块,大口大口的咀嚼之后直接吞了下去。

    “这家伙可是能够运用金之力的,虽然很微弱,但是比起一般魔兽的肉要坚韧了许多。”

    此时,张岩两人身前正架着一团熊熊燃烧的篝火,篝火上架着的正是被萧狂一刀毙命的断金虎,似火精灵般跳动的火苗中不时发出树枝爆裂的噼啪声响,溅出一点点火星飘向了天空,被烤熟的虎肉上不停地滴着大拇指般大小的油脂,不时传来一阵阵特殊的肉香。

    “要么?”只见张岩手中拿着一个斗大的坛子不停的晃荡,对着萧狂不停的贼笑道,坛子中穿来一股奇异的香味,瞬间将萧狂给勾引住了。

    此时,萧狂嘴角处挂着一丝口水,放着精光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张岩手中的坛子,毫无节操的咽了咽口水,发出一声似饥渴般的咕噜声,“酒,老张,你太不厚道了,有酒居然现在才拿出来。”

    “这是在霸天的空间戒指内找到的,我想应该还不错,来两杯?”张岩手掌轻轻一握,两个精致的小酒杯出现在手上。

    “去你的,谁用杯子啊,来两坛,嘿嘿。”

    听到萧狂的话,张岩心中也是一笑,“这货比我还好酒!”

    将精致的酒杯收入戒指内,张岩的手上再次出现了一个坛子,顺势就朝着萧狂扔了过去:“给,只有这两坛,没有多的了,省着点喝。”

    萧狂对于张岩的话恍若未闻,抱着手中的酒坛子陶醉般的深深吸了一口气,嘿嘿直笑道:“霸天那货喝的酒真不错,我可是没尝过炎城里的酒啊,让那货喝了,可真是糟蹋了东西啊!”

    “炎城,或许以后会去吧,有些事,总是需要了结的。”萧狂的话让张岩莫名其妙的想到了一些事,心中暗自说了一句,旋即便是摇了摇头,将其抛之脑后,拿起手中的坛子咕噜咕噜的灌了两大口酒,随后长长的吐了一口浊气。

    “爽啊,自从来到这个鬼地方可是就再也没尝到酒味了。”萧狂一声慨叹,却是笑了起来。

    张岩晃了晃手中的坛子,酒拍打着坛壁发出一道道哐啷的声响,“酒的确是个好东西啊,等这一年的时间结束了,再好好喝个痛快。”

    “那是自然的,到时候咱们比比谁的酒量大,如何?”

    看着手中的坛子,张岩贼笑了起来:“到时候就怕把你喝趴下,哈哈。”

    “谁怕谁,把谁喝趴下还不知道呢!”萧狂也是毫不示弱,傲然的笑道。

    “干了……”两人彼此看了一眼,异口同声的说道,紧接着,两只坛子便是被高高的抛了起来,啪铛两声,坛子被摔得粉碎,两人立身而起,将身上的尘土一震而落。

    “走吧,后面的路将会变得更加凶险。”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张岩的脸上恢复了一如往日的平静,平淡的神色再次浮现而出,只是这股平淡之下却有着一股凶狠在涌动。而萧狂也是瞬间恢复了一如既往的严肃,眼神中充斥着凌厉的杀伐之性,宛如猎食的饿虎,浑身上下都彰显着一股刚劲的煞气。

    对于即将到来的挑战,张岩与萧狂皆是有那么一点谱儿,从进入阎荒林到现在为止,除了霸天那一战,不管是魔兽还是人面兽心的修者,他们还未曾遇见什么穷凶极恶的家伙,但他们心中都是明白,这场以历练为名的大选淘汰赛只有到达了幽冥场才算是真正的开始,在这之前的一切都只是笑话而已。

    两人的身体一纵一起,带起一阵尘土,身影犹如箭矢一般快速地窜了出去。

    唰唰……

    身边不停的传来那因为快速移动而与空气摩擦发出的声响,树影不停的向后倒退,两人的身影也渐渐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此时已至未时,温和的阳光开始微微有些偏斜,透过绿荫的树叶斜着照射进密林之中,除了两人快速移动的声音,四周是那样的寂静。

    如此没日没夜的前行了两天,两人的速度依旧没有丝毫的减弱,始终保持着稳定的速度,好似感觉不到疲劳一般,而且他们都是没有停下来休息一时半会儿的意思,而是选择了直奔幽冥场而去。

    恐怕也没有谁会像张岩两人这样冒着随时可能被魔兽杀死的生命危险在这里悠哉悠哉的闲逛了十数日之后,再优哉游哉的前往幽冥场!

    时间也是在两人的狂奔下渐渐消失,再次前行了两日的时间。

    直到第四日,正值午时,天空中却突然开始阴暗了下来,乌云开始从四方聚拢而来,烈日犹如被乌云吞噬了一般,当即天空中一声闷雷响起,随后一滴滴宛若豌豆般大小的细小雨珠开始从天幕之上落下,雨点渐渐变大,最后演变成了一场磅礴大雨,整个森林里所有的声音都是被雨珠拍打树叶而发出的清脆声响给掩盖了。

    一切是那样的祥和,整片森林就像都陷入了沉睡一般,危险好似从来就没有发生过。

    抬头看了看阴暗的天空,雨滴落下,拍打着张岩那张神色淡然的脸颊,感受着雨滴带来的的清凉感觉,张岩的体内的玄气疯狂的运转了起来,其速度却是陡然加快,身体犹如利剑一般疯狂的向前掠去。

    见张岩并没有因为雨而停歇,速度突然间反而陡增了不少,萧狂也是没有丝毫的犹豫,玄气奔涌而出,聚于双脚之上,砰,咔嚓一声,脚下的树枝被萧狂给直接震断了去。

    雨一直下,并没有想要停下来的意思,就像是要把积蓄了许久的力量一次性喷发出来一般。

    直到第二日戌时,滂沱大雨才渐渐的停歇,好似小孩子哭够了一样,天空中的乌云迅速的消散开去,却是一轮圆月高悬天幕之上,圆月就像那小孩子哭过之后的笑脸一般,皎洁的月光洒向了整个天屠山脉,空气中混杂着浓厚的泥土与树叶相混合的气息,所有的生命似乎都像是重生了一样。

    而张岩却是突然间停下了脚步,面色平静的看着那一轮皓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开口道,“今夜先好好休息一宿吧,恢复一下体力,距离幽冥场应该不远了,明日正午之前应该就能赶到了。”

    “嗯。”萧狂见张岩神情一如既往的平淡,便重重的点了点头回应道。

    一夜无事。

    翌日卯时时分,张岩瞬间睁开眼便是立马开口道:“老萧,该走了。”

    只见萧狂一个纵身,翻身而起,伸了个懒腰。

    “好戏现在才刚刚开始,走吧。”张岩也不多说,直接向前飞奔而去,萧狂也是紧跟而上。

    幽冥场外,一处巨大的圆形广场,整个广场似乎是人为修建的一般,由一种很常见的灰岩石堆砌而成,硕大的广场之上,已经没有人再摆小地摊了,所有的人都是将自己的状态调节到了最佳,整装待发神情严肃的望着眼前这一片一望无际的白色荒原。

    大雨之后,所有人将不再停留,而是选择穿过这片看不着边际的白荒原,为了仅有的两百个名额,为了进入风圣学院这一强大的势力,为了一步直上青天站在众人之上,所有人都牟足了劲,信心十足。

    除了广场的这些人,还有着不少的人在疯狂的赶往此地,张岩与萧狂就是这不少人中的两个。

    一如既往,人群多的地方喧嚣声总是不会少,微弱的喧闹声穿过密林传入耳中,唰……张岩与萧狂两人的速度再次飙升,外面的亮光渐渐印入眼中,两人身体一跃,直接从密林中蹿了出去,轻轻的落在了地上。

    在张岩两人出现的那一刻,就是有着不少怪异的目光向他们投射了过去,不少人开始小声的议论起来。

    “那人便是将霸天给除掉的一号凶悍人物。”

    “霸天可是玄师境巅峰的强者啊!这人真有你说的那么强?”

    “艹,骗你干嘛,对我有好处么,那天的事可是我亲眼所见,而且这在场的几千人之中有着不少的人都的亲眼目睹了,而且据说这人得到了零幽谷中的奇遇。”

    “靠,这人也太凶悍了吧,难道他不知道霸天所在的家族是炎城的一霸么?”

    “谁知道呢,说不定别人有着更强大的*呢?而且这两人好像与修罗城的那些家伙有着不错的交情,不仅如此,炎城的云仙子似乎也与他们认识。”

    “啧啧。”

    ……

    环视了一眼四周,见广场上众多的人群都是一副准备动身的模样,而且密林中还不时的蹿出与他们一样狂奔而来的身影,张岩喃喃道,“看来是被赶上了啊。”

    看了一眼萧狂,只见后者对着他微微竖起了大拇指,张岩却是淡定的一笑:“再等等吧,这些人应该快要动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