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神邸 > 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血腥守卫

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血腥守卫

    苏逸转过头来,只见一名刚刚在城门下交接,身着黄金铠甲的士兵,徐徐向阿初走来,手中明晃晃的刀光在月光之下寒光湛湛,刚刚那一道元气匹练正是由他射出,将少年手中的元石打落一地。

    “好了,不哭了,赶紧家找爹娘!这里阿初哥哥来守护!”

    几名幼童登时被吓得哇哇大哭,少年眼疾手快,将幼童们迅速护在身后,少年忍着金光匹练余波带来的创伤,轻声安慰着。

    阿初仿佛早就料到,也不慌张,蹲下身子拍了拍几名幼童的肩膀,示意他们离开。

    随后,阿初站起身来,望着迅速围拢起来的人群,捂住伤口喘着粗气说道:“在场的大婶大娘,叔叔爷爷们,哪位好心人可以将妞妞他们送家?小子在这里先谢过了!”

    司徒牧阳低声,喃喃自语道:“这小子估计在这中州城居住了不少时间,附近的人都很相熟,只是又怎么会落魄成这副模样?”

    苏逸一言不发,看着这位名叫阿初的少年,眼中异彩连连,自己身处危境,却是沉稳不惊,颇有修武侠义的风范,不应该是一个以乞讨为生的人。

    话音刚落,人群之中几位大娘有些惶恐地将几名还在哭泣的幼童拉出,嘱咐他们不要再哭,有一些人偷偷溜走,去通知妞妞的爹娘去了。

    “哼!今天一个都不许走!”

    城主府的侍卫冷意看着,将手中长刀狠狠砸在地上,对着身后赶过来的侍卫长怒叱说道:“大人!就是这小子成天在这里妖言惑众,平常教育一顿就算了,今天是城主的大日子,还敢在这里散播苏逸狗贼的破事。

    说完,顿时欲抓向阿初,恶厉厉地说着:“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还有这几个小孩,天天跟着你,以后全都是祸害!都随我去中州大牢一趟!”

    顿时,人声如同煮沸了的开水鼓动起来,议论声此起彼伏,苏逸和司徒牧阳二人也是眉头紧锁,眼中一道寒芒四射。

    “哎呀,阿初和妞妞他们也不是故意的,他们又不是修武之人!大人你就放过他们吧!”

    “阿初也是一个可怜人,城主府的人怎么能这个样子?”

    听着群众的呼声甚嚣尘上,侍卫浑身铠甲抖动,一股元气自周身向外扩散席卷,登时如龙卷风一般的能量涟漪轰打在了群众身上。

    “唰!”

    所有人,包括老幼妇孺在内全部向后一退,站立不稳的直接向后栽倒,一些处在中心的青、中年人更是直接掀翻,倒在了身后的小摊之上,躺在地上久久站不起来,痛吟生响彻天际。

    “砰!”

    路边的小摊被海水一般的巨力冲击瞬间砸毁成齑粉,旌旗鼓动登时如同海风上的船只摇晃不止,一股萧杀的气氛弥漫天穹。

    “都特么给老子闭嘴!谁再敢多说一句话!杀无赦!城主有令,明天贵客到访,你们胆敢在这里生事,你们全都得死!”

    侍卫长站在了人群中央,恶狠狠地看着地上横七竖八的人群,如同判决生死的判官看着弱小的生灵一般,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和同情,冷意如潮水一般弥漫。

    须臾间,整个中州城墙下如同叶落成泥一般寂静无声,孩子的哭声也被大人直接捂住,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为首的侍卫长嘴角勾勒起了一道弧度,铠甲在月光底下泛着淡淡的金属光芒,两根指头向前幽幽一挥动。

    “桀桀,一群蝼蚁,还敢在这里和我蛮横!抓住他!小孩也都给我带走,谁要违抗,就地处决!格杀勿论!”

    再一次,侍卫运转金光元气,浑厚的声音如洪钟一般爆发出来,奔涌的杀气蔓延开来,围观的群众顿时心神猛颤,同时闭上了嘴巴,身体纷纷不由自主地抖动。

    话音刚落,身后的几名侍卫迈着沉重的步伐走上前来,两只硕大的手掌将阿初狠狠地锁住,使其不能动弹。

    阿初嘴角一道鲜血悄然流出,双眸赤红,苦苦挣扎中,朝着侍卫长说道:“圣山狗贼!莫要嚣张,三十年后,谁又为蝼蚁!”

    “嗖!”

    阿初的一句话,顿时如雷霆重击一般,击打在了苏逸最柔嫩的角落,身形登时有了一丝丝的晃动,仿佛梦圣武大会。

    “啪!”

    身后的侍卫重重一个巴掌再一次落在了阿初的脸上,顿时阿初的脸上鼓胀起来,火辣无比,但是却不见一点面容扭曲,眼睛都不眨,任凭鲜血流淌,迎风狂笑!

    司徒牧阳看见此情此景,鼻尖重重地呼了一声,元气传音给一旁的苏逸,怒吼说道:“风云哥,怎么办!救不救?这城主府也是圣山的,圣山的畜生连小孩老人都不放过吗!”

    苏逸轻轻点头,胸口一到火气登时上涌,对着司徒牧阳说:“我来救!注意不要轻易暴露身份!”

    然而,正当苏逸准备运转元气的时候,一道虚弱,略带嘶哑的沉厚声音从人群之中幽幽飘了出来。

    “大人手下留情!听老朽一言!”

    只见一名苍老衰败的老者从地上艰难地爬起来,从人群中缓缓走出,速度异常缓慢,颤颤悠悠。

    阿初从刚刚的惊愕中缓过神来,认出来人,眼中顿时一片火焰,心急如焚,高声叫道。

    “陈伯!不要过来!这里危险!”

    围观的群众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陈伯,是和阿初一起在中州城内乞讨的同行,天天一起住在城郊的山神庙中,因为陈伯的腿脚不是很利索,因此每天都是由阿初陪伴陈伯一起进出中州城。

    久而久之,大家都对着一对老少乞丐有了很深的印象,每一天阿初都会在城墙底下等陈伯,然后一起山神庙。

    “小阿初,不要害怕,你要被抓进去了,就没人陪陈老头出城了!”

    陈伯满是沟壑的面容之上,慈眉善目,满头的白发在月华的照耀下熠熠生辉,眼中却是一脸坚毅,看着阿初受伤,眉宇之间更是一抹痛色闪过,步履蹒跚地走到了侍卫面前。

    百度搜索【uc书盟】趣赢平台趣赢娱乐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趣赢平台趣赢娱乐,所有趣赢平台趣赢娱乐秒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