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V5霸气:公主驯夫有道 > 正文 第154章 有多恨

正文 第154章 有多恨

    邓陵如宝将邓陵如姬眉心的那一蹙看在眼中,皇姐有什么事情瞒着她吗?

    还有,有什么撂下她一个人提早回到西瑞国,现在对她的态度变化也这么大?

    “皇姐,那个,怎么没见你带着怡香啊?”她试探的问道。

    邓陵如姬闻言冷笑,“那个丫鬟在北陵国与人通,‘奸’,怀了身孕,做了恬不知耻的事情,哪里还有脸回来?”

    邓陵如宝从邓陵如姬的脸上看到了眼中的轻蔑,果然有种不屑于与她言论的感觉。

    不过怡香到是可惜了,怀的是假阿宝的孩子嘛?

    哎!

    “呵呵呵~,姬儿来。”邓陵帝招手,让邓陵如姬坐到了他的右侧。

    一左一右搂着两个宝贝‘女’儿,他完全没有在大臣面前的威严,好像只是一个寻求家庭欢乐的慈父,“你们都是父皇的掌上明珠,可心的小棉袄啊,哈哈哈哈哈~”

    邓陵如姬示意宫‘女’斟满酒杯,“皇妹,今日可是你这十五年头一次回家,皇姐我可是高兴的很,来,咱们姐妹俩干上一杯。”

    “谢谢皇姐。”邓陵如宝端起酒杯,“我敬皇姐,干。”

    话罢仰着脖子一饮而尽,再看看邓陵如姬的酒杯还悬在半空中没和她碰呢!

    她尴尬的笑了笑,“啊~,哈哈,皇姐,对不起,我重新敬你。”

    从新斟满,两姐妹才碰了碰。

    邓陵如姬用衣袖半掩住面,优雅从容,慢慢饮完。

    而邓陵如宝喝得还是那么爽快,完全像个男子一样。

    “啧啧啧~,皇妹,不是皇姐说你,你看看你饮酒的样子,哪里像公主?以后,可是要好好学学宫里的规矩才可以,不然,传出去,会让百姓笑话的。”邓陵如姬语气有着很严重的鄙夷感。

    邓陵如宝并不因此别扭,反而点了点头,“嗯,我记住了,以后,我会好好向皇姐学习的。”

    恰逢此时殿中间歌舞结束,在坐的众位都看到了两位公主天差地别的饮酒方式,以及长公主的话语,不免窃窃‘私’语。

    “长公主说的对,这宝公主虽然美,却还是欠缺礼仪教养,看来,还得好好调教才可以。”说话这人是六王爷家的小儿子,邓陵睿。

    他刚刚在邓陵如宝那里碰了一鼻子灰,心里还憋气着呢!

    林丹儒听了顿时有种闷闷的感觉,忍不住对小声辩驳,“宝公主才不是那种不懂礼数的人,只是皇宫里太讲究,自然会体现出她的豪放。”

    “吆喝,原先只听说咱们的林宣正和长公主关系非同一般,怎么林宣正连刚回宫的小公主都这么了解,莫不是林宣正也想与宝公主的关系搞得很好?啊~,哈哈哈哈~!”邓陵睿指着林丹儒的鼻子调笑。

    意思就是,你不过是个吹软饭的白面书生,长公主抬举你就够不错了,还想妄想宝公主,做梦!

    林丹儒心中窝火,人家是皇亲国戚,他惹不起,不敢强烈的反驳,只能一杯杯的喝酒。

    内心对当初抛弃二丫的懊悔,和文武百官因看不起他是个吃软饭而给他的各种气,以及对今日摇身一变成公主的二丫那一涌而出的奢望,让他越发的想要醉死才好。

    不一会儿,就酒后上头,晕晕乎乎,更是肆无忌惮的看着邓陵如宝的一举一动。

    张公公接到紧急奏报,呈给了邓陵帝,邓陵帝本不想在为‘女’儿接风的时候分心,可事态紧急,便歉意的给两个‘女’儿‘交’代几句,先一步离开。

    高坐上,就剩邓陵如姬和邓陵如宝。

    邓陵如宝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巧的锦‘色’荷包,上面绣着两朵紧密相连的牡丹‘花’,一朵素雅,一朵‘艳’丽,就像两个‘性’格不同却相互依偎的姐妹。

    “皇姐,这是我路过赤练城买的,不值钱,但是它……”她准备递给邓陵如姬。

    “啊~”邓陵如姬用衣袖遮住面,打个哈欠,“唉,看我,还没老呢,这瞌睡就这么多,皇妹啊,皇姐困了,就先回姬云殿休息了,你自己慢慢在这儿玩儿,你是今日的主角,可别让大家扫兴啊!”

    不管邓陵如宝的反应,就在宫‘女’的簇拥下,出了源生阁。

    邓陵如宝越想越觉邓陵如姬对她有什么误会,有些事情应该及时问清楚,趁大家还在津津乐道杂技表演,她给宫‘女’‘交’代,“本公主与皇姐有话要说,马山回来,莫让大家异议。”

    “是!”

    源生阁外平坦的小路上,邓陵如宝追上邓陵如姬,直言不讳,“皇姐,你有什么事不能对皇妹说的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皇姐我要去休息,还要怎么说?”邓陵如姬脸扭向一边,不愿面对她。

    “那你知不知道,在东域国的时候,你虽然丢下我一个人走,可我始终担心你是不是受人要挟,你这一路安不安全,能不能平安抵达虢阳,难道,你就没有同样关心过我吗?”邓陵如宝质问。

    或许邓陵如姬不想告诉她一些原因,可人是有感情的,养几天的小猫小狗都舍不得丢,更何况是有着默契的大活人。

    “看来,皇妹是想多了,皇姐我本就是一国长公主,常年游历山河,当遇到适合带我回国的人,自然不会放过好机会跟着一起回来,不过不方便带着你罢了,而且,这一路皇姐我很安全,以后皇姐的事,就不劳皇妹‘操’心了。”

    邓陵如姬说的云淡风轻,好像那些发生过的都事不关己,更不愿意再将那些碍眼的情感发展下去。

    邓陵如宝始终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能让一个人的态度会有颠覆的变化,“为什么?我要知道,你说。”

    “呵呵,为什么?”邓陵如姬眯眼,‘逼’近一步,“原因皇妹自己还真不知道吗?又何必在这里假装虚伪,惹文厌烦?”

    “我不知道!”邓陵如宝否定。

    在她们流落东域国的时候,她一直将邓陵如姬保护,就连一日三餐都要先紧着邓陵如姬,又怎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惹得人家不开心了?

    邓陵如姬看她一副坚韧却委屈的样子,不屑笑了,从衣襟中掏出一个小小的圆物,狠狠的砸在其的身上,“这东西我可天天带着,时刻提醒皇妹你曾经对我的‘好’!”

    小圆物滚落在地,是一颗猫眼大的翠绿小豆。

    邓陵如宝面‘色’一慌,却是问道,“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反问我什么意思?”邓陵如姬难言的有些哽咽,再学着曾经两人在破庙里的口气,“‘哎,那是什么?’

    ‘哦,没什么,树上摘的,我以为能吃,多摘了一些,结果发现不好吃,腰里踹的忘记扔掉了’

    ‘你给我看看,那绿‘色’豆子好可爱。’

    ‘算了,要是好吃了,我就会给你摘很多的,可是又不好吃,要来没用,你乖乖等我就好。’

    邓陵如宝,你现在不觉得你这些话很可笑吗?你可别说你不知道这种小豆子可以让人有受寒的假象,而真的只是一种可以吃了没事的豆子!”

    她认为那时的自己傻极了,竟被自己的皇妹洗脑的很彻底,相信她的任何一句话。

    若不是将她带回来的那‘妇’‘女’告诉了实情,怕她是会被隐瞒一辈子,将这心机颇深的皇妹当做宝贝来疼。

    邓陵如宝想要解释,“不是的,我承认我知道这猫眼豆的功效,可是我没有给你用过。”

    “呵呵,猫眼豆,连名字都知道,你还敢说你是无辜的?”邓陵如姬心中已是发冷,自嘲,“皇妹还不是要创造与我更好的关系,利用我回西瑞国鞍前马后的找庄妃?”

    这世上,真的没有无‘私’的感情,都是骗人的!呵呵,都是骗人的!

    “我没有,我没有做过,小姬,你相信我!”邓陵如宝诚恳的拉着邓陵如姬的手央求。

    那是她在东域国时外出找果子给邓陵如姬充饥,遇到了一位摔倒的老‘妇’,她扶起了老‘妇’,老‘妇’身上掉下了了猫眼豆,她自言自语,“那豆子真好看,应该能吃的吧!也不知道在哪里采的。”

    “这叫猫眼豆,是我在山上采的,正常人可不能吃,不然,会有受寒的迹象。”老‘妇’竟也会说西瑞国的汉语。

    邓陵如宝问老‘妇’要了几颗猫眼豆,想给小姬用上一点儿,因为小姬一会儿嫌野果太酸,一会儿嫌弃烤鱼太咸,一会儿又嫌睡得不舒坦,老是挑三拣四,咋呼咋呼的怪烦人。

    最终觉得不好,毕竟生病了会很不舒服,小姬虽然事儿多,却也是她在东域国唯一的同伴,可等她回到破庙的时候,邓陵如姬竟然已经真的受寒发烧了。

    邓陵如姬甩来邓陵如宝,“皇妹,皇姐说了,这里没有小‘鸡’小鸭的,你可别‘乱’叫,还有,你不是问我问什么把你一个人丢在东域国自己回来吗?

    告诉你,我就是想让你死在东域国,这样我还是会成为西瑞国掌控半堂朝政独一无二的长公主!”

    邓陵如宝不可置信,她真的是这样想的吗?

    许久,姐妹两人看着对方的眼睛,谁也没有因为心虚而先移开视线,预示着彼此内心不认输的对峙。

    “长公主,初秋的夜风有些凉,咱们回去吧!不然,受风了可不好。”小宫‘女’提醒邓陵如姬。

    都是公主,这样僵持下去,被皇宫贵族看见,还不知道传成什么样子。

    “对,你说的没错,为了一个不值得的人‘浪’费本公主的‘精’力和身体,不值得。”邓陵如姬先一步扭身,迈出高傲铿锵的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