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 > 第四百八十零章 俱焚

第四百八十零章 俱焚

    “老朽确实没有骗人,碧海国在瀚江边就有造船所,造船所需物件一应俱全,那陆氏一族降服之后,将能调用的物资全都调到了滨州。又有那工部尚书鲁秋生,这次是全靠他的工匠,才能将蛇形舰仿得分毫不差呀。”

    “鲁秋生?”祁烈依稀想起二代明皇朱玉澹曾说过,在霖州坑杀无数血族骑兵的那座阡守阁就是他鲁氏的杰作,没想到今日又仿造出了蛇形舰,虽然算是血族的仇人,倒也确实是个奇匠。

    做敌人的时候有多棘手,归降后就有多顺手。

    看来这鲁秋生这次确实是要为伊穆兰立下大功了。

    此时一声鹰啸,又一只哨鹰盘旋而至落在驯鹰师的手臂上。

    “敌船已近在眼前!”

    其实到了这个时候,又何须哨鹰警示,连肉眼都能看着远处的苍梧船队正在步步逼近。

    而祁烈所在的虎头舰如鹤立鸡群一般的显眼,已经吸引了不少敌船开始调转船头朝这边驶来。

    温和打了个请的手势,笑呵呵地说道:“还请血焰王挪步至船头,让那些苍梧兵士看得更清楚些才好。”

    祁烈只得提起巨阙剑大踏步向前迈了几步。说实话,他更愿意骑马执剑冲入敌阵去厮杀,而不是用这种骗人的把戏。只是眼下是在水上,他胆子再大武艺再高,面对如此浩瀚的江水,也有一种出自旱鸭子本能的胆怯。

    果然,巨伟的身材立于船头的效果极好,苍梧的舰船渐渐聚拢过来,直直地朝着祁烈冲过来。

    温和在一旁似是嘴里在念叨什么,又似乎在计算与敌船的距离。忽然他一拍掌,喊道:“是时候了!”

    江面依然平静,苍梧的船队也依然来势汹汹。

    就在这时,祁烈似乎看到位列前方的其中一艘苍梧战船朝右晃了一晃。很快,另一艘战船也跟着向右晃了晃。渐渐地,越来越多的战船被波浪摇曳着向右偏去。

    看似是江面起了风浪,但祁烈分明能感觉到,宛如在江底潜藏着一只看不见的巨大的手掌,正在一次又一次地从水面下撞击着敌船的阵型。

    本来苍梧的那些战船上就列满了兵士,骤然撞击遭受猛烈摇晃之后,无数的兵士站不稳脚跟直接跌入江中,惊呼声隔着老远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过了一会儿,摇晃渐渐停止,围着苍梧船队周边的水域中哀嚎连连,全部都是尚未沉入江底的兵士。船上的人纷纷抛下绳子想要搭救,然而相对落水的人数,那不过是杯水车薪,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

    船阵已彻底被大乱,许多船头被撞得扭了向,又被江流推得横在江心只管团团打转。还有几艘船在转向之时又不慎互相撞上,顿时缠作一堆动弹不得。

    此时离船阵不远处的江面上出现了一片黑影,温和知道,那是方才在水下立下奇功的蛇形舰浮出了水面。

    温和轻笑了一声。

    李厚琮,你以为这就完了么?

    很快,那些蛇形舰又次下潜,水面上除了照例留下一堆白沫和漩涡再没有别的痕迹。

    就在苍梧船队大乱,只顾着自救之时,船体又开始了猛烈的摇晃。

    这一次,所有的战船都朝左边晃去,好像那只无形大手换了方向,从另一边开始兴风作浪。

    温和指着那些苍梧战船道:“血焰王可看到那些敌船了么?方才的蛇形舰是从水下的左侧向右一起将铁矛刺入船腹。所以敌船只是一侧受损,纵然船舱进水,但还能支撑。现在蛇形舰又从右侧袭来,在船腹的另一侧再开一道口子,任凭李厚琮的战船有多大,也都架不住两边同时开了口子,他们完了。”

    果然,温和说完不一会儿,听得一声沉闷的响声。一艘苍梧战船如同被人从水中斩去了一般,忽然朝下缩了一截,紧跟着船体纷纷碎裂成了无数残片,瞬间成了漂在江上的一堆残骸。

    尽管祁烈看不到水下的情形,但是他也能猜测到。

    水面下的船身进了水,都被两侧划开口子已是支离破碎,所有的士兵又都聚集在甲板之上,战船的下部当然支撑不住上部的重量,顿时被压成了碎片。

    随后,其余的战船也跟着接连散了架,接二连三地被冲入江流。只有先前那几艘撞在一起的战船船身虽已破碎,上部的桅杆却互相架在一起又被船帆缠了住,居然形成了一个诡异的支撑直直地插在了江面上,犹如竖了一杆招魂幡,和飘满江面的兵士的尸体组成一幅让人毛骨悚然的画面。

    蛇形舰还在水下穿梭,搜寻残存的船只,不放过任何能侥幸生还的敌人。很快,不过小半个时辰,祁烈看到眼前的江面已经基本被荡平,苍梧的大军船阵竟然就这么破了。

    然而,还有一个例外。

    巨大的岱岩舰依然完好无损地立于远处的水域。

    祁烈有些不明白,是蛇形舰方才发起的长矛攻势对那样的巨舰无效么?

    然而敌军主帅尚存,最大的战力也还在。

    下一步是打算集中所有的蛇形舰进攻么?

    祁烈正狐疑间,居然发现方才的那些蛇形舰已三三两两地浮出水面,并朝虎头舰的后方归还。

    “温枢密,这是何意?这些蛇形舰为何回头了?”

    “哦,血焰王有所不知。这蛇形舰的长矛对付苍梧国寻常的战船当然是无往不利,但对付李厚琮所乘王舰那样的战船还是差了些力道。不过兄长早已知晓这一点,所以特意备下了另一份礼,要单独送给这位苍梧皇帝,血焰王只管拭目以待。”

    说着,转头向林通胜问道:“可安排得差不多了?”

    林通胜答道:“应该快到了。”

    祁烈紧紧盯着远方,大喊道:“不过就剩下一条船,便是现在驶过去让我祁烈带兵士冲上敌船,也定能生擒了那李厚琮,还在等什么。你们看,那王舰已经开始调头了,这皇帝老儿是想溜!”

    “放心,他跑不了!老朽一开始便说了,不劳血焰王动手,也能大获全胜。何况此次一战,根本就没有必要生擒,斩断李氏王朝的日子就在今朝!”

    温和说着朝水中望去,忽然有了喜色。

    “到了!”

    祁烈也低头朝水中望去,只见江面下再次出现了几条黑色的船影,和方才的那些蛇形舰颇有些相似,但每一条都更细更短更小巧。

    很快,那些船也浮出了水面。这一次,祁烈才彻底看清了真面貌。

    从船头到船尾都是又细又尖,船头上虽然不再有铁矛,但船头本身的形状就像是一支巨矛一般,而那船身则像是矛身。那些小船比先前的蛇形舰浮得快,潜得更快。当然,行船的速度也更迅速。

    显然,那个鲁秋生在得到了那艘俘虏的蛇形舰之后又即刻做出了改良,造出了另一种形态的蛇形舰,可方才的蛇形舰都拿李厚琮的王舰没有办法,这样小的舰船又有什么奇招呢?

    江面依然平静,除了一些起伏的波浪和零散从远处飘来的船体残骸,没有任何动静。

    但祁烈知道,可怕的攻势都藏在了水下。那艘仓皇掉头中的王舰正努力地向江岸边驶去,除了王舰外的全军覆没显然已彻底击溃了它的士气,它现在想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靠岸。

    虎头舰紧紧跟在后面,祁烈心中主意已定,万一那些小蛇形舰未能追上李厚琮的王舰,自己就跟着上陆追击。无论如何今日都必定要将李厚琮的人头取下,这才能替血族挣回此战最大的功勋!

    王舰船型巨大,显然船速不及虎头舰。但奇怪的是,祁烈发现王舰向江岸边逃离的速度越来越慢,好像在水下被什么东西拌住了一般。

    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追上去,杀他个片甲不留!

    祁烈才刚刚开口命令加快船速,温和急忙喝止道:“不可!”

    “那皇帝老儿就在眼前,温枢密为何不让我追!难道是怕我血族抢了头功吗?”祁烈的语气严厉之极,眼中杀气大盛。

    “绝不可再靠近王舰半分!”

    “为何?”

    “因为……”温兰尚未来得及解释,只听远处王舰那里传来一声巨雷般的爆裂声,紧接着又是几声。惊人的声响回荡在整个瀚江江面上,除了温和与林通胜以外的所有人都被震得面面相觑。

    而祁烈目光所至之处,那艘载着李厚琮的苍梧王舰早已被火光和浓烟包裹得严严实实,整个船身上几乎看不到没有着火的地方。

    “这……这如何能凭空炸裂成这般光景?”

    “哪里是凭空,是方才那些小蛇形舰奏了奇效。”温和知道大功告成,舒了一口气,解释道:“之前的蛇形舰的铁矛难以戳/入王舰,这小蛇形舰便靠着极快的船速,把自己当成长矛整个地戳进王舰的腹部,方才一共有六艘小蛇形舰,每一艘都是载了不少火药。那火药也是大巫神亲手调制,威力极大。只待得小蛇形舰在水下齐齐得了手,只需引爆其中一艘,其余的便会跟着被相继点燃引爆,然后把王舰的下部船舱炸成粉碎!除了火药,还有不水的火油,一旦点燃,即便遇水也不易扑灭,所以整个王舰上无论是谁,现在大约都被烧成了焦炭,绝无生还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