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锦衣御明 > 第050章:敢为天下先

第050章:敢为天下先

    不管在任何时期这行军打仗,说到底打的就是国力,尤其是对两方势力来说,谁想笑到最后,那就要看谁能扛到最后。

    所以这也就有了,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的谚语。

    现在的大明,就像是建在沙滩上的城堡,如今的他不仅城堡破败不堪,并且承载这座城堡的地基,也变得的腐朽不已。

    现在的大明,虽说还没有达到千疮百孔的地步,但实则距离这样的程度,似乎变得并不那么远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的大明对于地方乡野的掌控力,正在不断地下降,而这也导致大明失去了可能中兴的机会。

    地方灾害不断,叛乱从未消停,官场吏治不清,边地奸商背叛,单单是这些就足够让大明焦头烂额了。

    而由此引发的深层次波动,那更是随着时间的沉淀,而不断地发酵。

    地方灾害不断,使得粮食减产严重,从而导致赋税征收不及时,而大明百姓为确保赋税缴纳,那最终使得自家仅有的土地,被地方豪强趁机大肆、低廉的兼并,而由此又引发了新一轮的矛盾!

    随着时间的沉淀,大明底层阶级的抵抗力,会呈现崩塌式下降。

    尽管决定大明这艘巨轮的,是生活无忧的中高层阶级。

    可一旦让底层阶级,彻底失去了生的希望,那他们所能迸发出的能量,将会是毁天灭地的!

    天启年间的大明,就拥有着众多的烦恼,只是这高高在上的朝中官员,心中想的是怎么巩固官位,又有几位真正关心大明会怎样?

    党争害国,此言绝非恐吓!

    朱由校没想到孙承宗会提出这样的问题,他也没想到,堂堂上朝天国的国库,居然会如此的虚弱。

    登基这一年多的时间,大明也出现了很多问题,初登基的朱由校,那时并没有管理、执政这个庞大帝国的经验。

    所以为了能稳定大明的局势,在很多时候朱由校都是偏重于,自家父皇留给自己的那些辅佐臣子。

    多半意见皆听从于叶向高他们,而在这样的前提下,叶向高他们一边治理着这个庞大帝国,另一方面也不断加重他们的势力范围。

    可越是治理,这个帝国却总觉得越是虚弱。

    甚至在魏忠贤成功上位后,朱由校就已经开始了解到了,不同于叶向高他们呈报的那些政务。

    只是这些事情皆藏在,朱由校心中没有讲出来罢了。

    “叶首辅!国库现在银子还有几何?”这心中即便是在恼火,可涉及到国事,朱由校还是需要询问的。

    按照朱由校自己的理解,大明这个幅员辽阔的帝国,拿出些银子整治辽西溃局,那还是绰绰有余的。

    只是,叶向高的回答,却彻底惊呆了朱由校这位少年天子!

    “回,回陛下,今国库并无可挪银两。”这不提银子没什么,这一提到银子,叶向高的脸就不怎么好了,他这个大明首辅实在是太难了啊!

    朱由校听到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带有质问的喝问道:“什么!你说国库没有银子?!”

    “是的,陛下。”作为大明首辅的叶向高,此刻便开始了诉苦阶段。

    自朱由校继承大统、登基称帝后,大明不仅需要解决两代皇帝的国丧,并且这途中先后遇到了建奴兴兵乱辽东,四川土司造反,黄河决口,整备辽地军武等一系列事情,这背后牵扯到的就是数量庞大的银子。

    大明吏治自万历中后期就变了风向,再加上这些年不断地党争,更使得大明官场的吏治不明,但凡是有捞银子的机会,那肯定不会有官员放过的。

    还有,这东林党的背后是东南地区的商绅,东林党上位了,那必然会拿国家利益便宜私人。

    这群文相公就这样大笔一挥,不断找路子减除,东南地区的赋税征收,进而满足背后势力的需求,大明不断丧失赋税征收基础点,这国库里怎么可能会有银子?

    当然这些情况,叶向高肯定是不会说的,他讲的皆是经过粉刷的词汇,像什么不与民争利,让利于民……

    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您老身为皇帝,不能做有辱斯文的事情,与民争利,这就是最大的错误。

    朱由校听完叶向高讲的这些,心中复杂滋味恐只有他自己最清楚,这也让朱由校对这群文官的嘴脸,从心中变得更为厌恶!

    同样一直杵在原地,当透明人的赵宗武,觉得自己的时机到了。原来还想着怎么牵扯到银子的话题,可这老天想帮忙,这挡都挡不住啊!

    就叶向高那副嘴脸,瞒得了别人,但却满不了赵宗武。

    什么君不与民争利,什么让利于民,可在大明,这挣扎在底层的普通老百姓,连养活自家的土地都没有,何时有资格拥有山川、矿产等一系列资源了?

    万历皇帝活着的时候,向各地遣派镇守太监为的是什么?为的就是政治劫掠,这群官员口中的‘民’。

    只不过这个‘民’,就是在地方的豪强富绅!

    大明的根基,就是被这样一群没有底线的蛀虫,给一点点的蚕食干净,最后才轰然倒塌的!

    听着叶向高说的话,殿内是死一般的寂静,因为这件事可谓是公认的现象,这个时候可不是装笔的时候。

    但这不正是赵某人苦苦等待的机会吗?

    “陛下!末将有话说!”就在朱由校生闷气的时候,赵宗武仰着头、挺着胸,斜视了一眼老演员叶向高,便站了出来震声说道。

    你个狗日的,不是在这哭诉没银子吗?

    你个狗日的,不是不给天启皇帝面子吗?

    那接下来就不好意思了,也该到爷们起飞的时候了,辽东的事情你们继续扯皮吧,爷们也该谋取实际意义的权柄了。

    “国库缺银,这就是臣子的错误!”赵宗武看了眼叶向高,接着便义正言辞的说道:“国家需要银子来整备边地,身为大明首辅,不想着如何帮陛下分忧,反在这里不断诉苦,甚至还在将祸引到陛下身上!

    叶首辅,你这个内阁首辅也快干到头了吧!”

    既然已经决定彻底得罪叶向高他们,那赵宗武不介意把话说得再难听一些,大明朝堂的是赵宗武不想深入,他现在只想做一位孤独的皇帝宠臣。

    当然要做到这一点,那就必须要有平头哥一样的心态,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这被文官势力死死压制着的武将势力,平日里连屁都不敢放一个,但今日到了赵宗武这里就彻底改变了!

    以至于赵宗武这话说完,在场很多人都呆住了,这真的是太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