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乡间轻曲 > 第99章 解决

第99章 解决

    边瑞拿着手机,冲着老师点了点头,然后走出了办公室,找了一个角落开始接起了电话。

    “嗐,你看看,老师,你看看这人什么态度啊,现在咱们这里正在谈很重要的事情,这人连手机都不关!这分明是不把老师您放在眼里啊”袁先生有点看不过眼,直接冲着老师鼓动了起来。

    老师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人情世故可一点没少学,根本不上袁先生的套,只是淡然一笑:“我们学校就是把您双方叫过来,协商怎么解决,在其中您双方是主要的,学校只是辅助一方!不用给我面子什么的”。

    老师算是看出来了,这两方都不是什么好话说的人,原先的时候边瑞没有来,汪捷一方还稍微弱一下,这个弱是不汪捷弱,而是赵伟山在其中起了一定的作用,那就是带着熄事宁人的态度来处理问题。

    现在就没有谁是傻子,赵伟四这么一拱,对面的家长自然而然的就觉得对方人好欺负,一步步就这么嚣张了起来。

    老师这边也挺奇怪的,以前见到赵伟山,这位都是不太关心的模样,怎么今天突然间又是送老婆过来又是乐意于解决问题了。

    老师这边心里瞎琢磨呢,边瑞那边的电话也正好讲了起来。

    “喂,哥们,咱们什么时候出发啊,我这边带着胡硕两口子都准备好了”。

    电话中传来了周政的声音。

    边瑞说道:“等一会会吧,我现在正在孩子学校呢,被老师叫家长了”。

    周政听了笑道:“怎么回事,咱们小闺女是被人欺负了?”

    “被人欺负那是不可能的,欺负人到是真的,人家揪了几下她的辫子,把人给踹倒在地了,这么一来人家的家长不干了,现在正在扯皮呢……”边瑞把现在情况和周政说了一下。

    周政听了很是奇怪的问道:“这有什么好扯皮的,是特么的人家先动手招惹的我们,不该挨揍么,你在哪里,我过去看看是特么谁那么大胆儿,揪了我干闺女的小辫子还敢扯皮的,揍死他们小狗娘养的”。

    边瑞听了说道:“算了吧,你来拱的哪门子火,人家一共就俩人,你来不来都是一个样,等一会儿,等会儿我就到铺子那边,你再去把胡硕两口子给接上”。

    “好的,那我等你啊”。

    周政一听也是,就一对家长,真的动手什么的还不够边瑞塞牙缝的呢,自己去了能干什么,总不能站旁边壮声势吧,周少爷的脸有点磨不开,而且都三十好几的人了,再打打杀杀的也不是太好看。

    边瑞嗯了一声,挂了电话往办公室里走。

    一推开办公室的门,边瑞便听到张女士在办公室里骂骂咧咧的说着难听的话。

    “难怪孩子没什么教养,有娘生没爹养的东西……”张女士这边自顾自的嘟囔着。

    汪捷一听不乐意了,直接问道:“你说什么呢,嘴里那是人话么,什么叫有娘生没爹养?……”。

    赵伟山一见立刻拉住了汪捷,冲着汪捷说道:“咱们不跟她一般见识”。

    有的时候就是这样,你越让别人就会越嚣张,就像是现在,边瑞出去打个电话,办公室里只剩下赵伟山,汪捷两人,赵伟山一微怂人家那边立刻就张扬起来了。

    你要是指望这两位有什么素质那是白指望,就这两位典型的欺软怕硬,而且一副小人模样,虽然是这样,但是见风使舵,看人下菜的本事可不小,一见赵伟山微怂,立刻抓住了机会。

    拌了两嘴的时候,一般人都不一定说的出中听的好话来,何况是这两位。

    边瑞这时冲着张女士轻声问道:“你说什么?我没有听到你再说一遍?”

    张女士一见人高马大的边瑞进来的,心下一突,不过话已经说出了口,张女士觉得自己的气势可不能输,于是冲着边瑞道:“我就说了,听见听不见我也都说了……”。

    边瑞大步流星,要知道这办公室才多大,三步并两步便来到了张女士的面前,伸手揪住了张女士脑袋后面的长头发,这么便劲一揪,直接拽的张女士往后一仰,然后上去就是一个响亮的大耳刮子。

    啪!

    这一耳刮子直接把屋里的所有人都打愣住了。

    边瑞放开了张女士的头发:“我这样拉你疼不疼,还特么的有脸跟我要赔偿,瞧你们这对公母的损色!老子今天要钱没有,想挨揍特么的管够!”

    “呀!”

    袁先生一见,立刻咬着牙攥着拳头便冲向了边瑞。边瑞只是轻轻一抬脚,便把这位袁先生踹的如同断了线的棉絮似的,飞出了三米多远然后撞到了墙上。

    瞅着这位一脸不见思议的表情,边瑞不屑的说道:“就你还和我动手,打人跟特么的文松似的,你练少女萌萌拳呢?就你这样的揍你还不如撵鸡花的功夫大呢!”

    张女士一见,立刻冲着边瑞骂了起来。

    边瑞抄手拿起旁边办公桌上包了塑料封皮的本子,卷成了一卷之后,照着张女士的脸便刷了过去,啪啪来回抽了两下。

    这两下下去,张女士的腮邦子肿的跟被抽过的太乙真人似的。

    两下抽过之后,张女士这下真正的意识到,眼前的这个男人可不是什么好路数,瞧这揍人的架式那肯定不是头一次,于是很识想的闭上了嘴。

    袁先生这边则是掏出了电话,冲着边瑞说道:“你给我等着,今天我要是不好收拾你,你就不知道我袁大刚的厉害”。

    边瑞看了撇了一下嘴,根本就没有阻止这位打电话报警。

    边瑞见这位报警,自己则是老神在在的掏出手机又出了门,跟个没事似的,给周政打起了电话。

    ”可以走了?“周政那头问道。

    见边瑞打电话过来,周政还以为大家可以出发了呢。

    边瑞笑道:”估计走不了,按着正常的剧本,我估计得进号子里三五天的”。

    周政道:“为什么啊?”

    听到边瑞把事情经过一说,周政立刻笑道:“打的好,贱人就是欠揍,放心吧,有哥们在直接把你捞出来”。

    边瑞听了张口便说道:“不行,我打人是因为他们嘴欠,坐号子那是因为我服法,你这捞我出来叫什么事儿?……”

    周政在电话那头都听愣住了。

    等着边瑞说完,周政这才问道:“你小子是不是有病,我都说了要捞你出来,你还硬往号子里钻,你还是个正常人么?”

    边瑞嘿嘿笑了两声,不回周政。

    周政听了不由的长叹了一口气:“你在哪里?”

    边瑞这边笑了笑说道:“没事的!也就是三五天的事情”。

    周政道:“那去新西兰怎么说,你知道你这一弄耽误多少事情?”

    边瑞道:“这次去不了那就下次呗,你和胡硕他们玩的开心一点,反正你的牧场又不会跑,我也不是这两天就见阎王爷,有的是机会去”。

    周政听了觉得自己就是弄不明白边瑞这脑瓜子里想的是什么,不明白不要紧,但是边瑞这边他也不能干看着边瑞进号子里去,那里面可不是住旅店,几天房费一交就出来了,里面的弯弯绕多着呢,像是明珠看守所出人命到不至于,新人进去挨别的犯人打什么的那可是家常饭。

    对于边瑞,周政那必须安排好,他现在欠边瑞的人情呢,周政就这一点讲究,欠别人的人情认,而且千方百计的想还上,不还上他心理上就会有点难受,边瑞对他可不一般的人情,老爷子从病危到现在渐渐的身体恢复正常,医生说再活个五六年都不会有什么问题,这恩可大了去了,有这五六年,老爷子可以对家族从继承人到财产分配都从容布局。

    从某方面来说,边瑞算是把摇摇欲坠的周家伸手拉了一把。

    边瑞这里可没有周政想的多,他收了线之后,走回到了办公室,挨了边瑞的一脚几个耳光之后,无论是袁先生还张女士都深刻认识到了,闭嘴的重要性,见瑞进来,一个捂着肚子一个捂着脸,连忙闪到了一边,并且离边瑞好几米远。

    “你要干什么,我跟你说警察马上过来了哟!”袁先生还算有点小胆儿,现在还知道把妻子让到身后。

    边瑞冲着二人说道:“你看看,要是大家早这样说话多好,我们各让一步大家客气客气就过到了,你瞧瞧你们非要挨顿打!怎么着还不服气,我跟你说就我这气力顶天了也就进去三五天,你要是给我搞有的没的,出来后我堵着你们家门揍你们你信不信?无非是再蹲上两五天罢了”。

    这下两口子不说话了,望着边瑞眼神里透出了恐惧,他们觉得边瑞真的干的出来,如果这样的话,那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了。

    这话说完,办公室又安静了下来,汪捷望着边瑞脸上的表情不断的变化着。

    汪捷是个理性的人,但是再理性的人也会有不理性的时候,当边瑞揍人的时候,耳刮子轮到了那女人的脸上,汪捷心中顿时一阵说不出的舒爽,从到了这里就受了一肚子的气,终于这时候全都吐了出去。

    在这一刻汪捷也终于意识到,赵伟山是根本不可能像边瑞一样去保护女儿边靖的,只有边瑞这个真正的父亲才能为女儿冲冠一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