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四百三十六章 这是个死局

第四百三十六章 这是个死局

    马一方豁出去了,家里几十万贯的钱,直接用车装好往城外运去,一个字,买。

    这个买,还要讲究一点策略,甘奇在马一方背后是出谋划策。让马一方到处哭爹喊娘去买,到处说自己亏钱,军粮都要断了,这家买三五万贯,那家买三五万贯,一定不能盯着一家买。

    因为甘奇也要赚钱,他可不想买价格太高的粮食。

    燕京买得差不多了,马一方又开始去更远的乡下,易州、涿州、檀州,往西又去大同。

    甘奇倒是没有跟着他到处转悠,而是留在燕京城内,在燕京到处转悠了一下。

    燕云十六州,其实对于南方来说,也不是一个容易防守的地方,面对南方无险可守,真正的防守重心就是这座燕京城,这座燕京城有三十来万百姓,四五万军队。城墙高耸,又内城外城,还有瓮城。

    甘奇也开始研究起了瓮城,这玩意对于战争来说,实在麻烦,真要是攻城战,一个不好,瓮城就是一个大陷阱,绞肉机。

    等到马一方转一圈满载而归的时候,甘奇对这座燕京城也了若指掌了。

    再见面,马一方激动不已:“贤弟,粮价又涨了,进城之前我去了一趟韩家庄,你道如何?”

    “如何?”甘奇配合着马一方的演出。

    “韩老儿开口就是两贯三,不论我如何哀求,他便是一口气也不松……当时,我差点都忍不住笑出来了,哈哈……”马一方享受着自己老谋深算的快感之中。

    真正老谋深算的甘奇,却道:“这个涨幅还不够,一贯七八买来的,才涨这么一点,远远不够。”

    马一方立马回归了现实,说道:“哥哥我也觉得还不够,这般转手卖出去,还是赚得太少,怎么办呢?”

    马一方皱眉在想。

    甘奇这么好的人,自然得给马一方解忧,开口说道:“兄长,我的船队快回来了,此番回来带了七八十万贯的钱财,要不要?”

    “贤弟肯借钱给我?”马一方惊喜说道。

    甘奇有些尴尬:“这个……要不,兄长,若是此番回来有八十万贯,我借一半给兄长,余下的算我自己的,如何?”

    “好好好,贤弟真是义薄云天,哥哥此生能结识贤弟,实乃几辈子修来的福分,贤弟放心,兄长也不白借你的钱,给你算利息。”马一方激动不已,夜明珠转得咯咯响。

    “应该应该,都是应该的。”甘奇果真义薄云天。

    “贤弟你的事情,就是哥哥的事情,要布匹,要盐茶,哥哥都去帮你买,粮食哥哥也帮你买。”马一方也是义薄云天,这世界上,哪里还有一个人愿意借几十万贯给另外一个人的?亲生兄弟也做不到这一点。

    底层出身的马一方,此时是真的感动坏了。

    “多谢兄长!”甘奇心里都乐开了花。

    “走,哥哥带你去文雅之地消遣去,贤弟不是最喜欢大宋的甘奇吗?今日就请上十个花魁,唱一夜,就唱甘奇的词,唱个够。”马一方依旧豪爽无比。

    “还有戏剧,我头几日在城内一个园子里听到了甘奇写的戏剧,这个最好听。”甘奇说道。

    “行,包个园子,把戏班子一起请过去,锣鼓喧天的,也唱他一夜。”马一方拍着胸脯。

    甘奇忽然轻轻问了一句:“兄长钱够吗?”

    马一方陡然尴尬起来,左右看了看,把手一摊:“哥哥这里还有两个夜明珠,卖他一个就是了。”

    “不必如此,今夜我请兄长就是。”甘奇笑道。

    “不行不行,贤弟原来是客,岂能让贤弟招待哥哥?你等着,我这就出门去把珠子卖一个!”说完马一方转头就出门了,两个心爱的夜明珠,准备到当铺里押上一个。

    甘奇看着马一方风风火火的背影,摇头笑着,口中喃喃自语:“还真是个不错的人,可惜了!”

    可惜什么呢?

    甘奇也没有接着往下说。

    玩乐的事情,甘奇比马一方会玩,也比马一方玩得高级。

    甘奇的钱,倒是回来得也快,不得几日,几十万贯钱就坐着马车从海上来了。

    马一方又开始忙碌了,他知道自己要发大财了,什么劳累都不在话下。

    甘奇有时候也想,商人这种人群,是不是对百姓真的无所谓,只在乎赚钱。甚至对是否卖国都不会多想?

    燕云十六州这个地方,也有些尴尬,要说马一方在卖国吧,站在甘奇的角度上来说,又或者站在一个汉人的角度上来说,契丹大辽显然不是马一方的祖国。

    但是燕云的汉人,真的有那么心向大宋吗?其实也不是这么回事,很多宋人都有这种心理,只以为燕云汉人,都对大宋心心向往。

    但是现实打了那些宋人的脸,北宋末年,徽宗赵佶一朝,北宋起兵伐辽,与金人南北夹击辽国。

    当时连皇帝赵佶都觉得,只要大宋兵锋一到,燕云汉人必然箪食壶浆以迎王师,但是现实的情况是一个一个的汉人,站在城墙之上奋勇作战,抵御着大宋北伐的军队。

    这种现实情况,该如何说呢?

    也许该佩服辽国,当契丹人汉化到一定地步的时候,对于普通百姓而言,只要能安居乐业,汉化的契丹人统治他们,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可以。这一点上,契丹人兴许做到了收买人心这一点。

    马一方作为一个商人,为了赚钱,对燕京城内慢慢多起来的乞丐视而不见。

    如果甘奇是燕云本地人,那么马一方这种商人,甘奇肯定欲杀之而后快。

    但是历朝历代,马一方这种发国难财,发民难财的商人少吗?

    真不少,哪怕是到得国家民族生死存亡之际,依旧还有这种人,比如后世民国时期,昧着良心的商人满地都是。

    赚钱发财,似乎是很大一部分商人唯一的价值取向,其他的事情,都得靠边站。

    什么吃不起饭,什么饿死人,马一方似乎连想都没有想过这种问题。

    不过甘奇想过,此时正在想。

    但也只是想想而已。

    国家都不能统一,故土都在外族手里,说其他的还有什么用呢?

    马一方带着钱,买了更贵的粮食回来,自己买了,帮甘奇也买了,还帮甘奇又买了许多布匹盐茶之类的民生物品。

    再见到甘奇的时候,马一方神秘兮兮与甘奇说道:“贤弟,我发现了一件大事。”

    “何事?”甘奇问道。

    “我发现许多地方的粮商也正在囤积粮食……”马一方有些担忧,别人也在囤积粮食,这似乎对马一方来说是个坏消息。

    “兄长不必担忧,如此正好!”甘奇是有一颗黑心。

    “贤弟为何这么想?”

    “越多人囤积,这粮价自然涨得越高,粮价越高,兄长岂不是受益越多?”甘奇如此解释着,但是还有一件事情他没有说出来,那就是粮价高涨到一定地步的时候,这些粮商手中的粮该怎么办?

    粮食并非能长久保存的东西,都在囤积,价格居高不下,这粮食该卖给谁?

    卖个百姓?百姓买不起。

    卖给其他粮商,其他粮商也等着别人来高价买。

    崩盘降价?

    这玩意,谁降价谁亏本。而且第一个降价的人,必然会被群起而攻之。谁敢先降价,那就是得罪了其他所有人。

    都扛着不降价?

    那就看谁扛得过谁!

    这对于这些商人来说,是个死局!

    甘奇,只会让自己不死,其他人,他管不了,包括马一方。

    马一方却还在连连点头:“贤弟所言有理,涨吧,往天上涨,哥哥我这回可真要发大财了。”

    甘奇笑笑不答。

    如今这燕京城,百姓的愤怒也已经慢慢起来了。

    七百钱一石的粮,许多人一个月的例钱也不过就买两石多粮食。

    而今这零售价却涨到了快三贯钱。许多人一个月赚的钱,却只够买半石粮食,五斗麦。

    一家四五口的,吃吧,勉强饿不死。油盐酱醋就不要想了,肉与菜就更别想了。至于还想买一点其他的东西,扯一尺布,买一点茶,那就更不要想了。关键是布与茶,也早已是天价了,就算粮食不涨价,也轻易买不起。

    这还是有正常收入的人家。

    若是那些本就在贫困线上的人家,上街要犯已然成了唯一的活路。

    事情有些不对劲了。

    南院枢密使耶律乙辛也收到了风声,再不收到风声也是不可能的,毕竟那些当官倒也要买粮吃饭,粮价对于他们来说,虽然不是负担,但也有人知道事情不对劲。

    这一日,马一方正在与甘奇两个人盘算着账目,算是成本与价格,算着价格到什么时候,能赚多少钱。

    正算得开开心心的,一个小厮奔了进来大喊:“东家,东家,大事。”

    “什么事?”马一方心情正好,语气也好。

    “枢密使派人来召。”

    “哎呀,我的娘亲呀!”马一方差点就没有站稳,耶律乙辛他是见过的,毕竟他与耶律乙辛还是有关系的,也打着耶律乙辛的旗号做生意。

    但以往都是马一方上门跪地求见,耶律乙辛从来没有过召见。

    此时突然听到耶律乙辛召见,马一方不是高兴,不是错愕,是有些吓到了。

    “东家,快些吧,人就在门口等着,可不好招惹。”

    马一方立马起身飞奔,直接把甘奇丢在了大厅里。

    南枢密院,是以前的南大王院改的,气势非凡,契丹武士穿着重甲,拿着刀枪,一队一队左右巡视着。

    马一方站在这里,大气都不敢出,只敢低着头,等候召见。

    不得片刻,禀报的人回来了,带着马一方去见,耶律乙辛。

    马一方低头跟着走,走到一个房间里,头都不敢抬,直接先跪下:“小人马一方,叩见枢密使!”

    “我问你,缘何燕京城的粮价涨到了这般地步?”

    耶律乙辛声如洪钟一般,听得马一方浑身一颤,依旧不敢抬头,战战兢兢说道:“回枢密使话语,近来,那些大地主们纷纷抬价,小人进货的粮价都涨到了两万六七,所以卖家奇高。”

    “嗯!”耶律乙辛重重出了一个鼻音,又骂道:“这些汉狗,当真贪得无厌,也不顾人死活,这般粮价,岂不是要人饿死街头?”

    燕云之地的大地主,多是汉人,这话不假。因为契丹人入主燕云十六州之时,并未进行大的社会变动,反而许多汉人还颇受重用。这也是契丹人能顺利统治燕云这么多年的原因,那些有势力的豪门望族没有真正失去利益,也就没有反抗的动力。

    “回枢密使话语,小人觉得这粮价,要不得多久就会降下来。”马一方是心虚,因为这里面本就有他自己的事情,真要说粮价上涨,马一方脱不开关系,所以他得把这个事情轻描淡写揭过去。

    “你怎么知道粮价过不得多久就要降下来?”

    “因为……因为小人知道,燕云并无大灾大祸,粮食充足,哪怕暂时涨价了,只要供应稳定,不缺粮食,这粮价必然就会降下来。”

    “嗯,有点道理。但是……时间若是久了,百姓没有活路,必然生乱。你说说,是哪家地主最先抬价啊?”

    “呃……韩家。”马一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自己都在抖。

    “韩家?”耶律乙辛听到这个答案,沉吟了片刻,若说是别人家,那都好说,可偏偏是这韩家,就有点不好说了。昔日汉人韩德让,可是当过辽国“摄政王”的,不说燕云的汉人官员,就算是契丹贵族,也不知多少人受过韩德让的恩惠。这韩家,还真是个麻烦,不好动他。

    “嗯,我知道了,过几日我见一见韩家之人,与他有个好商好量,这粮价,越快降下来越好。”耶律乙辛准备与韩家谈上一谈,说一说家国天下,说一说黎民百姓。

    “枢密使圣明。”马一方连忙拍了个马屁。

    “我且问你,缘何军中供应的粮食,却还都是七八百贯一石啊?”

    马一方听到耶律乙辛问这么问题,激动不已,连忙说道:“那都是小人拿钱贴进去的,枢密使刚刚升官,小人倚仗着枢密使的威严,做了一些小小的生意,万万不敢在这个紧要关头给枢密使惹麻烦,小人便是宁愿自己亏空家业,也不敢让他人在背后说一句枢密使的不是。”

    耶律乙辛哈哈大笑起来:“不错,你做得极好,比许多人都忠心。我知晓了,你去吧。”

    马一方千恩万谢一番,心情大好,还暗自觉得自己聪明,又拜倒说道:“那小人就下去了。”

    “下去吧,以后多上门来见见。”耶律乙辛这是恩宠。

    “叩谢枢密使大恩大德。”自始至终马一方都不敢抬头看一眼,唯有这个时候,马一方终于敢抬头了,耶律乙辛,两眉斜飞,目如鹰隼,颧骨凸起,威严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