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搬个梁山闯三国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归途(二)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归途(二)

    甄脱在被史进抱住的瞬间,惊慌失措,哪里顾得及听说,只顾着扑腾手脚挣扎。

    “放开我,放开我……”甄脱脸颊滚烫如烧,羞恼喝叫。

    “不放……”史进更加紧了紧自己的双臂。

    “不放……”甄脱羞臊难当,“不放,我……我咬你……你了……”

    “咬我也不放……”史进俊俏的眉毛向上一挑。

    “你……”甄脱挣脱不过,羞臊加上火大,不管三七二十一,张开玉唇,朝着揽在她前的臂膀狠狠咬了下去。

    “哎哟!……你真咬呀……”史进大叫一声,可他揽得越紧,“你咬呀,你咬我也不放,我史进娶定你了……”

    甄脱狠狠地咬了史进一口,见依旧挣脱不得,却是抬起头来,头颅向后一撞,

    意图撞开史进。

    史进已是吃了一堑,哪里还会再吃撞,他脑袋向左一撇,甄脱却是撞了个空。

    如此一来,两人的姿势却由前后搂抱变成了侧面公主抱,两人直接面对面,眼对眼了。

    史进望着伊人绯红双颊,散乱髻发,细密汗珠,

    喘吁吁,更兼含羞带怒的眼神,哪里忍受得住,猛地吻上了甄脱小巧的嘴唇。

    甄脱子猛然僵硬,继而又想挣扎,但是体早已瘫软,生不出半分的力气,只能放弃了抵抗,双手无力地搂住了史进的脖子,嘤咛声起。

    这一吻许久,直到觉得似乎要窒息了,史进才心满意足地抬起头。

    甄脱头脑从一片空白中清醒了过来,两颗晶莹的泪珠顺腮而下,她哭泣道:“你……你怎么可以这样?……”

    “脱儿,我史进喜欢你,你放心……我史进娶你……”史进望着怀中哭泣的玉人,怜惜地擦去玉人脸颊上的泪珠

    “不,不是这个……我……那我该怎么和母亲兄长交代?……”甄脱缓过气来,双拳雨点般地敲打在史进前,泪如雨下,“我母亲兄长不会同意将我许配给你的……”

    “为甚?”史进猛地一愣,生生受着甄脱拳打不顾,当然,这点拳头打来一点也不疼。

    但是他马上就明白过来了。是的,甄家目前是不会同意这么亲事的。原因很简单,中山甄家是天下有数的高门世家,能与之联姻者亦俱是高门大阀世家子弟,又如何肯将自己宝贝女儿下嫁给自己这一个毛头伙子。自己一则无世背景,二则无名望爵禄,区区的东平军太守麾下裨将,秩俸三百石的武夫,这点点底子甄家可是看不上,自家主公份前去联姻才是差不多;更何况甄家现在立场如何,是否愿意结好我东平都不曾明确。

    “这……”史进眉头慢慢锁起,脸色越是难看起来。

    甄脱虽在哭泣撒泼出气,俏目却是一直不曾离开史进俊俏的脸庞。见得史进眉头渐锁,她却是收住了拳脚,子依旧倚靠在史进上,仰起下巴,凄然泪,可怜兮兮叫道:“将军可还要娶了脱儿?……”

    史进低头凝望怀中双眸晶亮满是期盼的玉人,说道:“娶……我史进

    就是中意脱儿,为甚不娶。……那个,那个……就算千难万难,刀山火海,我史进都要娶了脱儿……”史进先是迟疑,却是越说越坚定,豪气渐生。

    “等回了中山,我找荀军师说去……对,就叫荀军师为我们保媒……”史进想了想,和甄脱说道。

    “若我母亲驳了荀世叔面子,依旧不,那该怎么办?”甄脱依旧忧心忡忡,她觉得就算是荀攸保媒,去给母亲兄长提亲也无用。母亲兄长是绝不会同意这么亲事的,只要史进不是名门世家没有名望爵禄,谁保媒都不行。

    “这,这……该如何是好?”史进也犯难了。

    时间于是凝滞。

    过了一会。

    史进抓抓脑袋,他大声叫道:“唉呀,不管了,谁耐烦想去……回去告诉军师去,军师谋略无双,自会找个法子遂了我等心意。……那个,那个……真个不成……史进打进中山,劫了脱儿,我俩寻个天不管地不管的地儿去,自在逍遥……”史进就这憨厚脑袋耿直格,他哪里想得出法子。

    “到时,脱儿给我生十几二十个娃娃……我教娃娃功夫……脱儿你教娃娃读书写字……嘿嘿……”史进不急眼前,反而想到后头去了,大嘴咧开,呵呵直笑。

    “你呀……”听着史进胡诌,甄脱不由满面羞红,抬起粉拳又锤史进口,轻唾一口,嗔道。

    史进任由甄脱击打,眉目一片阳光,紧紧拥着甄脱,俊朗帅气的脸庞满是笑意,看得甄脱心头又是一阵小鹿跳动。

    “将军……”甄脱呢喃。

    “恩,脱儿……”

    两人又油腻起来,紧紧拥于一处。

    “恩,将军……”拥抱中,甄脱却是突地睁开双眸,秀眉轻蹙,抬眼凝望史进,贝齿轻咬,着脸道:“将军,可会负了甄脱?……”

    史进一怔,继而大急,伸抬右臂做指天状,正色道:“我史进喜欢甄家二小姐脱儿,这辈子要娶脱儿为妻。黄天在上,史进在此发誓,一辈子不负脱儿。若有违此誓,天诛地灭……”

    “别……别……”甄脱满心欢喜,急急伸手掩住了史进的嘴,羞喜说道:“脱儿相信你……”

    佳人那芊芊五指宛若兰花,轻轻掩住史进嘴唇,继而却是顺势而上,柔柔抚摸着史进那犹如雕塑般的脸颊,注视了半响,甄脱突地“噗嗤”一笑,黄鹂声起:“其实我倒有法子……”

    史进大喜,右手急急按住在轻抚自己脸颊的玉手,叫道:“脱儿,快快说来……”

    “恩……”甄脱说还休,未语先羞,俏脸飞上一片羞的红晕。

    史进大悟,欢喜嚷道:“那个那个,脱儿……咱先成了事?咱……生米先煮成熟饭……对对……对……先生米……”

    “呸……”甄脱轻唾一口,俏脸生晕,嗔骂道:“乱说什么……哪个生米煮熟饭呀……你想哪儿去了……”

    她羞不自,低语说道:“我是说先斩后奏……”

    史进糊涂了,他不懂:“生米煮成熟饭,先斩后奏

    ……不是一样……”

    “唉呀……”甄脱知道史进钻进去没出来,不由大羞,嗔道:“不一样。我的意思是:将军回了我家,告诉我母亲与兄长,你我已订终……”

    史进还是不懂,插话道:“这样就成?……”

    “听我说来……”甄脱挣脱史进怀抱,坐将起来,柔荑轻捋散乱的秀发,继续说道,“将军,一会就你一人回中山我府,寻得我母亲说话,不,找你家军师说话。”

    “那你呢”

    “我……我……将军来处便是脱儿去处……”甄脱秋波流转,眸望深。

    “这……苦了脱儿了……”史进内心dàng)漾。

    “这如何是苦……将军不负脱儿,这如何会是苦……”甄脱小嘴轻抿含笑,继续说道,“我先去了东平,母亲兄长自然拿我没办法。军师谋略高深,自是清楚你我婚姻对东平为一大助力,对收购我家粮草,对联盟你们两家,都是莫大利好。他口才了得,到时会倾力劝得母亲兄长同意这门亲事……”

    “恩……”史进内心感动,难以自抑,他红着双眸,低哑说话:“脱儿,我一定会让你母亲同意我们婚事的……脱儿,你看着,我史进必将出人投地,让天下人看,我史进配得上你……”

    “好啦……我知晓将军能力的……我相信将军一定会出人投地的……我不会看错的……”甄脱眸子满是笑意。

    史进再也忍不住,虎目噙泪,压低了声音叫道:“我必不负脱儿……”

    “恩……”甄脱柔柔说话。

    商议既罢,两人又是好一阵耳鬓厮磨。

    史进满脸担忧:“脱儿,此去东平,数百里远,真个苦了你……恩……临出发前军师说及杨兄弟即刻赶来,想必也是快到了……到时就由他护你回东平。……”

    “恩……”

    说杨杨就到。

    说话间,只听得后马蹄声起,回转子一看,正是白花蛇杨带着数十个兄弟赶将了上来。

    史进跳下马来,大声叫唤:“杨兄弟……”

    当下,史进却将已斩杀袁绍帐下使者一事告知兄弟,也坦白自己与甄脱私定终之事,更将甄脱托付给杨。

    杨听得明白,不由挤眉弄眼大笑:“好你个史大郎,一番追赶却是追了个嫂嫂来……见过嫂嫂……”

    甄脱不由俏脸飞霞,轻啐一口,嗔道:“杨将军……”

    史进大笑,叫道:“杨兄弟,脱儿就托付于你了,务必护得你家嫂嫂周全。我还得回了中山,告知军师……还得带回粮草……”

    既然兄长托付,杨自然毫无二话,他只是继续调笑了兄长几句,即带着数十兄弟护送甄脱一路先回东平。

    史进目送一行人渐远,方而长吁一气,走回自己白龙马前,翻上马,紧紧握住青龙铁棍,低语道:“脱儿,放心……必叫你家母亲同意这亲事……我史进……会出人头地,配地上你的……”

    “回中山……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