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武血至尊 > 033章 天鹅之姿

033章 天鹅之姿

    就在阿牛立志要强大起来,再也不要被人看不起的时候,一辆马车慢慢地从他的身边驶过,大风卷起马车的门帘,一张有点熟悉的脸盘一闪而过。

    虽然只是一瞬间,阿牛却一眼认出来,坐在马车里面的那个人正是有缘书店的老板,在这怒州城里能够用得起马车的人并不多,想不到他一个书店的老板居然也能用得起马车,看来这家伙果真不简单。

    阿牛目送马车向着东城呼啸而去,摇摇头,看准方位拔腿就走,今儿个师父似乎有点不高兴了,得想个办法让他老人家高兴起来,让他再传给自己更高深的功法才行。

    就在阿牛算计着从师父那里套点高深功法的时候,远在千里之外的茫茫大雪山上,一个漂亮的小女孩迎风站立在屋檐下,幽怨的目光紧紧地往南而望,寒风扬起她白色的衣袂,似乎随时都能随风而去。

    正是与阿牛在山神庙分手不到一个月的苦儿,只是当初那个黑不溜秋的丑小鸭已经渐渐地露出了她的天鹅之姿了。

    “阿牛哥,你在哪里,怎么就不给我写信呢,难道你一点都不想人家?”

    苦儿凝目南望,整齐而洁白的牙齿紧紧地咬着嘴唇,漂亮的眼睛里慢慢地蒙上了一层雾气,就在这时候,“当,当,当”一阵洪亮的钟声响了起来。

    “璇儿,璇儿,你在哪里?”

    一个优雅的声音飘荡在空中,苦儿闻言一愣,迅速地抬起袖子擦了擦眼角的泪痕,她听出来了这是师父师宁云的声音,她可不想让师父看到她背着人在偷偷地哭。

    这段时间以来,苦儿很用心地练功,只是在闲暇时才想起跟阿牛哥一起浪迹天涯的林林总总,虽然如今已经安定了下来,怎的却总觉得还不如跟着阿牛哥去流浪,至少自己还能在他的身边。

    以前苦儿总是很不喜欢阿牛哥摸她的脑袋,但是,现在却恨不得阿牛哥能够凭空出现在面前,恋爱地摩挲着自己的小脑袋说话。

    然而,这一切都只能出现在梦里了,思虑及此,泪水就从苦儿那你漂亮的大眼睛里滚落了出来。

    “璇儿,我就知道你在这里。”

    一个轻柔的声音响了起来,师宁云的身影从半空中缓缓飘落而下,宛若九天仙子降临,她的妙目扫了一眼苦儿,脸上露出一丝温柔之色,“傻丫头,我就知道你一个人偷偷地躲在这里哭,是不是想你的阿牛哥哥了?”

    “师父,人家没哭,只是被风吹了眼睛。”

    苦儿揉了揉眼睛,向师宁云展颜一笑,红红的眼珠子让人说不出的心酸,不,应该叫她璇儿了。

    “璇儿,你不要着急,你阿牛哥没事的,他很聪明的呢。”师宁云揉着璇儿的小脑袋,笑道,“而且,没有你这个累赘,他一个人过得更自在呢。”

    “什么呀,师父,人家可不是累赘。”璇儿哼了一声,小巧的鼻翼微微向上一耸,紧紧地抱着师宁云的手臂,“苦儿以前帮过阿牛哥好多次的,没有苦儿在他的身边,就没有人管着他啦,以他的性子肯定会动不动就跟人打得头破血流的呢。”

    “傻丫头,你要记住,你现在不叫苦儿了,你叫林璇儿,记住了吗?”师宁云心头暗暗叹息一声,“要不然的话,师姐们会笑话你的。”

    苦儿的父亲姓林,师宁云就给她起了个名字林璇儿。

    “师父,我记住啦。”

    林璇儿点点头,漂亮的脸蛋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师父对她是真心的好,她岂能不明白师父的意思。

    “放心吧,过几天你阿牛哥的信就快到了,走吧,该吃晚饭了。”

    师宁云拉着林璇儿的手,脚尖一点,两个人旋转着飞了出去。

    林璇儿苦苦思念着的阿牛,此刻日子也不好过,才回到家里,就被玉虚子叫过去狠狠地骂了一通,然后勒令他苦练基本拳术一个时辰,还不让他吃晚饭。

    阿牛虽然不知道师父为什么生气,不过,却也不敢反驳,乖乖地在屋里练起拳术来,想到今天上午在袁家发出连珠箭的那一会儿,体内的奇怪反应,阿牛的脑海里倏地闪过一道灵光,是不是可以在练拳的时候也应用起来?

    思虑及此,阿牛迅速地将饥饿感抛掷脑后,开始揣摩起来,很快他就完全沉浸在拳术之中了。

    玉虚子打了个饱嗝走进了阿牛的房间,发现这小子似乎完全沉浸在练功之中,不由得暗暗咋舌,这小子的天赋已经无可比拟了,居然还这么勤奋,这还让不让其他人活了?

    看来是有必要传他本门的高级功法了,要不然的话,等自己离开怒州府的时候,这小子的入门功法大成,总不能一直都修炼入门功法吧,那玩意儿只能练出气感,真正要修炼出至刚至纯的真气,还是得靠本门的高级功法。

    不过,今天这小子的丹田之内怎么会冲出一股弱小的真气来?

    玉虚子的脑海里倏地想起中午扣住阿牛脉门的事情来,脸上的神色倏地一变,“阿牛,停下来了。”

    只可惜,阿牛却好像没听到他的话一般,依然在一招一式地练拳,虽然速度很慢,却能给人一种凝重感。

    玉虚子见状一愣,愕然地张大了嘴巴,这会儿他突然觉得自己这趟回怒州府是赚大了,捡到了一个天才徒弟。

    别人都是利用练拳来产生内家真气,这小子不知道怎么的体内有一丝微弱的真气,他居然想要利用这微弱的真气来练拳,这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呀,这已经不是用天才两个字就能够形容的了。

    这小子的脑瓜子是怎么长的,怎么就能想得这么多呢,偏偏还都能让他歪打正着呢。

    阿牛收起招式,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回头就见师父正盯着自己看,下意识地咧嘴一笑,“师父呀,你看现在我这入门功法也练成了,你老人家是不是该传我点更有档次的功法了,要不然,你这么一走,我难道就一直修炼那入门功法,那什么时候才能凝炼出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