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承包大明 > 第二十章 废中自有废中手

第二十章 废中自有废中手

    (哭天喊地求推荐,求收藏。)

    虽然有那么一丢丢的尴尬,但很快就被郭淡给抛之脑后,毕竟他目前非常满意这种废物一般的生活,就是不要去想太多,这样活着真的要轻松许多,以前他就是太过精明,算计太多,几乎时时刻刻就在计算着,可到头来却是一场空,这倒是让他看透了这得与失,要享受当下,而且他可没有想要成为明朝的精英,他也成为不了,他那套在这里,那就是属于下九流级别。

    不过,他对于这位能够与他齐名的白面后生倒是感到有些好奇,难道这一山还有一山高?

    只见那白面后生站在楼道口左右张望片刻,突然冲向一张靠窗的桌子,指向其中一个身着紫袍的公子哥怒骂道:“好你一个李守錡,竟将坏土作良田卖于我,今日若不说个明白,你休想出得这门。”

    那叫做李守錡的公子哥,是处变不惊,保持微笑的站起身来,不紧不慢道:“贤弟有话慢慢说,为兄想其中定有什么误会。”

    “误会?”

    那白面后生怒哼道:“我昨日已去看过,那片田根本就种不得粮食,而你却以良田的价钱卖于我,是何道理?”

    “竟有这等事?”

    李守錡微微皱眉,突然看向郭淡这边喊道:“瘦猴儿。”

    他们认识?郭淡微微一愣。

    “小人在。”

    孙不言急忙走了过去。

    “原来你这臭猴子也在,那真是再好不过。”

    那白面后生见到孙不言,更是怒不可遏,冲上前,一把揪住孙不言,举拳便要打。

    “小伯爷饶命啊!”

    孙不言惊慌大喊道。

    “住手。”

    李守錡出声喝止道。

    白面后生瞧了眼李守錡,“你们还有甚好说的。”

    李守錡走上前来,先是挡开白面后生的手,又面色严肃的向孙不言问道:“我当初找你帮我卖地,就几番叮嘱过你,不管此地卖于何人,必须与那人说明此地由于常年积水,是种不得粮食,你竟敢从中作梗,还将这坏土卖于我贤弟?你是活腻了么。”

    郭淡虽只是听得两三语,但也猜得个七七八八,暗自一笑,种不得粮食,你还作良田卖,那除了去蒙人,还能怎么卖?你若不知,哼,只怕猪也会上树。

    “冤枉啊!”

    孙不言大呼一声,又道:“还请大公子明鉴,小人当时与徐小伯爷可是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曾骗他。”

    “岂有此理。”

    白面后生怒道:“你若与我说明白,我岂会买那坏土。”

    孙不言道:“小伯爷,你不能冤枉小人,那日在春满楼,小人与小伯爷提及此事时,小伯爷却说什么‘有水好。水越多越好。水多才能够耕地。’,小人还怕小伯爷误会,再欲解释,可是小伯爷却嫌小人啰嗦,还抢过契约,签完之后,便让小人滚。”

    原来那春满楼是这猴子的根据地呀。郭淡不免想起自己来到明朝的那晚,也是被这孙不言带去春满楼,喝得是酩酊大醉,结果将正事给耽误了,不用想也知道,这白面后生也是被阴了。

    “胡说。”

    白面后生道:“我怎不记得我说过这话。”

    孙不言道:“小人又岂敢冤枉小伯爷,记得当时小伯爷还抱着紫月小娘子,若是小伯爷忘记了,可找紫月姑娘来作证。”

    当时抱着紫月姑娘?

    嗯......?。

    周边一些公子哥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但也不少人是一脸懵逼的看着他们。

    他们在笑甚么?

    还真是一个人才啊!郭淡也是捂脸直笑。

    李守錡忍住笑意,向那白面后生道:“贤弟,不管事情的经过是怎样的,为兄对此事是毫不知情,若是贤弟一口咬定是瘦猴儿骗了你,那大可找紫月姑娘前来,到时一问便知,若他骗了你,我一定将钱退还给你。”

    那白面后生却是支吾不语,一张白皙俊俏的脸渐渐涨得通红。

    他似乎想起了什么。

    李守錡眼中闪过一抹笑意。

    忽听得一人小声道:“不愧是京城双废,果真是名不虚传。”

    那白面后生听得一个真切,冲上去,一手揪住那说话的人,道:“你说甚么?”说着,他又一手指着郭淡:“那厮不过就是一书呆子,焉能与本小伯爷齐名。”

    那人当即呆若木鸡,总不能改口称他为京城单废吧?

    周边的吃瓜群众们,先是愣得片刻,旋即非常有默契的低下头去,只见他们双肩狂耸。

    躺着也中枪的郭淡,只能将脸偏向窗外,心道,郭淡,你瞧见没有,这世上废物是千奇百怪,层出不穷,比你废的,那是大有人在,你可千万不能骄傲自满啊!

    李守錡着实忍不住,偷笑片刻,才上前去,又拉开那白面后生,道:“贤弟勿要动怒,此事看来是一个误会,这样吧,今儿哥哥做东......。”

    “本小伯爷稀罕你这酒么。”

    那白面后生一手掀开李守錡,又环顾四周,扔下一句“咱们走着瞧。”便气冲冲的离开了。

    他离去之后,楼中顿时响起一阵哄堂大笑声。

    李守錡嘴角微微扬起,又与孙不言相视一眼,这一切尽在不言中啊!

    此地不宜久留啊!郭淡见躲在角落里,兀自不免被人指指点点的,但这可不是羡慕嫉妒恨,他完全不享受,于是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这时,先前那招待他的那位酒保走上前来,道:“客官,你还没有付钱?”

    郭淡未开口,孙不言就走上前来,道:“少得了你的么,真是狗眼看人低。”

    拿出几钱银子扔给那酒保,又向郭淡道:“郭兄弟,真是抱歉,今儿扫了你的兴,改日,改日我定备薄酒,再向郭兄弟赔礼道歉。”

    郭淡笑道:“这我可当真了。”

    “一定,一定。”

    “好,那就改日再见,我先告辞了。”

    郭淡下楼之后,李守錡突然走上前来,略带讽刺道:“你也真是没出息,老是戏弄这京城双废,有本事去跟柳承变斗斗。”

    孙不言嘿嘿笑得几声:“不瞒大公子,我还真不怕那柳承变,我怕得是柳老爷子。”

    ......

    “姑爷,你可算回来了,老爷一直都在找你。”

    回到府内,那看门的门童立刻向郭淡言道。

    郭淡好奇道:“找我作甚?”

    “这小人就不知道了。”门童摇摇头道。

    难道又出事呢?不是吧,我这刚打算放假啊!郭淡心里嘀咕一句,可又想,即便有事,也就是跑跑腿而已。

    来到大厅,只有寇守信坐在里面。

    “你去哪呢?”寇守信面色不悦的问道。

    郭淡如实答道:“小婿只是到外面逛了逛。”

    你也真好意思去逛。寇守信当然非常清楚外面的人对郭淡的看法,若换做是他,是决计不好意思出门,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出门了,但他也无可奈何,只道:“明日你代我去一趟兴安伯府。”

    “兴安伯府?”

    郭淡眨了眨眼。

    寇守信点点头,道:“兴安伯的酒庄最近酿出一种新酒来,同时希望寻找一家牙行合作,专门负责帮他卖酒,今早兴安伯派人前来邀请我们寇家明日去府上商谈,可惜我身体不适,无法出门,故此只能让你代我前去。”

    郭淡惊讶道:“岳父大人,这么重要的事,您让小婿去谈?”

    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啊!

    “还算你有些自知之明。”寇守信哼得一声,又道:“明日寇义会跟你一块去,你可记住了,你只是代我前去,至于具体怎么谈,全由寇义来谈,你千万不可乱言,那可是伯爵府,稍有不慎,这后果是可大可小的!”

    郭淡立刻保证道:“岳父大人还请放心,小婿绝不会多嘴的,以免坏了岳父大人的事。”

    寇守信稍显欣慰的点点头,可见他对于郭淡的要求多低,又苦口婆心的叮嘱道:“但是你也得趁机学习,看看他们如何商谈的,待你回来,我可是会问你的。”

    郭淡讪讪点头:“是,小婿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