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乡间轻曲 > 第105章 惊掉下巴

第105章 惊掉下巴

    胡硕骑着摩托车回来,把车子停了下来,一边停车一边对着边瑞等人说道:“这车子不错,骑着贼舒服了,边瑞你也该搞一个这样的车,特别适合你在村子里转来转去的时候骑着,来回骑大车太累了”。

    边瑞笑道:“还是算了吧!不好那个!”

    虽然这车子花不了什么钱,但是边瑞这样的个头骑这么一个小绵羊肯定卷的很难受,脚撑到地上,腿都是弯的。

    嘴上这么说着不用车,但是边瑞的确是被胡硕给打动了,在村里转一圈还得骑着大巡航,不说装不装的问题,关健是它费劲啊,在山道上转弯什么的都不灵活。

    这么一想,便想着弄一辆小一点的车,作为一个印第安的一枚小粉丝,想弄个小点的车自然也得在印第安里挑,合边瑞要求的就两型号,一种是侦察兵,一种是ftr。最终想了一下觉得还是ftr更加适合山里的路。

    一想到又要掏钱买新摩托,边瑞在内心深处展开了一下持续几秒钟深亲的自我批评,主要是鄙视自己猴手中搁不住枣子,卖琴的钱这才刚到手二十来万就要花出去了。一辆ftr可不便宜,裸车的价格就在十九万多,落地稳稳要小三十万,再选个配色,那家伙过二十五万了。

    批评了自己几秒钟,边瑞又给自己开脱:赚钱就是花的嘛,于是越发的心安理得起来。

    “零件来的还挺快的吖,这才几天时间就到了?”边瑞冲着颜岚说道。

    颜岚道:“离的不远就在明珠,我当天下定人家就把零件给我打包寄来了,也没有选什么顶级的配件,昨天下午到的,你同学通知了我,我就去把它给装了起来,这样的山路我这个摩托车还是不错的,最主要是减震比较好……”。

    周政听了说道:“没有想到你还是个机修高手啊?”

    “玩摩托玩久了,以前我表哥没有出国的时候常和他一起混,他是玩改装的,所以就学了一点”颜岚对着周政解释了一下。

    说完冲着边瑞说道:“边瑞,我还给你带来了一个礼物!”

    说着走回到了摩托旁边,伸手揭开了尾座的垫子,从里面拿出了一个蓝色的半盔,递给了边瑞:“这是感谢你帮我把东西送回明珠的”。

    边瑞伸手把盔接到了手上,同时笑着说道:“客气什么啊,随手的事情!”

    “虚假!有本事你别接啊!”

    边瑞刚接到手上,就被胡硕拿了过去,开始看起了手上的半盔。

    这个头盔并不是印第安原厂的东西,而是一间欧洲的小厂生产的,虽然是小厂生产,并不代表质量不行,这么说吧,这家盔厂的特别就是造型酷,质量也处于一流末二流顶级,打的主要是性价比,比它贵的盔没有它有个性,比他有个性的没有它价格漂亮,因些它们家的盔在巡航骑手中还是挺受欢迎的。

    像是颜岚送的这个盔就是一个骷髅的造型,连着风镜都是眼洞的样子。

    “中午留下来吃饭?”边瑞冲着颜岚说道。

    人家过来送礼物连顿饭都混不上有点儿过份哟。

    颜岚看了一下手上的表:“不了,我下午还有课呢,和你们吃没有一两点估计回不去”。

    “中午我们不喝酒!留下来人多热闹”周政说道。

    颜岚这边还没有张口呢,那边传来了边瑞六伯的声音。

    “小瑞!”

    “六伯!”边瑞一看六伯来了,并且肩上垫了一块纱布的围裙,围裙上面扛着一大块羊排,便急忙走出了菜园子来到了六伯的身边,伸手接过了羊排。

    “您通知我去取就行了,怎么还劳您送过来?”边瑞很不好意思的冲着十二叔伯说道。

    十二叔道:“这算什么啊,再说了我这边还有事情找你商量呢”。

    边瑞听了直接把羊排拎在手上,然后和十二叔一起往院子里走,叔侄二人一边走一边聊了起来,说了两句之后,边瑞明白了,十二叔是想问边瑞明珠那边的山货价格,他家的十五哥想把这边的山货往明珠那里运,准备赚个差价什么的。

    边瑞把路上的费用给十二叔算了一下,并且说了不是太建议十五哥去干这门生意,明珠那边其实和其它城市没什么两样,像边瑞这样的自然简单,自产自销,但是如果你只是贩的话真的很不合算,首先运输、贮藏,销售什么的个个环节都要过一遍手,关健是麻烦,搞过这个生意的都明白,哪一头你要是得罪了都讨不到好去。

    十二叔这边想了一下并没有给边瑞个肯定的答付,到底是做还是不做。不过边瑞也没有多劝,这东西点到就行了,硬劝人家还会以为你不让人发财了呢。

    送走了十二叔,边瑞这边把羊排剁了一下,用料腌起来去腥,然后回到了父母家里拿了一只刚杀好的小公鸡,还从旁边小叔家里拿了一条两三斤的大鱼。

    把这些拿回来,今天中午的主菜就齐活了。

    回到了院子里,安排了周政等人择菜干活,边瑞自己则是杀鱼腌鱼腌鸡,同时把腌好的小羊排羊骨放到锅里焯一下水。

    就在边瑞等人这边忙活的时候,傅青绪仨人已经走到了村里,现在仨人觉得很不自在,因为就在他们的身后跟了五六条土狗,跟吊靴鬼似的跟在他们身后四五米的距离上,就这么不远不近一声不吭的盯着他们仨人。

    傅青绪停住了脚步,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几条狗,发现它们也跟着停下了脚步,然后一双双狗眼盯住了自己。

    “我现在有一种逛超市,但是被超市店员们像是防贼一样盯着的感觉!”傅青绪苦笑着说道。

    旁边一人轻声笑了一声:“已经算是好的了,要是跟在后面乱叫那才闹心呢,现在咱们和这群狗也算是相安无事!”

    “相安无事?你要进人家去拿件东西看一看?说了到底看家这活还是咱们土狗来的好,洋狗根本就不顶用,可惜现在土狗越来越少了,这个村了子到是不错,没有见一条洋狗”另外一人说道。

    “咦,你还别说,真是这样!全都是土狗,而且一水儿标准的模样”傅青绪惊奇的发现,这村里的狗都长的差不多,看样子是一个品种。

    仨人这边正扯着呢,迎面过来一个卷着裤脚,头上戴着斗笠的男人,傅青绪第一眼便落在了这个男人的腿上,虽然这位学着农夫的样子卷着裤腿,但是那双腿真不是干农活的人,白白净净的哪里是常下地的。

    也不光是腿,是凡露在外面的肤色都是白的净净的,想让人不注意都难,背上还背着一个篓子,篓子里装着一些绿色的茎叶,也不知道是喂牲口的还是自己吃的,反正满满的装了一小背篓。

    就在傅青绪正奇怪着呢,突然间来人张口说话了。

    “老傅,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我滴老天爷嘞!老祝,你怎么也在这里?”

    来的正是祝同强,他正下地回来,他在地里种了一垄子红薯,今天早上去除了一上午的草,临回来时候带了一些草回来,准备给邻居家喂喂羊什么的,还有就是摘了一把野菜,准备中午的时候用水烫一烫。

    “我现在没事就过来住在这里,借的朋友的房子,过一段时间我自己的房子就盖好了,对了,老傅你怎么在这里?”祝同强问道。

    两人是老相识,原本也就是点头的交情,但是现在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两人相见便有点儿他乡遇故知的意思了,两人都觉得突然有了这么一个惊喜之后,更加热络起来。

    “我是过来看琴的!”傅青绪说道。

    一提琴,祝同强了解了,笑道:“原来你是过来看边瑞的那床唐琴的,怪不得!”

    “不是,那琴我见过了,我是过来买琴的,我从边瑞那里买了一床琴,还没有做好,大约还要十几二十天的样子……”傅青绪把自己这边的事情和祝同强提了一下。

    祝同强随口问道:“边瑞的琴价格不低吧?”

    祝同强是玩古董圈的,对于古琴价格他了解,但是对于现代琴的水准他就两眼一抹黑了,现在他以为边瑞制的琴也就是六七万,七八万的样子。如果知道上几十万他都不会这么冒昧的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问,更别说一百万的价格了。

    傅青绪说道:“是不低,不过这琴值这个价,只要是用到的料子都是最好的,我觉得比起九宵环佩,惊雷琴这些也就是缺了时间的浸润罢了……”。

    傅青绪把自己出多少价才占了这琴的话一出,不光是把祝同强给惊住了,连旁边经过的一家三口也给惊住了,大家齐刷刷的望着傅青绪。

    祝同强问道:“你说多少?上百万的东西还有人抢?”

    傅青绪说道:“可不是么,要不是我的运气好,就被文世璋和寺岛洋介给夺了,原本心里还有点拿不准,不过刚看了琴,心也就跟着放上了”。

    祝同强听了立刻拉住了傅青绪的手问道:“你给我详细说说!”

    原本祝同强就以为边瑞是个宝藏骚年,没有想到居然又让他惊喜了一把。

    旁边的一家子听了一会见两人用的明珠话,也听不及明白,于是只得继续沿着道往前走。

    走了差不多二十来米,见一家院子里有人出来,便张口问道:“八嫂子,那些人是哪里来的?”

    “那些啊,那是早上和小十九一起过来的,是小十九的朋友”八嫂子这边端着碗,碗里有一些卤好的肉,肥瘦相间的,一看便知道这是准备给谁送去的,乡亲们之间这样来来去去的很常见,大家都习以为常了。

    “小十九做的那个琴有人买”

    “这有什么奇怪的,小十九从小手就巧!做什么像什么”。

    “我是说那他那个琴卖了一百万!”

    “什么!”

    听到这个数字八嫂子差点把手中的碗给甩了出去。

    “你听错了吧,那那几块板子谁傻出一百万?”八嫂子有点不相信。

    “我们亲耳听到的!”

    “这……这……”。

    就这么着,小十九一床琴卖出了一百万的价格,很快在村子里传开了,大家乍一听到都大吃一惊,但是后来很多人表示这可能是个笑话,有人还特意问了一下边瑞的母亲和奶奶,两人听一头雾水,因为边瑞根本忘了说这事儿,所以她们也不知道。

    一看两位脸上的表情,过来问的人就明白了,这两位是真不知道,于是这一百万又开始没什么人提了,最主要是大家的注意力集中到了和自己切身关系更重的事情上面了,根本没有心思去管边瑞赚没有赚到这一百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