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神邸 > 第一千五百一十七章:偏向虎山行

第一千五百一十七章:偏向虎山行

    “至于么,两个圣山侍卫不见了,也要我们内门弟子来找?耽误了我们的亲传大典,我非杀了这两个侍卫”

    一名身着金黄劲装的圣山弟子面露不悦地说道,用手中长剑不断扑打着身前的杂草。

    “莫情师妹,非常时期,圣山学院因为那苏逸小贼受到了牵连,好不容易这一次五圣子来了,肯定不能有任何闪失,多些防范总是好的!”说话的男子元虚境六重境界。

    “断鸿,要你说?你没资格参加,我还有资格!少来插嘴!”

    另外两名身山弟子笑言看着,突然露出头来的云菁,大声斥喝道。

    “什么人!”

    电光火石之间,四道金光冲入山林,出现在了巨坑之上,刀尖相向,寒光湛湛,看着苏逸背着云箐,面露警惕。

    “人都来了,还不下来么?”苏逸一脸的无奈,翻了一眼,幽幽对头顶的云箐说道。

    苏逸上下抖了抖,示意云箐赶紧下来,心中埋怨这女人可真会惹祸。

    云菁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地爬了下来,拍了拍双手,语笑嫣然,一脸无辜地说道。

    “哎呀呀,又引来人了,对不起,苏逸......别生气,正好,我帮你问他们王长老是谁好吧!”

    云菁双手合十,十分不好意思地朝着苏逸拜了一拜,苏逸顿时心里摇头。

    “天啊,这么虎的姑娘到哪里去找!长得好看,可惜是个傻子,修为高深,可惜啥也不懂,带她去亲传大典,她真的能帮我吗?”

    苏逸目光一沉,眼神露出寒芒点点,和云箐两人目视着四名圣山弟子。

    “苏逸!你是苏逸!”

    四名圣山弟子同时脸色一变,手中金光元气陡升,霞光虚影倏然显现,能量喷发,不由分说便直接朝着苏逸身上招呼而来,在身上分裂出无数的虚影!

    “砰”

    “找死!你们可还不够!”

    云箐看见圣山弟子突然动手,心中顿时不悦,目光一沉,手印凝结。

    霎时手臂一抖,身躯周围,数百道藤蔓化作藤蔓瞬间划破天际,比刚才还要迅猛的长龙暴掠而出,对着四名圣山弟子吞噬。

    “嗷吼!”

    木龙虚影咆哮,震颤山林,声动乾坤,如浪涌一般蓦地将四道金光全部扑灭,无边的赫赫威压溃压向了四人。

    “铮铮!”

    一条条藤蔓粗壮如虬,墨绿色的光芒来回穿梭,直接震开空间,和金属性元气相互撞击。

    只听尖锐的呜咽破风声响彻,几乎要将整个山里撕碎绞裂,虚空摇晃。

    “呜呜!”

    在一道道诧异的目光之中,四名圣山弟子在转瞬之间气息消散,整个人被牢牢束缚在了巨坑上方,缠满了密密麻麻的藤蔓。

    望着前冲而来的云箐身影,众人脸色从凝重变成了惊恐,刚刚神气十足的莫情更是迅速弥漫上了一股惊骇的神情。

    “啪啪!”

    几个响亮的耳光,直让圣山弟子眼冒金星,神魂皆没,云箐强悍无匹的实力还未完全施展,一个回合无形中使他们失去了战斗力。

    云箐月眉倒竖,冷意弥漫,脸色不复刚刚的温柔可爱,如寒冰仙子一般望着几名圣山弟子说道:“要死我也成全你们,我问你们,欧阳金薇带来的王长老是谁!”

    众人面露惊惧,知道苏逸可怕,没想到苏逸身边的女人更加可怕,分分钟变起脸实在吓人。

    刚刚说话的圣山女弟子早已经梨花带雨,朦胧若雾的眼神盈满泪珠,身影猛然一动,体内的真气云箐的狂暴而疯狂涌动,整个身体簌簌发抖。

    “我...我们不认识王长老,我们只是内门弟子!”为首的女弟产生说道,宛如看着恐怖的地狱使者一般。

    “砰!”

    云箐月眸一沉,杀意涌现,木龙再度伸展,碧绿的凶瞳泛着可怕的光芒。

    微微一用力,身边一名男弟子七孔流血,脑浆迸裂,再一用力,身边的女弟子也是直接四分五裂。

    “我们真的不认识啊!求求你,放过我们吧!”

    女弟子早已经崩溃大哭,被绑住的身姿根本无法动弹,一直都在圣山学院修行的,看着师兄弟一个个倒下,心中满是惊悚。

    “我知道,好像叫王全德!”一旁的男弟子故作镇定,连声对云箐知道,期望云箐手下留情!

    “果然是他!云箐先留手!”苏逸微微冷笑,走上前来,吩咐云箐将他们的衣服和令牌留下,所有人的空间袋也留下。

    “轰!”

    过了片刻,云箐手中木属性元气磅礴而出,转过身来,如同杀神一般,没有一丝声音,几名圣山弟子便失去了声响。

    云箐拿着衣服走上前,瞅见苏逸,又是满脸笑容,说道:“给你,穿着这身去亲传大典?”

    苏逸嘴角扬起一丝坏笑,既然他们都想抓我,那我何不送上去,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拿走水绛天晶?

    再说,还有实力如此恐怖的女人,苏逸根本没有后顾之忧。

    “你胆子还挺大啊!好玩好玩,走!”

    云箐拍手笑道,听着苏逸的计划,眼中泛着一丝期待的光芒,连忙拉着苏逸。

    随后,两名圣山弟子,一个高高发髻竖起,一身金黄劲状,和刚刚死去的两名圣山弟子装容一致,正是苏逸和云箐,俩人施施然从树林中走了出来。

    天边,云雾飘荡,和煦的阳光纷纷扬扬洒下,将佰草山的平地渲染出满地的金黄,苏逸却深深知道,马上就要发生大事!

    “走,去瞧瞧那亲传大典!”苏逸深吸一口气,目光坚毅说道。

    云箐和苏逸相视一笑,便往圣山学院走去。

    两人一道金光而逝,片刻之后,便到了圣山学院门口。

    佰草山学院,坐落在佰草深处,是圣山中州的一处分院。

    殿宇连绵,斗拱梁家横亘其上,浮雕栩栩如生,处处金碧辉煌,经堂密布,气势恢宏无比。

    远远望去,金光一片,好似一个个鳞片洒落人间,炽热耀眼的光芒代表着圣山的如日中天,所向披靡。

    两人走到山门,山门之前遮天蔽日,云箐目视着恢宏壮丽的建筑群落,眼光虚眯道:“嗯,终于看到一点有模有样的山门了,这圣山还算有点底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