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仙宫 > 第六百三十三章 融血之术

第六百三十三章 融血之术

    枯木阁所拥有信息的来源,已是远超了叶天的想象。

    相较于天剑门颁布的任务来说,枯木阁在这方面有着绝对的优势。

    比如,诛杀徐琥的任务。

    虽说宗门最后的奖励不菲,但也只是针对修为较低的宗门弟子,但若是对于修为较高的内门弟子,却又显得十分鸡肋。

    枯木阁就不同,其中任务奖励,远不止灵丹灵石,不管是天才地宝,还是其他宗门的一些秘境试炼名额,都在奖励范围之内。而这些东西,,则打破了各个宗门之间的互相垄断。

    另外一点,作为枯木阁之人,也可以借助枯木阁交换三重天各类信息,和交换售卖各类物品。

    这等于是各个宗门弟子,凭空多出一层身份,可以借助枯木阁之名,在外行事。

    这些益处,即使是对于那些修为高深的宗门弟子,也是意义非凡。

    怪不得,先前那个十号,如此笃定自己一定会加入枯木阁。

    这时,面具忽然一颤,有异常声响直击叶天心神。

    叶天心念一动,就听闻有声音自面具内传出,正是先前那十号的声音。

    “叶道友,想来你当下对枯木阁也算有所了解,根据你的修为和实力,阁主暂时还不会强制分派任务,不过你也要为此做好准备,另外你若有什么要求,也可尽早提出,阁主自会替你想办法解决。”

    “阁主?”叶天微微眯眼。

    “枯木阁自是有阁主统筹。”十号似乎也不愿多说。

    他既然不肯多说,叶天也懒得多问,之所以加入这枯木阁,

    “原来如此,不过在下现在有个疑问,不知阁下能否解惑?”叶天问道。

    “但说无妨!”

    “枯木阁中有明确不得泄露身份的条例,可在执行任务中难免不会猜测出一个人,如果两人有仇,不合之下影响了任务,又该如何处置?”叶天了解过,枯木阁的任务大多都是几人,甚至更多人一起执行。

    而十号独自追杀徐琥,那是因为徐琥归他管辖,出了任何问题,自是由他来解决。

    “道友有所担心,也是正常之事,不过枯木阁发展至今,还没有人敢在任务期间对自己人出手,此事莫说是枯木阁,就是寻常的宗门也是不敢随意为之。若是发现,莫说是那人躲藏到天涯海角,阁主也会派人追杀下去。”十号说到此,话中充满敬畏和感慨之意。

    显然,这阁主在他心中的地位非常之高。

    “原来如此,谢过道友为在下解惑!”叶天又和十号闲聊几句,彼此就断了连接。

    现在天剑门全都知道叶天神识受损,需要休养一段时间,所以叶天有的是空暇时间。那小蛇至今未有动静,风铃所属的天灵小秘境暂时也进不去,倒是可以把心神放在这枯木阁上一些。

    仔细研究那枯树皮面具中神识展现,叶天再次发现,枯木阁中还有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如有一项任务,需要调查清楚一种紫色小草究竟为何,效果如何。

    随后,还有这种紫色小草的神识之图,就见那小草其形如蛇,独枝无叶,只看了一眼,叶天不禁有些错愕,这任务中求解的紫色小草,不正是《五行鬼魈御罘术》中记载的蛇寸草。

    虽说叶家先祖没有游历过三重天,就直接渡劫升仙了,但这《五行鬼魈御罘术》的记载,几乎涵盖了所有二重天的花草树木,飞禽走兽。

    这三重天虽说跟二重天有所差距,因为灵气更胜一筹,所能产出的东西会更多更好,但许多东西大致还是有所相同的,叶天曾碰上了不少灵草,也都是二重天有的产物。

    恰恰好,叶天从二重天来时,身上还有不少这蛇寸草,可以出售出去,顺便多了解下这枯木阁枯树皮面具的诸多功能。

    叶天神识一动,连接这项任务,告知对方,自己拥有蛇寸草,可以随时交易。

    没多久,面具中的神识就传来对方信息,询问叶天何物。

    “道友知道此物的名字,还是知道此物的功效,若是有价值,在下绝不吝啬,灵石自是不少于道友提供的信息。”此人也算直接,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此物是蛇寸草。”叶天说道。

    “不知道友可否解惑,此物有何作用?”此人问道。

    “蛇寸草,顾名思义,乃是化神期修为以上的蛇类死后,神魂不消,经过无数岁月吸纳天地灵气还有生前遗留的自身气息,最终衍变而成的蛇寸草。观察道友的这株蛇寸草已有七寸多长,此物每五百年生长一寸,道友这株恐怕接近四千年了。”叶天说道。

    “四千年的灵草,当真?”此人神识都有些动荡。

    不过也难怪,四千年的灵草,不管是何物,其价值都已经不可估量,绝非普通修士可以使用或者寻获的。

    “道友已经知道蛇寸草的由来,至于它的功效,自然是对神识有增益,至于如何使用此物来提高和修复识海,除了最简单的直接服用之外,别的方式在下也不清楚。”叶天微笑说道。

    “多谢道友,此物对在下有大用,仅这个消息,在下愿意给道友三枚上品灵石,如若道友拥有此物,日后待我出关,亲自上门商议价格可好?”

    “可以!”叶天点头。

    结束与这人神识交流,叶天又翻找了一些其他信息。

    有人求购上品法宝,有人售卖受损的伪灵宝,还有人以物易物。叶天足足看了上千条内容,其中多数都是换物、买物、卖物,而向刚才那人问询的几乎没有。

    叶天这才算大致了解这枯树皮面具的神通,退出与其相同的神识,将其收起。他并不打算立刻就开始着手调查者枯木阁。

    所有牵扯到那神秘男人的事情,定然都不会简单。在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还需要小心谨慎,不能贸然行动。

    除了枯树皮面具,叶天此行另外所获,就是徐琥的储物袋。

    当初叶天因为天剑门外门弟子损失惨重,众人的心情万分沮丧,而且叶天施展时光凝滞和天罡泯灭阵灵力消耗巨大,回到宗门之后又发生了许多事情,也就无暇去翻看徐琥的储物袋。

    现在时间充沛,叶天自然要看看,因为到现在他还记着,徐琥在地宫中的血池提升了自身的防御,这种功法,究竟和《九转引星先天诀》有何异曲同工之处。

    不想这徐琥的储物袋中,存的灵石不少,上品灵石足有几十颗,着实不少。

    到底徐琥也曾是枯木阁人,通过完成枯木阁的任务,不难获得这么多的上品灵石。

    现在也好,这些灵石,回头统统交给那条小蛇,让它继续修缮那处风铃小秘境。

    收好灵石,叶天开始翻找别的东西。

    根据徐琥的生平记载,此人的经历造就他的嫉妒和愤恨,果然,徐琥的储物袋中除去其获取的上品灵石,余下的东西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几瓶恢复灵力的丹药,一些增强神识的凝神丹,品阶还不如叶天炼制的。

    除此之外,还有一本手写的破书。

    翻开这本破书,叶天的神识瞬间扫过其中的内容,不禁感到徐琥此人的可怕。书中不仅记载许多东西,还有一枚玉牌。

    叶天没有急于查看玉牌中的内容,因为书中的记载已经吸引到叶天的注意。除却徐琥就在东河郡城犯下的屠杀罪行,在其余诸地,也有类似屠杀。

    不仅如此,每一个屠杀的家族和官府,徐琥都有明确的记载。

    这等杀戮之道,滥杀与否,全凭自己喜好,和叶天的杀戮之道截然不同。

    根据书中的记载,当时徐琥还不过是一个筑基期的修士,这点修为就敢在各个郡城的附近滥杀无辜,结果呢,他还一直逍遥法外,没人发现是他干的。

    叶天不禁苦笑,当时徐琥只是筑基后期,而被杀的人是一名结丹中期的修士,如此巨大的悬差,恐怕谁也不会想到,杀人者就是出现在附近,只有筑基后期修为的徐琥。

    虽说后来徐琥加入了枯木阁,不过杀性却一直没有消减。

    完成枯木阁任务之余,徐琥依然不停的制造杀戮,终于到了他自认为修为足够之时,制造了东河郡城数十万人口的血案。

    现在徐琥已经死了。

    这些,也都没有必要公布于世,引起更多修士的仇视,以及普通人的恐惧。

    叶天挥手丢出一个火球,直接将徐琥记载自己杀人、灭族的日记,全部焚毁。做完之后,叶天才算将目光放在书中放置的玉牌之上,能够让徐琥谨慎收藏的玉牌,里面的内容只怕对徐琥很重要。

    神识沉入玉牌,一篇功法瞬间出现在叶天的脑海。

    融血之术!

    叶天看到关于融血之术的记载,立刻想到了夺自血月教前教主的《隐血咒》,两者之间都是燃烧血液为根本,只不过《隐血咒》是燃烧自身血液,使用后还会对自身修为产生严重的影响,可谓是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有害无利。

    融血之术完全不同,融汇的乃是他人鲜血和精血为己用,功法中的记载甚至没有副作用,只需大量鲜血,就能暂时提高自己的修为,实力,还有防御力。

    徐琥当时能够抵挡法宝的攻击,正是因为融血之术将大量的精血融入在皮肤之中,所以他的皮肤会变成红色,这是融血之术提高防御产生的变化。

    经过对比,叶天甚至有点怀疑《隐血咒》是不是融血之术的简化版,现在怎么看,《隐血咒》残缺的地方就是融血之术。

    自然,这些都已经没法验证。

    这融血之术固然很强,不过叶天可不敢轻易尝试修炼,首先融血之术需要大量的鲜血,叶天现在也没有,就算有,也不会为了修炼此功法来做这些背离本性之事。

    那《隐血咒》当初的反噬,至今还让他记忆深刻。

    虽说融血之术中并没有任何副作用,谁能保证副作用是不是被徐琥抹除了,玉牌中记载的融血之术很有可能就是徐琥用神识烙印上去的,所以,融血之术就算再强,叶天也不会去修炼。

    收起玉牌,叶天不在多想,开始参悟、修炼《诛仙剑诀》,因为他需要尽快的走出剑丹中杀伐之气对自己的影响,否则很有可能就会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日子一天天过去。

    天剑门弟子经过徐琥一事,都开始踊跃加入宗门的历练。

    祝潜因为害怕遇上危险,所有有些不太情愿下山历练,不过他要隐瞒叶天识海受伤的秘密,也只能选择领取任务下山,否则留在天剑门太久,他怕以他的天性,终有一日会一时憋不住,把叶天识海没有受伤的秘密泄露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