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变身反派萝莉 > 27 重回(一)

27 重回(一)

    多元宇宙基座和发源之地,第十二层维度空间,宇宙之胃外部边缘。

    无法观测,无法触碰的,超越空间的时间之河中。虽说称作河流,实际上却是一段无可名状的无限规则罢了。

    某处存在‘过去’的时间夹缝之中,许纤纤站在这处夹缝的内壁边,静静注视着外面流淌的无法用言语形容,无法数量计算,无可名状,无法揣测的时光河流。

    无数世界的过去、现在、未来的各种景象,不停的在她面前流淌而过,但她却无法记录任何一段关于时间的影像,因为现在的她,也不过只是时间的旁观过客罢了。

    若不是凝聚了铭刻奥秘的虚空之灵,能够承载时光影像带来的负担,光凭传奇级的真灵,怕是会被这些时间影像的记录信息冲击成碎片。

    “原来我早已跌落进时间之河,只是正好落进血腥魔女的梦中罢了。”许纤纤露出几分恍然之色,又轻声叹了口气:“不论是卡尔大十字星还是噩梦世界,都只是来自过去的梦境记录罢了。”

    时间之河居然如此神秘莫测,充满了无法想象的危机和恐怖。

    难怪多元宇宙诞生过许多传奇生物,但半神的存在数量依然是少的可怜,光是这个门槛,就可以卡住九成九的传奇生物。

    即使是传奇巅峰者,陨落在其中的几率依然很高。

    “你的底蕴很不错,就算直接跳进去,也能够晋升为规则化的半神。”在许纤纤身后,一道淡漠的声音悠悠的响起:“不过,吾并不建议你这么做。”

    “我知道,晋升半神,是违逆时空的举动,会有大劫难出现。”

    许纤纤转过头,注视着坐在青木椅子上,手捧着一杯蓝色岩浆的红衣少女。

    对方显现的模样虽然类似人类,但实际上面对面的注视着,都让许纤纤感觉在面对一整个高维世界,这样庞大的压力,不由让她微微低下头。

    不同于物质王座,这是她第一个如此近距离接触的神灵。

    神灵不可直视,不可观测,要不是经过对方的许可,哪怕许纤纤凝聚了虚空之灵,都无法承受这样的冲击,都要遭受重创。

    若还是普通的传奇生物,估计一瞬间就要被污染腐蚀,沦为血腥魔女的眷属。

    “的确是有大劫难,不过可不止如此。”血腥魔女看了许纤纤一眼,“你的存在,涉及到几位王座的博弈。”

    “魔女冕下,是关于多元宇宙的负面集合体。——地狱吧?”

    许纤纤之前通过全视之眼观测王座命运线的时候,哪怕遭受到重大反噬,也依然窥探到了一些命运碎片。

    王座命运线的支撑点,就是兔子发夹。

    她从头发上将兔子发夹取出来,放在手心上。

    “其实...你手上空无一物。”血腥魔女并没有将视线放在女孩手上,只是笑了笑:“你幻想出来的东西,就是你的本体,或者说...你本身就是一块神性碎片。——地狱规则的一部分。”

    “我幻想出来的东西,就是我的本体?兔子发夹...就是我本身?”许纤纤之前已经推测了数万个结果,却没想到事实比她推测的还要具备冲击力,“我本身就是一块神性碎片,难道...”

    她脑海里浮现了所有经过的事情,最后记忆的画面猛地停留在一处,那是暗红之书的投影,祂在翻动书页的时候,有一页是被撕裂的缺失掉了。

    所有在意不在意的细节和线索,都在此刻被串联起来。

    “没错,你就是暗红之书的一部分,是祂寄托的意识之页。当然...只是意识之页的部分碎片。”血腥魔女喝了一口捧着的蓝色岩浆,又慢悠悠的说着关于神灵的秘辛,“暗红之书将意识之页分作无数块,散落在多元宇宙的每一处角落,就是想要依靠意识之页收割不同生物的意识,最后觉醒属于自身的无限意识。”

    “暗红之书是三分之一地狱堕落的具象化规则体,没有先天产生的意识,只能依靠本能行事,而为了探寻到觉醒的方法,祂甚至击落了不少王座。”

    血腥魔女一挥手,一道光幕逐渐浮现,里面是代表灾厄的灭世场景,而且其中有颗星球连许纤纤都不陌生。

    是卡尔大十字星。或者说是极为遥远年代前的卡尔大十字星,许纤纤之前也不过是在记载过去的梦境当中驻留过罢了。

    正在被无数犹如墨汁的烟雾包裹,然后慢慢的在其中消融,代表太阳的王座从星空之中坠落,代表大地的王座在星空的基座处崩裂。

    而在光幕的最大背景,就是一本高高悬浮其上的暗红之书,整个宇宙星空都化作了祂书页的一部分。

    在暗红之书的恐怖神威下,高维世界都降维成其中的书页,连神灵都只能被打下王座,坠落进时间之河中等到下一次的回溯。

    这样的灭世场景,连许纤纤都不由惊的一呆...

    “这是一个混沌纪元以前发生的事,神灵会陨落,但不会被毁灭,只是两大元素之王经此一役,怕是要在时间之河沉睡数个混沌纪元以上。”血腥魔女叹息着,“因为是由无限的地狱规则坠落下来的规则体,暗红之书的位格,仅次于主宰,在诸多王座之中也是神王,如果凝聚出自身的意识,立即就能再度跃迁,从暗红之书晋为暗红主宰,彻底将邪恶的爪牙席卷多元宇宙。”

    “不只是物质神王、愿望神王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连对立面的道祖同样是如此。”

    “那为什么我身上有现实之力的加持?”许纤纤目光一闪,瞬间将这些冲击性的信息消化掉,“物质神王说过,我如果成为王座,势必会摧毁宇宙的‘现实’。”

    “不是你...是暗红主宰。”血腥魔女轻轻一笑,将蓝色岩浆放在旁边的虚空中:“意识之页一旦凝聚成功,立马就会被暗红之书吞噬。你...不过是养料罢了。不只是你,还有你处于不同维度世界的‘你’,比如那个许公主...她在两位道祖的支持下,晋升成了半步天仙,已经在斩杀不同时空的‘她’了。”

    “很快,她就会找到你所在的时空,你们迟早会有一战。”

    “而胜者凝聚完整的神性,化作意识之页,被暗红之书吞噬。”

    “阴阳、无生这两位道祖支持许公主,那是因为某个协议,而吾与现实王座、白骨王座支持你,那也是因为某个协议。”

    “至于想摧毁你们的...除了暗红之书要在最后时刻收割外,大概还有十几位王座吧,神王在七位左右。”

    血腥魔女说到这里,就没有再开口了,至于具体的协议,祂并没有透露给许纤纤。

    毕竟在祂的眼里,即使是接近半神的许纤纤,即使对方是暗红之书的一部分碎片,也不过是一枚棋子罢了。

    要不是避免对方陨落太早,祂甚至不会向对方解释这么多。

    “魔女冕下,我就算知道这些事情,未来也无法改变。——一切命运都是既定的。”许纤纤摇了摇头,“我观测到的命运线中,我基本都难以存活下来。”

    她摸了摸手中的兔子发夹,或者说根本就不存在的发夹,眼睑低垂下来。

    “事实的确是如此,但是...你还是有一丝机会的。”血腥魔女低声说道:“只要同时扭转过去、现在、未来的命运,在被收割之前,彻底超脱时间之上,你就有挣脱暗红之书吞噬的可能。”

    “彻底扭转过去、现在、未来?我一旦分化这样的三位状态,怕是瞬间就得湮灭成灰烬。”

    许纤纤喃喃自语,现在的她已是半神预备役,很多信息都能直接推导出来。

    同时扭转所有时空的命运,是最困难的晋升道路,几乎没有哪一位半神会选择这一条王座线,因为根本就做不到。

    相当于要将自身同时立于时间之河的过去、现在、未来三个节点上,并且一举扭转所有时空的命运。

    这种来自所有时空的恐怖冲击,连很多王座都无法承受。

    “吾可以稳定你的‘过去’,现实王座会稳定你的‘现在’,而时间宝宝会稳定你的三个位格,至于未来的时间线......需要靠你自身去稳定了。”血腥魔女低声叹息道,“要不是每一位超脱时间的高位者,都会对时间主宰的规则造成本源损害,祂也不至于退化为时间宝宝,跌落的只能勉强维持神王级的位格。”

    时间宝宝,原本是掌握时间规则的无限主宰者,单凭这一位主宰,就能稳定许纤纤的所有时空节点。可惜其本源不断受到每一位晋升的王座冲击,导致位格跌落下来,连掌控的规则都化作三分,现在也不过只操控一部分罢了。

    “即使如此,成功几率也极低,暗红之书绝对会对我进行狙击。”许纤纤深深呼吸了一口气,“但的确也是我仅剩的希望了,毕竟我现在就算成了半神回到地球,面对囊肿之王和那一堆半神,都是死路一条。”

    现在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不想被暗红之书收割,也不想被囊肿之王或者半神们杀死,那就只能做最后一搏。

    “既然如此,那吾就会将分化成三位时之状态,过去、现在、未来,每一个时间节点上,都会留存一个‘你’。”

    血腥魔女一招手,关于许纤纤的时间瞬间一分为三,每一份都保留着不同命运线的她。

    一个浑身散发着时间的光亮,白白胖胖的婴儿从时间之河深处中爬过来,带走了关于‘现在’的许纤纤,而血腥魔女则带走了关于‘过去’的许纤纤。

    两位神王瞬间消失在时间之河当中。

    而最后一个关于‘未来’的许纤纤,则是跳入进时间之河中,逆流而上,前往未来。这不是穿梭时空,而是在时间宝宝的规则支持下,比关于‘过去’和‘现在’的她更快抵达‘未来’罢了。

    与此同时,时间之河中探出五位代表王座的巨手,都带着无尽的奥秘和规则,无数虔诚的祷告声在着手掌的纹路中产生,纷纷向关于‘未来’的许纤纤狙击而来。

    轰隆——

    眼看关于‘未来’的许纤纤就要被彻底狙杀当场,大量白骨的花瓣投落下来,随之化作一位充满无量光、无量寿的琉璃玉骨,一念即生,浮生白骨世界蔓延而出,在时间之河中溅起朵朵水花。这是真神王座的本体降临,甚至携带着无与伦比的神国,直接将诸多王座分化出来的巨手击退。

    “白骨王座...”

    “神战,又再度开启了!”

    “可憎的白骨魔女,污染了时间之河,汝的结局只能是凋零的陨落。’

    这一段时间之河发出震动,怒吼声、叹息声混杂在不少世界的时间片段当中。

    “吾只是在偿还因果罢了。”

    白骨王座只是微微摇头,并不在意其他王座的威胁,祂矗立在时间之河中宛若巨人,默默的承受着诸多王座的冲击,身形一阵摇晃,只是目光依然盯着河流下方渺小的几乎看不见的妖精少女。

    在对方的秀发之上,别着一个小巧的兔子发夹。

    对于祂而言,兔子发夹并不只是妖精少女的本体。

    然后在诸神交锋的间隙当中,关于‘未来’的许纤纤往时间之河某处一跃,就跳进了扭转‘未来’命运线的时间节点当中。

    (关于白晓笙和许纤纤的因果,上一本书的番外会有写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