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我为国家修文物 > 第四百六十七章 墓室壁画 (更新完毕)

第四百六十七章 墓室壁画 (更新完毕)

    刘乙君留在墓道之中,内心里依旧有些忐忑不安,向南和胡德森等人却已经走进古墓深处去了。

    “这座东汉古墓的形制,目前已经基本勘测完毕。”

    胡德森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低声向向南介绍道,“主要由墓道、主墓室、侧室、廊道、耳室、坠室六部分组成,迂回延伸、结构复杂,耳室、侧室等集中在东侧,并不像同时期的其他墓葬一样整体对称,墓道朝向正北方,主墓室位于墓道正南部。”

    古代墓葬的中轴线左右两边,有单个或者多个对称分布的小空间,这小空间就是耳室,一般是用来做墓主人的“厢房”,主要用于摆放物品。

    “这么复杂?”

    向南一听,略略有些惊讶,随即说道,“那这个墓葬看来应该是当时的豪族所建了。”

    “那肯定的,按照古代人的理解,墓葬是人死之后的居所,一切形制都要跟生前的一样,光看这墓葬的规模,就知道这墓主人生前肯定也是很有身份地位的。”

    胡德森轻笑一声,又说道,“那些堆放陪葬品的侧室和耳室,有一些已经坍塌了,也不知道里面被埋葬了多少有价值的文物,希望那些文物里面没有多少易碎品,要不然的话,那就太可惜了。”

    “现在不好说吧,还要等真正开始发掘了才能知道。”

    向南往前面看了看,戴在头上的照明灯上的光柱笔直射向前方,依旧是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他问道,“你这绕来绕去的,怎么还没到?不会是迷路了吧?”

    “怎么可能?我明明记得是这里的。”

    胡德森争辩了一句,又转了一个弯,顿时大喜,指着前面说道,“看,那不就是炭火炉的火光吗?我怎么可能会迷路?”

    嘴上这么说着,胡德森自己心里面也是捏了一把汗,为了保护古墓里的这些壁画,如今也只是将盗洞的洞口开得大了一些,其它地方都还没有动过,这里面黑咕隆咚的,结构又复杂,一不留神还真能迷了路。

    向南笑了一下,没跟他纠缠这件事。

    实际上,几个人从离开墓道到现在,也不过只是过去了几分钟而已,然而在黑漆漆、静悄悄的古墓中行走,每个人都感觉走了很久一样,此刻乍一看到主墓室里的火光,顿时眼前一亮,连脚下的步伐也不知不觉快了许多。

    来到主墓室以后,向南下意识地四处打量了一番,整个主墓室并不大,大约五米长,两米宽的样子,靠里面的位置,摆放着一具黑漆漆的棺椁,除此之外,别无一处。

    当然,也许当初下葬之时,还有些别的祭品什么的,不过一千多年的时间过去了,就算是有祭品,也差不多都随着时光的流逝,慢慢消亡了。

    在墓室的四周,摆放着七八具炭火炉,此刻正散发出赤红的火光,一阵阵热浪袭来,将这狭小的主墓室也变得像个火炉一样,向南等人只是待了一小会儿,就忍不住浑身冒汗了。

    在这主墓室的四周墙壁以及墓室顶部,都绘有精美的壁画,绘画风格和墓道那边的类似,墙壁上的壁画内容,主要是反映墓主人生前的生活和经历,而墓顶上的壁画,则是一幅八仙过海的神话传说图。

    “这里的壁画,好像比墓道那边残损得更严重一些啊。”

    向南略微皱了皱眉,看着面前这块墙壁上的壁画,不仅龟裂、起甲,而且还有鳞片状起翘,在墙角处的位置上,甚至还出现了大面积的霉斑。

    出现霉斑,就说明这里曾经被水泡过,或者墓室里湿度过大。

    “嗯,确实比墓道那边残损得要厉害。”

    胡德森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所以,咱们得抓紧时间做防护处理,免得这壁画的问题越拖越严重。”

    “好,桶里还有剩余的药水,你和小何两个人先给没有出现霉斑的壁画做防护处理吧。”

    向南想了想,说道,“我再配一些壁画霉斑清洗剂,将这些霉斑清洗掉之后,再做防护,要不然,做了也是白做。”

    小何就是那个年轻的修复师,前几天他都是路人甲,今天总算有姓了。

    “行,那就开工吧,早点做完早点走,这里也太热了。”

    胡德森点了点头,也不再废话,招呼了小何一声,两个人就轻车熟路地开始给喷壶里灌药水,给没有长霉斑的壁画做起了防护处理。

    霉斑,实际上大部分的原因都是由于霉菌所致,壁画上的霉斑,和古书画上因潮湿所生的霉斑并没有太大差异,这一点,向南在壁画修复相关资料中早已经知晓。

    因此,调配壁画霉斑清洗剂,对于向南来说,并没有太大的问题。

    几分钟之后,他便利用现有的药物,调配出了一种生物清洗剂5%胰蛋白酶+清洗剂稀释液,这种生物清洗剂,可以安全、有效地祛除壁画上的霉斑。

    壁画霉斑清洗剂调配完毕之后,他也没有闲着,从箱子里拿出一个小喷壶来,灌装了一些清洗剂,然后来到墙角处,先在一个生长了霉斑的角落里试验了一下。

    随着药水均匀地喷洒在壁画上,原先由于生长了霉斑而显得黑乎乎的壁画,颜色慢慢地淡了下来,隐隐约约间,可以看得见上面的画作。

    “果然有效。”

    向南看到这清洗剂有效果,顿时长舒了一口气。接下来,他没再耽搁时间,提着喷壶,开始在其他生长了霉斑的地方喷洒清洗剂。

    等他将所有有霉斑的壁画都喷洒了一遍清洗剂之后,又回头开始继续调配防护药水之前在墓道之中剩下的药水已经不多了,被胡德森和小何两个人各自灌装了一壶之后,桶中的药水几乎已经见了底,想要将整个墓室的壁画全都做完防护处理,这些药水肯定是不够的。

    三个人躲在古墓深处的主墓室里,闷头干活,一时间忙得不亦乐乎,甚至连时间的流逝都忘记了,只有墓室里的炭火炉中的炭火,偶尔发出一声清脆的“噼啪”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