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我是一个原始人 > 第九六零章 来人啊!首领造反了!(二合一)

第九六零章 来人啊!首领造反了!(二合一)

    “打死你!你是想把大家都害死!”

    熊耳愤怒的吼叫着,同时另外一个拳头,也是狠狠的轰在了熊部落首领的身上。

    熊耳是真的气愤。

    此时的他,已经完完全全被自己部落首领,这无耻的做法给弄的暴怒了。

    再此之前,他曾经也想过首领将会做出来的抉择。

    带着自己等人加入善良而强大的青雀部落,是他以及部落里的许多人,都愿意看到的。

    如果首领真的能够这样做,那就是皆大欢喜了。

    如果首领真的选择不加入青雀部落,他虽然也会因此而感到愤怒和恐惧,但却也能够理解首领的心情。

    毕竟首领已经在部落里生活了许多年了,他不想失去部落,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是现在,首领却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这样的选择是他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

    青雀部落是那样的善良,在发觉了这在将来可能会发生的巨大灾难,并找到了应对之法的时候,并没有只想着他们一个部落,而是想起了同属于青雀联盟的自己部落。

    向在这件事情中,没有出任何力气的自己部落发出邀请,愿意帮助自己等部落。

    而自己部落的首领呢?

    却想要偷偷跟在善良的青雀部落身后,前往善良的青雀部落,不知道付出了多少辛苦才找到的地方。

    而在之前的时候,善良的神子可是明确的告诉了自己等人,青雀部落的天神说了,只要不是青雀部落的人,从这里过去,前往那片温暖的所在,就一定会降下一些非常不好的事情。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部落的首领却还是想要偷偷带着自己等人,跟着善良的青雀部落,前往那温暖的、可以抵挡灾害的所在!

    这不就是想要青雀部落的天神,降下不好的事情吗?

    不管这些不好的事情是降落到青雀部落人的头上,还是降落到自己部落的头上,他都不想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而且,在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之后,自己部落的首领,居然还想着利用青雀部落的善良,继续从青雀部落那里换取对自己部落极为重要的食盐!

    这样的事情与做法,让熊耳感到格外的愤怒,他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厚颜无耻之人!

    青雀部落是那样的善良,对待自己等人是那样的好,你不想着怎么好好报答也就算了,反而因为青雀部落的善良,而做出各种不好的事情来。

    难道,善良就应该被这样对待吗?

    熊耳两拳将熊部落的首领打到在地之后,合身就扑了上去,继续进行厮打。

    熊部落的首领到底是他们部落最为强壮的人,而且常年的打猎生活,也将他锻炼的更加灵活,拥有更多的实战技巧。

    虽然猝不及防之下,被熊耳突然打出的两拳打倒在地,并被熊耳顺势压在了身上继续厮打。

    但随着他的反应过来与还手,熊耳很快就显得不支起来。

    没过太久,熊耳就被压给反压在了身下。

    “过来!打熊耳!我们部落不要他了!”

    熊部落的首领狠狠的对着不断挣扎的熊耳打了两拳之后,冲着围在边上,被这样的突发情况弄的有些懵的熊部落众人,大声的喊叫,以首领的身份对他们下命令。

    听到他的喊叫之后,不少人下意识的就往两人边上围拢而去。

    毕竟他是首领,这些年来,部落里的许多人,也都习惯了听从他的命令。

    “他不是首领!我、我们部落没有这样的首领!青雀部落是那样善良,他还这样做……”

    脸上被打的有些出血的熊耳,只觉得头昏脑胀。

    他一边奋力的胡舞着手,努力的挣扎着进行反抗,一边出声大喊。

    在喊叫的途中,熊部落首领的一拳又狠狠的落到了他的脸上,让他的声音都随之顿了顿。

    在这样的功夫里,熊部落的众人,已经完全来到了两人身边。

    “打!打死他!熊耳已经不是我们部落的人了!”

    熊部落的首领喘着气,发着狠的对围拢上来的部落众人大声的吆喝,对他们下达命令。

    “砰!”

    在他喊出这话之后,围拢上来的一个人狠狠的踹了一脚。

    等待着部落众人将熊耳狠狠打死的熊部落的首领,身子猛地一个踉跄,直接被踹的歪在了地上。

    “你打我做什么?!踹偏了!熊耳在下面!”

    熊部落的首领一边用胳膊支着地,一边出声愤怒的咆哮,对于自己部落众人,这种眼瞎的行为极为不满。

    直到这个时候,他都没有意识到,这是自己部落的人故意踹的自己。

    因为在他的意识里,自己可是部落的首领!

    部落的人,对自己都是非常敬畏的,除了熊耳有些跳之外,其余的人,都不敢与自己对着干,更不要说打自己了!

    “没有踹偏!踹的就是你!”

    那个人一点都不畏惧的大声回答道。

    并再对着熊部落的首领狠狠的踹上去了一脚。

    熊部落的首领此时已经反应过来,不由的勃然大怒,他手在地上猛地一撑走,转身就朝着这人扑来,要给部落里这个该死的家伙厮打,将这人给活活打死!

    不过他并没有成功,因为刚刚被他压住的熊耳,猛地将他抱住了,使得他扑不上去。

    “打首领!首领要反了!首领要害青雀部落和我们大家!”

    熊耳一边死死的抱住自己部落首领的一条腿,让他难以移动,一边扯开嗓子大声的呼喊了起来。

    喊完这些话之后,他半分的犹豫都没有,直接就狠狠的一口啃在了自己部落首领的腿上。

    熊部落的首领痛的直接就嗷了一嗓子。

    猛地扭过身,弯下腰,对着抱着他的一条腿在死命撕咬的熊耳就狠狠的打了下去。

    不过这一下落在熊耳的身上并不是特别的疼。

    这当然不是熊部落的首领手下留情了,而是在他在准备对熊耳进行殴打的时候,之前踹他的那个人,再次对着他狠狠的踹上了一脚。

    “打首领!首领要反了!不打首领我们都要死!”

    那人一脚踹出之后,也开始学着熊耳的样子大声高呼。

    “打!打熊耳他们两个!”

    熊部落的首领也在高声大喊,同时还在拼命的对着熊耳两个人进行厮打。

    “对,首领反了!要害青雀部落!还要我们死!”

    “我们不要首领了!”

    一直处于犹豫和呆滞之中的熊部落其余人,终于不再犹豫和沉默。

    不过并没有如同熊部落首领想的那样,对着熊耳以及另外一人大打出手,而是全都对着他冲了上来。

    双拳难敌四手。

    熊部落的首领一个人打熊耳两个人尚且能够做到勉强应对,一下子对上整个人部落的人,顿时就不成了。

    更不要说还有熊耳这个死心眼的家伙,对着他的腿死命的啃了。

    只是在一瞬间,被扣上‘造反’名头的熊部落首领,就被熊部落的众人拥到地上,然后被人群给淹没掉。

    熊部落的众人,在随着韩成所规定的日子一天天的临近,一个个心里都给着了火一样。

    之前的时候,他们迫于首领在部落里积攒下来的威严不敢做些什么事情。

    不过,随着他说出那些厚颜无耻的话,并且熊耳以及另外一个人扑上去与他厮打之后,他的这种威严,一瞬间就彻底了破碎掉了,被淹没在了众人的滔天怒火之中。

    这也算是一场原始版的民变了。

    熊部落的首领没有死掉,被打的半残的他,此时被熊部落的人给捆绑了起来,丢在地上动弹不得。

    他蜷缩在地上,浑身都是痛的,身上好多地方都是血。

    在他的注视下,熊部落的众人,在部落的洞穴之内,忙忙碌碌的进出,迅速的收拾着东西,为不久之后的远行做准备。

    “@#!”

    熊部落的首领在这里显得有些愤怒的大声咆哮着。

    不过,对于他的咆哮声,熊部落的众人根本没有理会。

    他们不仅仅没有按照他的要求停下来,相反,在他的咆哮声里,一个个收拾的更快了。

    曾经一言说出,全部落会听从的事情,如今已经不会发生了。

    熊部落的人,已经不认他这个首领了。

    当所有人都不认他这个首领之后,他也就不再是熊部落的首领。

    咆哮了一阵儿,也没有被一个人理睬的熊部落首领,安静了下来。

    恐惧开始在他的心头浮现,与之一起浮现的还有深深的迷惑。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事情突然之间就变成了这副样子。

    自己部落的人,为什么突然间就会这样对待自己。

    自己可是他们的首领啊!

    自己之前所说的事情,可都是为了部落,为了他们好啊!

    自己这样做,虽然有可能会对青雀部落造成一些伤害,但真的是一个既能保全自己部落,也能让部落里的众人,尽可能活下去的好方法啊!

    为什么部落里的人会这样对待自己?

    自己没有做错什么啊?

    熊部落的首领,看着部落里这些忙忙碌碌,生怕去的晚了就加入不到青雀部落的族人,心里满是恐惧和不解。

    因为他发现,自己部落的人,忽然间就变了,变得极为陌生,让他都不敢再相认。

    他们明明是熊部落的人,但是却经常会为青雀部落考虑。

    甚至于还因此而将自己这个做首领的给打了一顿,不在听从自己这个首领做出来的决定,不再认自己这个首领。

    听着部落里的这些人,一边收拾,一边满是憧憬与兴奋的谈论着加入青雀部落之后,将会如何如何的事情,熊部落的首领,就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以往,他跟部落里的人一样,也认为青雀部落是那样的善良与大方,尤其是喜欢笑的神子和巫,看起来就让人觉得异常亲切。

    但是现在,熊部落的首领却不再这样认为了。

    当他的脑海之中再次浮现出神子、巫那笑眯眯的样子的时候,不仅仅没有再感受到亲切,反而还觉得无比的惊恐。

    两个人明明是在笑,但落到他的眼里,却是那样的恐怖,比最可怕的场景、凶猛的猎物都要可怕!

    在熊部落首领痛苦而又惊恐的等待里,熊部落的众人,迅速的收拾好了他们的家当,便带上被捆绑住的熊部落首领,离开了洞穴,朝着青雀部落飞速的赶去。

    因为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担心会在神子规定的时间里赶不到青雀部落,熊部落的众人,连一点必要的留恋都没有,就押着他们的首领,急匆匆的离开了他们生活了很久很久的部落。

    甚至于,部落里的不少东西都没有携带。

    这一方面是因为时间太赶,没有过多的功夫来做这些事情,另外一方面就是熊部落的众人觉得青雀部落是那样的富有和强大,那里有更好东西,自己部落的这些,不带也罢。

    按照他们部落里的规矩,部落里同样也是不能缺少首领的,没有老的首领,就需要有新的首领带领大家继续生活下去。

    不过这一次,这种不知道传承了多长时间的规矩,却是被打破了。

    熊部落的首领被他们赶下台子之后,他们部落并没有诞生新的熊部落首领。

    这一方面是和以往不同,老首领不是被他们中的某一个人给挑战之后打败的,而是被他们所有的人一起动手打败的。

    另外一方面就是,他们马上就要加入到青雀部落,成为青雀部落的人了,整个部落都将要融合到青雀部落之中。

    青雀部落的神子,就是他们的神子,青雀部落的首领就是他们的首领,他们自然也就没有再选出首领的必要。

    太阳已经落山,暮色笼罩而下,熊部落的人还没有停下来休息的意思,依旧在匆匆的赶路。

    虽然知道在夜晚赶路很是危险,但他们还是选择这样做的了。

    他们一定要在神子规定的时间之前,赶到青雀部落!

    青雀部落这里,韩成用手中的石头在一块陶制的日历上面划了一道。

    按照熊部落离开的日子来算,这已经是最后一天了,然而,熊部落的人,依然不见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