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瘟疫医生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开火

第二百七十七章 开火

    顾俊对于仪式咒术还是有一些了解的,仪式会有一个能量中心。

    那正如是生物的心脏部位,像小女孩艾丽对于千眼巨虫,千眼巨虫又对于新型军团菌。

    而他看到的这个上空风眼位置显然就是这个空间仪式的心脏,所有气流般的咒术能量都从那里发散开去的。

    “只要干扰这个风眼,可能会使这个仪式出现破绽,就算只有几秒钟,也有了机会用炮弹直接打那些幽灵船!”顾俊快声对众人说道,“一打中,他们的仪式就被破坏了。”

    这时一个新消息让指挥中心和前线众员都振奋起来,入梦小队的两位通讯员醒来了,报告说在幻梦境那边顾俊确实想要反向入梦,正坐在一边精神感应入了神。

    再加上吴时雨的肯定,这道巨树虚影基本确定就是顾俊!

    “交给你们决定!”通爷立即改了指示,有些情况是要前线人员自己感应才懂的。

    “那我们要怎么做?”薛霸一边先问道,手中的步枪一边开着火。

    “用旧印冲击。”顾俊快声,“我现在这样子的精神力很大,但需要一个形体去做旧印释放,咸雨!”

    吴时雨顿时明白了,咸俊是要通过她来打出这个旧印,她说道:“可以的,由你了。”

    似乎能听到他们要做什么,周围远处的深潜者都骤然狂躁起来。它们并不是一种没有智慧的生物,定然也有着自己族群的语言的,在嘶哑狂乱的异声中,它们再度发起猛攻。

    “保护时雨!”薛霸大喊,众人开着枪火,火焰喷射器也在喷着,把吴时雨护在了中间。

    此时此刻,总部指挥中心那边落入了沉静,通爷等人都瞪着了眼睛,这个结果的成败牵涉太大了……

    主舰的作战指挥中心里,张锦民已经知道行动计划,忍着剧烈的头痛让各部门人员撑着做好准备。

    深潜者们的攻势比刚才更要猛烈,发了狂一样,却暂时被众人密集的枪火阻挡住。

    “咸雨,这次反过来。”顾俊急说着,“你走进树影里,我把我的精神力交给你,冲击可能会有点大,你扛下来,如果能看到风眼,或者我到时再给你指出方向,你就打精神旧印!”

    “来吧。”吴时雨迈出一步,走进了树影当中,一股精神冲击骤然从四周汹涌而来,把她整个人覆盖。

    这一下子,她几乎就没有撑住……

    要说这是一种痛苦吗,也不全然是,因为另一种感受强烈得太多,她好像一瞬间被狂灌了整个大海的盐。

    人家林黛玉是水做的,这家伙是盐水做的啊!

    “咸俊……我如果是条咸鱼,那也是被你腌的……”

    但撑过了这阵冲击,吴时雨突然能看到周围的景象巨变了,连空气都能看到,再抬头一望,就看到了那个“风眼”。换了别人或许对此会不太适应,但对于她,这并不比平时的通感严重到哪里去。

    “就是现在了,抓紧!”顾俊的喊声隐约在她心头响起。

    “哦。”吴时雨当即鼓起所有的精神力,朝着夜空中那个风眼,右手划起了旧印,那个如同树枝一样的图案。

    两人的精神力已然连系,随着她手上划动,这棵巨大的莱花树树影枝叶摆动,沙沙作响,有一股力量在凝聚。

    蔡子轩、薛霸他们的眼睛余光看得到这个变化,继而好像看到很多的树花在树影的枝头绽放,那就是异乡的莱花么……

    而整棵树上凝聚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印记,吴时雨的右手猛地完成最后一划,这个旧印顿时冲天而去!

    旧印是拍不进影像的,只是人眼可以看得到。它是何种精神电波,科研人员还不能确定。

    但现在一瞬间,舰队的雷达设备更加失灵,像遭到了一种电磁脉冲的攻击,满屏幕的信号线条纷乱地跳动。

    看到这个巨大旧印,所有的深潜者那鱼头脸上都似闪过了一丝难看。

    去吧,顾俊心里喃喃,把这些杂碎送回地狱……

    轰隆!旧印不可阻挡地撞进夜空中的风眼,带去炸裂的精神能量冲击,连弥漫的迷雾也被震散。

    在卫星影像里面,海面上突然出现了一些幽灵船,是之前拍摄不到的那些实体船只。

    “开火!!!”张锦民大叫一声,对仪式的干扰已经造成,机会已经出现,不去想有多少的时间,舰队火炮手们憋屈太久了,早已瞄准了那些幽灵船,这下立即按下了开炮的按钮!

    轰,轰,轰——

    各种的炮火向目标击去,之前还好像刀枪不入的幽灵船转瞬间被击中,有的是船舱被炸出大窟窿,有的是桅杆倒下了,有的是船楼崩塌爆开。而甲板上那些深潜者直接被炸开了花,诡厉的啸叫还未响起就已经湮灭。

    轰隆!马上又是一轮炮火,然后是又一轮。

    随着这些实体船只的沉没,那些幻象船只顿时变得模糊,海鸟号也是那样,像被海风吹散了开去。

    与此同时,海面上和舰队甲板上的那些深潜者,顿时又愤恨又慌乱,却转身往大海跳去,它们想要撤退。

    但现在的情况跟前一刻,已经截然不同。

    “打!”吴时雨放声高呼,心中很有这么一股大叫的冲动,真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咸俊的。

    那股精神侵蚀已停下了,刚才头痛欲裂被压着打的咒术人员、护卫人员,都是精神一振和神智一清,抬稳手中的枪支对准那些要逃的海怪,扣动扳机,砰砰砰,哒哒哒——

    深潜者的速度是快,却快不过子弹,深潜者的鳞片是厚,却挡不住火焰的焚烧。

    “啊……”一只深潜者被步枪的子弹扫得血肉飞溅,整个躯壳骨架都被打烂了,脑袋突然也被狙击手打爆了。

    另一只深潜者被火焰喷射器打了个正着,浑身被熊熊的烈火焚解,深海生物却死于火海中。

    还有海面上的那些深潜者,被舰船的重机枪疯狂地扫射着,冒出一只死一只,从船上跳落一只也死一只……

    总部指挥中心,众人一片沸腾,不管是老头子还是年轻人都有激动的呼声。

    通爷拿出随身携带的小酒壶,拧开壶嘴,目不转睛地望着大屏幕,咕咚咕咚地喝了半壶酒,透心的舒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