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网游之无限秒杀 > 第一千九百三十一章 你怕血吗?

第一千九百三十一章 你怕血吗?

    ?(第三更,收工!)

    我的反应估计也出乎他的意料:“兄弟,你先挂了电话,我几分钟之后给你打过去!”

    痴心难改楞了一会儿,不过出于对我的信任,他还是挂了电话。

    随后,马上就给阿林打了一个电话,“小l那边出事了。”

    阿林冷冷一笑,“f,我们的人已经追踪过去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是谁做的?”

    阿林道,“不太清楚,人在悉尼东部,一个废弃的仓库里,我们人就在仓库外布控。”

    我点了点头,“阿林,辛苦了,真想不到你们这么即时。”

    阿林笑道:“既然小l是f名单上要重点保护的人,咱们就必须要保护好。这一次你还要亲自过来吗?”

    我笃定道,“我必须亲自过去,小l是我兄弟,不过整个计划如果去做,交给你了,小l的电话是********,你一会儿找个口齿利落的把事情以最简洁的方式告诉他。”

    阿林应道:“好。”

    说完,我挂断了电话。

    此时,凌波舞和洛岚两人面露愕然之色,“又出事了?小l是谁?”

    我如实答复:“是小良,西西被人绑架了。”

    洛岚当时就拍案而起,“他娘的,肯定是陆飞那王-八-蛋做的!”

    我笑道,“不排除这种可能。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了,阿林已经布控好了,这一次我必须亲自去澳大利亚一趟,你们俩跟我一起去还是留在家里?”

    两个mm对视了一番之后,洛岚嘴唇紧咬,“哥,我不跟你去了,这几天我把本来应该属于你和小舞姐的时间都给抢走了,你和小舞姐去吧。”

    我没好气的笑道:“我的人生里可不光是丁度和性,这一次过去咱们是办正事的。”

    凌波舞和洛岚都脸红了。

    洛岚道,“如果是这样,那我就跟你去了。”

    凌波舞很快给小静拨了电话,“这个事必须得和静静通气了,要不然,静静如果知道了,会担心死的。”

    我深深点头,“这一次我会让她们几个都知道,不会再背着她们了。”

    我给她们挨个打了电话。得到了花开花落被绑架的消息之后,所有mm都震怒了,几乎都失去了应有的判断力,以自己的主观臆断,这件事应该是陆飞做的。而且,平日里和花开花落关系最好的水漫落天这一次尤为愤怒,已经从自己的家里赶来和我们会合了,说是一定要跟我们一起去。

    于是,不再矫情,直接订了私人飞机,下午1点半就出发了。

    在这里,说明一点,普通人的私人飞机是无法飞抵其他国家的,因为没有飞行准入,而我们的私人飞机都打了国际标签,得到了世界上将近200个国家的认证,所以可以在其他国家的机场降落,这算是手眼通天的结果。

    ……

    在专机上,和花开花落认识时间比较长的洛岚和水漫落天都掉泪了,她们很是担心花开花落。

    我劝慰道,“放心吧,有我在,不会出事的。”

    水漫落天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不无担忧,“哥哥,不是我怀疑阿林的能力,是因为绑匪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的,我真怕她会受到伤害。”

    我说道,“茹茹,别担心了,经过了上一次的事情,阿林有分寸了,你知道吗?小良周围的保护网很多,不光只有咱们,还有玩家安全协会的人。”

    水漫落天嘴唇紧咬,“可是哥哥,如果抓到了那个人,我希望你由你来处理。”

    我知道水漫落天的意思,她是恨毒了绑架花开花落的人了。

    这,也是洛岚的意思。

    ……

    由于是私人座驾,所以飞行速度上由我们掌控,我们只用了6个小时不到就飞到了悉尼,在机场降落之后,三个人直奔事发地点。

    我的化妆术这一次又发挥了作用,在国际机场出来之后,并没有人从人群中认出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怪蜀黍和三个小老太太。

    我下机后第一时间联系了阿林,阿林跟我说,事情已经在10分钟前处理完毕,人质成功救下,主犯已经沿着阿林的既定路线跑了,目前在掌控之中,正躲在澳大利亚的一个废弃的船厂内。

    我第一时间和痴心难改见了面,此时,他正和花开花落在抱头痛哭。

    这一刻,我看得有些心酸,这种事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这种事也是让男人最为痛苦的事情,还好,花开花落没有大碍。

    痴心难改的情绪不太好,亲了她几口之后,抡圆了胳膊就要抽自己,结果被我一把攥住了手腕子,“脑子有病是吗?西西这不是回来了吗?”

    痴心难改哭道,“哥,我没用,我没本事,我保护不了西西。”

    我深吸了一口气,“老弟,你又不是混我这条道的,你当然没有这方面的网络,这怪不得你的。”

    痴心难改的眼睛都瞪红了,“哥,让我加入你的组织吧,我必须保护她。”

    我一把推开了他,“不需要了,有我保护你们就行了。记住了,你们归我管。”

    我的霸道在这一刻仍旧管用,痴心难改抱着我痛哭,“哥,我就知道你一直都在罩着我。”

    我调侃道,“傻小子,别哭了,西西是我妹子,你是我妹夫,我不照顾你们,我照顾谁?是爷们就跟我擦干了眼泪,咱们去办那个绑架了西西的主谋!”

    花开花落倒是比痴心难改坚强一些,擦干眼泪站了起来,“哥哥,我们跟你一起去吧,那个人我认识。”

    我问道,“是陆飞?”

    花开花落点了点头,“是他。”

    有些话,痴心难改不好意思问,我却帮他问了,“他没欺负你吧?”

    花开花落的眼中星光闪烁,“哥哥,你们来的真及时,只差了几分钟,他就得手了。”

    “操-他-妈-的畜生,受死吧!”我牙齿都快咬碎了。

    痴心难改也愤恨难平,“哥,我跟你去,我得弄死他。”

    我点了点头,“走吧,咱俩一起去,西西,你就别去了,有些脏东西你还是不看见的最好。”

    花开花落倒是很有些非凡工作室那些250小妞的硬气,执意道,“我一定要去!”

    我的手一指,“呃,看那边!”

    花开花落条件反射般的扭过了头,而当她回过头的时候,我的手刀已经卡在了她的脖颈上,就是没有发力而已:“小妞,如果我刚才用力的话,你现在已经晕过去了,老实待在这吧,哪都不能去!”

    痴心难改忍不住笑了起来,“西西,乖乖的听话,我和哥走了。”

    跟我一起来的三个妞则跃跃欲试,“那我们呢?”

    我又挥舞起了手臂,“你们想不想试试?”

    三个人望而却步了。

    于是,我和痴心难改很快就坐上了黑色轿车,出发了。

    ……

    在车上,痴心难改的情绪平和了很多,“哥,这一次真是多亏了你。可是你的兄弟处理起事情来怎么那么快?”

    我微微一笑,问了下我们的司机阿林,“能说吗?”

    阿林沉吟了片刻之后道,“别说了。”

    于是,我冲着他摊摊手,“无可奉告。”

    随后,我和阿林都笑了。

    我整了整痴心难改的衣领,说道,“你啊,就是我一小兄弟,有些事,我真的是不愿意让你过多的接触,你应该知道我这人办事的原则。”

    痴心难改道,“没事,哥,我不问了。我知道你对我和西西好就行了。”

    我说,“我吝惜你和西西的感情,你们俩是好不容易才走到一起的,看到了你们,我仿佛就看到了我以前的一个同事的梦想,那件事,我应该和你说过吧?”

    痴心难改问道,“是那个姓于的同事吗?”

    我点了点头,“就是那个悲催货,到现在都没能和自己心爱的女人在一起的悲催货。如果不是你那么坚持,你早就复制了他的悲剧。”

    痴心难改深深点头,“哥,我懂了。对了,你最近和嫂子们关系怎么样了?”

    我和痴心难改是莫逆,很多话都肆无忌惮,“别提了,你又多了俩嫂子……”

    痴心难改的目光很毒,“凌姐和落落?”

    “擦,你小子看得真准啊!”我捶了他一拳。

    痴心难改道,“没办法,刚才一看眼神就看出来了。”

    “老哥我很花心吧?”

    痴心难改摇摇头,“不觉得,只是有种预感,你以后一定得收了她们的。”

    我说,“你知道吗?有的时候我很羡慕你。”

    痴心难改很会开解我,“哥,幸福的模式是不一样的,你有你的幸福,我有我的生活。”

    ……

    这一路,和痴心难改聊了良久。

    痴心难改也提及了陆飞,他推断说,之所以陆飞要绑架花开花落,就是因为知道花开花落和他要在今年年底完婚,而且消息已经发出去了,所以他得到消息后,精神崩溃了。

    痴心难改也很感慨,“记得当年,陆飞是个黑不溜秋的,很有绅士风度的家伙,对哥们也都很不错,算是众人之中的焦点,可是现在,没想到他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说,“这是他心性不定,这种人,脑子里的激素太多了,需要排除一下了。”

    痴心难改问道,“一会儿哥你要怎么做?”

    我反问道,“你怕血吗?”~

    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