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神邸 > 第两千二百八十二章: 我当是谁呢?

第两千二百八十二章: 我当是谁呢?

    正当苏逸和独孤雨墨准备去城中传送点询问的时候,身旁一道清新的海浪气息迎面扑来。

    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了苏逸的身边,怀中吞荒惊天兽蓦然咧嘴低声怒喝,将来者惊得娇躯一震。

    苏逸看向受惊的武者,嘴角上扬出一道弧度,旋即冷意看着来者。

    只见来者冰肌莹彻,淡紫色的衣裙下身段袅娜,即便有薄纱遮面,也有着一种说不出的神秘气质。

    双眸潋滟,如是溢出灵韵动魄,好似海上月华,让人心旌飘荡。

    “天澜海城的人都喜欢死缠烂打不成?”苏逸眼皮一翻,原来来者竟是从天澜海城追赶而来的蓝婼涟。

    “苏逸,你总得给别人一个解释的机会吧?是我做得,我会承认!不是我做的,你怎么能怪朋友呢?”

    蓝婼涟目光落在苏逸和独孤雨墨身上,紧抿嘴唇,有些忿忿不平。

    苏逸冷笑一声,登时向独孤雨墨招呼一声,继续向前走去,目光直视前方,说道。

    “时至今日,是不是你做的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到时候海城的账我会去算!你师尊夜忆做得那些蠢事,你到时底帮哪边?”

    蓝婼涟眉头一皱,这样的问题夜忆也问过自己,帮这个帮哪个,蓝婼涟不明白为什么非要让自己选择?

    “我哪边都不帮,哪边有理我就帮哪边!”蓝婼涟气鼓鼓,走到独孤雨墨身边,后者无奈一笑,也对蓝婼涟的回答有些莞尔。

    苏逸哈哈一笑,用手抚摸着吞吞的脑袋,吞吞也是耷拉着眼睛,根本不想看蓝婼涟。

    “堂堂天澜海城的仙姑,说话竟然这般幼稚!”苏逸懒洋洋说道。

    自己赶着要去追杀虎池,哪有闲工夫听蓝婼涟解释,继续前行。

    其实,苏逸也根本没有怪蓝婼涟的意思,蓝婼涟不追过来反而好一些,这样到时候算账的时候,苏逸还能更加不管不顾一些。

    “那你总得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吧?让我弥补一下天君犯的错啊!”蓝婼涟拉了拉独孤雨墨的手臂,一副月眸瞪出火来,低声斥道。

    “没有机会了!你爱跟着就跟着!”苏逸大步流星向总传送站走去,瞳眸中涌动出一丝深邃。

    眼看着就走到了总传送站,此时,武者聚集,来者均是圣山装束,恭恭敬敬在总站附近等候。

    苏逸等人停下脚步,蓝婼涟轻声说道:“怎么回事?今天有圣山的人来吗?”

    “先看看情况!”苏逸目光凝动,耸了耸肩膀看着前方。

    既然有圣山的人来,一时半会想查记录是不可能的。

    跟着人群,苏逸还有独孤雨墨、蓝婼涟从人群后方偷偷进入总站,一进入内部,迎面而来的便是铺天盖地的晶石元气。

    今日的总站内部,金碧辉煌,满屋的灵韵能量让人浑身肌肤经脉为之一舒展,里外都透着一种非比寻常的意味。

    大厅之内,人头攒动,站着的也都是圣山学院和驻守中州城内的圣山强者们。

    苏逸想要打探,只见每一个人神色严肃,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想要多说一句话都没人搭理。

    “都没人理我们的!只听见他们说什么第一次,不能有误。”蓝婼涟从附近打探回来,嘟着嘴看向苏逸。

    闻言,苏逸下巴微微挑起,心中沉吟,这样的排场有些门道。

    难道雪红楼的管制下,还有原先那种虚头巴脑的圣山强者存在吗?

    “嗤啦!”

    站在人群之后,没过多久,苏逸和蓝婼涟等人陡然感觉大厅之内的传送晶石赫然发光,空间波纹闪动,旋即遮盖了整座大厅。

    瞬间,密密麻麻的大厅上空,蔓延天地能量,逐渐释放出磅礴的生机能量。

    面对这样的生机能量,苏逸倒是见怪不怪了,反而是怀中的吞吞开始呲牙咧嘴,睁大了眼眸开始张望,宛如看见老熟人的感觉让苏逸微微有些错愕。

    “吞吞,你怎么了?”苏逸压低了声音盯着怀中的吞吞,后者只是眸光溢出波动,没有说话。

    话音刚出,旋即数十道身影出现在了传送晶石附近,只见站在最前端,一位年纪不到三十,身形清瘦,给人一种风熠潇洒的男子缓缓走出。

    “恭迎雪圣帝!”

    “恭迎雪圣帝!”

    “恭迎雪圣帝!”

    周围的人见到来者,纷纷匍匐在地面之上,恭敬无比,山呼海啸一般地朝着前方呐喊,激动不已。

    听见这样的声音,苏逸和蓝婼涟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是雪红楼当了新任圣帝之后,第一次来中州城视察。

    顿时,在场的所有人看见雪红楼走出之后,纷纷倒抽一口凉气,其身上散发的气质空灵俊秀,气势磅礴,无形之中的威压让人不敢直视。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雪红楼啊!”苏逸叉着手,嘴角上扬道。

    肃穆的大厅里,苏逸的声音格外刺耳。

    全场所有人都跪拜在地面上,唯独苏逸,蓝婼涟以及独孤雨墨三个围观群众站着。

    霎时间,在场所有的目光都瞬间投注在苏逸身上,有惶恐,有惊讶,更多的还是冷意。

    “放肆!来者何人,竟然见到雪圣帝还不跪拜!”

    “口出狂言!哪里来的狂妄小儿!”

    “雪圣帝,此人是偷溜进来的!”

    一位领头的圣山强者听见有人说了这样的话,登时吓得面如土色。

    登时,在场无数的围观群众也都跟着开始指着苏逸的鼻子开始骂,不知道哪里来的狂妄竖子,大庭广众之下,还敢直呼雪红楼的名讳!

    空气之中弥漫着无数道惊愕的目光,数道磅礴的圣王之气瞬间涌荡在雪红楼身旁。

    看着面容清冷的雪红楼注意到这边,四周的人嘴角无端下扯,投向苏逸的目光都变得极其可怜。

    真不知道哪里来的狂妄小子,到这里来哗众取宠。

    人群之中,迅速为雪红楼让开了一条道路。

    身姿挺拔,圣王之气浩荡开路,丰神俊秀一般的雪红楼虚眯双眼,很快便走到了苏逸身边。

    当注意到身旁的两人之后,雪红楼的瞳孔明显扩张,旋即露出了融化冰川一般的温暖笑容。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这个天骄王!”雪红楼徐徐开口。

    “哈哈哈!”

    旋即,两人相视大笑,张开双手,紧紧拥抱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