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枭门邪妻 > 第二百二十一章:担忧

第二百二十一章:担忧

    那玄风皇后的话的确让人震惊,但只凭她一人之话,也无法证明一些什么。

    毕竟,那不能成为证据,谁知道是不是那玄风皇后发什么疯。

    虽然他对玉瑾虚一向很防备,可也不得不承认,玉瑾虚的来历虽然一向神秘,可这么多年,他所做之事,哪一件都是为了龙云,从未做出伤害过龙云之事。

    若真的只是一个奸细的话,怎么可能有帮到这一地步,而且,一国皇之亲自有做奸细这种事更是少之又少。

    再者,以玉瑾虚的性子和为人,他怎么看着也不像是玄风的派来的奸细!

    所以,这其中定没有那么简单,不过,那玄风皇后的话也不能忽视!

    听到七王爷的话,青袍人仔细的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摄政王殿下到是没有什么异常,见到对方也没有任何的反应,就像是不认识对方一样,也未理会过对方,让摄政王府的人直接把对方给赶走了!”

    所以,虽然听到那玄风皇后的话时他很震惊,不过,到也没有真的怀疑摄政王的身份,只是不管如何,那玄风皇后那样说,定是有她的理由,这其中也一定会有什么,所以,他才会赶快的回来禀告王爷。

    而听到他的话的,他沉默了,以玉瑾虚那样的反应,想来应该不是他之前所想的那样,而且,若真是那样,那玄风的皇后也不可能傻到明目张胆的便去找玉瑾虚,难道她就不怕事情败露出来?

    由此可以否决,玉瑾虚是玄风国派来的奸细这一点!

    想到这,他也是松了口气。

    毕竟,如今龙云掌握在玉瑾虚手中,若是玉瑾虚真是玄风的奸细,到时候,他投向玄风那边,对龙云而言,可是个不小的灾难。

    不过,心中又有着疑惑,如果不是如他所想的那样的话,事情又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那玄风皇后的话不可能只是说说而已,堂堂一国皇后也不可随便跑出来认人为儿子,所以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隐情,而且,也的确是与玉瑾虚的身份有关。

    就算玉瑾虚不是玄风派来龙云的奸细,但玉瑾虚与玄风国也绝对有什么关系!

    而这时,那青袍人仿佛想到什么似的,又继续说道:“对了,那玄风皇后和瑾雪公主还提到过,摄政王不认她们这事!”

    说到这,他把后面他听到的那对母女的对话一字不差的说给龙轩听,听她们的话,就是摄政王殿下的确与他们有关系,只是不认她们而已。

    可是这关系又是什么关系,真的是母子关系吗?

    如果是这样,摄政王为何又不认她们?

    而且,身为玄风的人,他为何不在玄风,却是在龙云当摄政王?

    龙轩也在想到了这些,他同样沉默着,而这时青袍人说道:“王爷,摄政王殿下会不会是那玄风皇后在外与别人生的儿子!”

    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得通这一些,玄风的皇后与别人生的儿子,这样的身份自然不能暴露出去,而玄风皇后为了保证自己的名声和地位,所以不承认这个儿子,而玉瑾虚才会出现在龙云。

    如今,是不是那玄风皇后知道摄政王玉瑾虚的身份地位,所以想要偷偷认回这个儿子,做她的力量支撑?

    越想,青袍人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于是身子都微微的激动了起来,像是发现了什么重大的秘密一样。

    只是,龙轩却是摇了摇头:“不可能,那玄风皇后对玄风的皇帝深情不悔,她绝不可能与别的男人生下孩子!”

    一听这话,青袍人也冷静了下来,心里的那个念头又熄了下去,王爷说对,这么多年来,那玄风皇帝对那玄风皇后冷淡之极,可玄风皇后却一直痴念着对方,以那玄风皇后对玄风皇帝的感情,的确是不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可如果不是这样,那为何,那玄风皇后又要说那些话,难道摄政王真的是玄风皇帝的儿子,是玄风国的皇子?

    那这玄风又想做什么,放着这么出色的儿子不要,让他为龙云效命?

    “玉瑾虚的身份肯定有问题,你让我们的人去查查那玄风皇后,以及玄风皇室有没有这样一位皇子!”龙轩冷声说道,不管如何,此次那玄风皇后的事,也算是给他提供了一个线索,他可以顺着这条线查出去,而玉瑾虚的身份,终会水落石出。

    “是!”青袍人点了点头,然后领命下去了。

    房间中,只剩下龙轩一人,他看着窗外的夜色,神色有些复杂。

    如今,玉瑾虚的身份终于有了猜测的方向,只是不知道,这对龙云而言又是好是坏!

    若此事是真的,那么到是一个对付玉瑾虚的好机会,到时,龙云必定不会容下对方,只是,一但对付对方,以对方如今的实力,到时龙云也会遭受打击。

    所以,在这时对付玉瑾虚,未必就是好事。

    到如今,他也不知是希望玉瑾虚的身份有问题,还是不希望他的身份有问题了。

    阎离回到了丞相府的时候,明月也刚回来不久,两人在院门口相遇,明月微笑着上前,想要与阎离说话,却见她的脸色有些冷,不似以往那般,而是气息有些低沉,身上散发出的冷意更是让人无法忽视。

    他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冷声说道:“离儿,玉瑾虚欺负你了?”

    阎离是与玉瑾虚一起出的皇宫,把离儿交给玉瑾虚他很放心,而他自己则送楚悦回的楚王府。

    之前离开时,她都还好好的,可回来她却是这样一副神情,难道是玉瑾虚做了什么!

    想到这,-他的脸上闪过一丝怒色,若真是这样的话,虽然他与那家伙的关系有所缓和了,但自己也一定会替这丫头出头!

    听到他这话,阎离才反应了过来,身上的冷意退去,明白是看见她这样明月误会了什么,于是她轻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而且,要欺负也是我欺负他啊!”

    ------题外话------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