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汉阙 > 第50章 真爽

第50章 真爽

    虽然因为任弘的事,陈彭祖被虞长史斥责一通,但他倒也并未就此与任弘绝交——毕竟吃人嘴短啊,老陈馋,这两个月每次去破虏燧,都能吃得满嘴油。

    所以十月初三这天,当酒足饭饱,任弘问起张掖战事时,陈彭祖便将知道的都告诉他了。

    “匈奴犁汙王以四千骑分三队,入张掖郡日勒、屋兰、番和三县。”

    任弘颔首,匈奴的选择其实挺好,那三县位于张掖郡东部,一旦被截断,河西走廊将被截为两段,敦煌酒泉张掖都将与中原失去联络,一旦匈奴联合南山羌一齐进攻,能不能守住还真难说。

    陈彭祖又道:“胡虏见三县防御精明,难以破城,便掠数百口而退。张掖太守未得其要领,发兵追之不及。”

    张掖太守是有点废的,提前预知匈奴即将入寇,但不知道具体攻击何处,便将防御重点放在郡城。结果竟等了个空,眼看就要放胡人大摇大摆离开。

    关键时刻,张掖属国站了出来!

    属国相当于汉朝的自治区,当年匈奴浑邪王杀休屠王,并将其众合四万余人来降汉朝,汉武帝置五属国以处之。

    之后便成了惯例,割大郡边县置属国,让投降汉朝的羌、胡部落仍按原来的风俗生活,用征募从军的方式抵租税,由属国都尉管理。属国骑兵和良家子骑一同,成了汉军骑兵精锐,卫霍当年横扫匈奴,也多有属国骑兵的功劳。

    “张掖属国都尉郭忠尽发属国骑从,追击胡虏,出塞百里,大破之,右贤王则在西边与酒泉都尉对峙,救之不及。此役,四千胡虏得脱者仅数百人,郭忠手下一位义渠骑士,更当场射杀了犁汙王!”

    “眼下朝廷赏赐已经下来了,郭忠封成安侯!”

    封侯是每个汉朝男儿梦寐以求的事,众人都听得眼热,尤其是那一日在烽燧上,说自己曾梦想“封侯”的韩敢当。

    “不仅如此,那个斩犁汙王首的义渠骑士,则赐黄金二百斤,马二百匹!”

    “黄金二百斤,这么多!”任弘有些惊讶。

    是挺多的,汉斤相当于250克,每斤黄金值万钱,加上每匹马也价值近万,加起来就是三百多万巨款……

    还不用纳个人所得税。

    相比于任弘他们前后两次立功得的十来万赏钱,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更无奈的是,这场十年一遇的大捷里,酒泉、张掖都立了功,不仅郭忠封侯,其余候官、候长也沾了光,普通士卒有斩首功者,也都赏钱或增秩。

    唯独敦煌郡,白白看着两千匈奴人在塞外耀武扬威月余,除了破虏燧砍了七个脑袋外,沿边百多个烽燧,数千屯兵,连根马毛都没捞着,真是谁菜谁尴尬……

    更何况,既然犁汙王大老远死在张掖,那他位于马鬃山的王庭,的确是空虚的啊,任弘的判断大体没错,可惜孔都尉太过谨慎……

    不,不能说谨慎了,任弘进谏后,长达半个月的时间,孔都尉没有主动做任何事,连派人去塞外侦查都免了,只在塞内缩着守株待兔,白白错过了这大好时机。

    现在右贤王已向西退至马鬃山附近,补上了缺口,机会就这样稍纵即逝。

    看看别人家的领导,看看那封侯的郭忠,同样是都尉,怎么差距那么大呢。

    好吧,多大能力做多大事,有自知之明,也好过丧师辱国。

    在任弘看来,孔都尉是个合格的官僚,但他注定干不成大事。

    这是一个昂扬的时代,总有英雄层出不穷,在封侯逐利的激励下,他们以无所畏惧的勇气,掀翻了骑在头上的匈奴,他们手持旌节,跨过大漠流沙,带着华夏第一次走向未知的世界……

    只有这些大智大勇的人,能在史书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正因为有了这群人,雄壮的汉风,才能被人追忆两千年。

    那天被匈奴困在烽燧上,几欲被烧死时,任弘想明白了。

    重活一次,他不想庸庸碌碌过一辈子,更何况以任弘的身份处境,不奋斗则死!这也怂那也怕,绝对没出路。

    他满肚子韬略想要施展,现在很需要有点冒险精神的领导。

    于是任弘越发想念傅介子了。

    确认过眼神,遇见对的人,擦肩而过后,才知道吃鸡侠的难能可贵啊,看多了庸碌稳怂之辈后,老傅简直是戈壁上发光的金子……

    “对了。”

    说话间,陈彭祖也已啃完了半只烤鸡,吮着指头上的油对任弘道:“我这次来,是奉都尉之命,让你去步广障一趟。”

    任弘翻白眼:“陈兄,我只奇怪,你为何每次都要等到最后才说?这次又是为了何事?”

    “好事。”陈彭祖笑道:

    “你要升官了!”

    ……

    汉朝官卒的赏罚功劳自有规程,比如任弘等人在候望系统里立了功,要由候长报给候官,候官上报都尉,都尉再上报太守,最后由太守令郡功曹核实定功,在每年十月份上计后将结果反馈给军队。

    此时,任弘又一次站在孔都尉的厅堂里,入冬了,孔都尉穿上了一件上好的貂裘,仍是一副老成干练的模样,只是养胖了点。

    他笑眯眯的看着任弘,话则由虞长史来说。

    “任弘,郡府上功已毕,你在八月时连立下两次大功,赏钱已给了你,除此之外,还应该增秩二等!”

    “燧长为比百石,升两级后,为比二百石,从此以后,你就不再是少吏了。”

    罪吏子弟只可为少吏,秩禄不超过百石,这是曾困扰任弘许久的,而现在陡然突破,任弘却没有感到一丝的轻松。

    因为接下来孔都尉的话,让他发觉,自己一抬头,仍是硬邦邦的墙壁……

    “任弘,本都尉想让你调到步广候官来,做一个尉史,何如?”

    陈彭祖就是尉史,秩比两百石,看上去是升官啊,没毛病,但任弘心里却是一凉。

    “如此一来,我又回到久事笔砚的老路上去了……”

    这尉史,说不好听点就是都尉身边跑腿的,负责收发俸粮,签署封发文件,直符、詣府等事务,没有一天是闲的,但做的事却又鸡毛蒜皮,且要想往上升,只能老老实实熬工龄。

    都尉麾下,其实比二百石的官很多。

    比如统帅两百名兵卒,平时负责屯田种地,战时带着戍卒出击的屯长,苏延年就是屯长。

    又比如管着六七个烽燧的候长,相当于燧长的加强版。

    若是让任弘去做屯长、候长,他会欣然应诺,好歹是穿越者啊,种田也能种出政绩来,做候长的话,若运气好点,再立功勋也是可能的。

    他明明已经在破虏燧,靠一场漂亮的守燧战和七颗首级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在这场匈奴入塞中,俨然敦煌郡最耀眼的星。

    可孔都尉,却偏偏要将他调离一线,让他做尉史,忙碌于案牍,很难有立功机会,看上去是提拔,可任弘总觉得,有故意限制他的味道……

    “莫非是因为我的身世?”

    往好处想,离领导近些,可以建言?

    但经过上次进谏失败,任弘对此不再抱有希望。

    “任弘,都尉在问你话!”

    虞长史催促的声音响起,语气很不友好。

    这一刻,任弘做出了决定,他朝孔都尉拱手作揖:

    “弘年轻学浅,恐怕难以胜任尉史,别到头来误了都尉之事,我还是好好守着破虏燧罢!”

    孔都尉摇头道:“你秩为比两百石,若仍做燧长,旁人会说本都尉赏罚不明的。”

    “不妨。”

    任弘笑道:“我本就是试为燧长,待今年任期结束,站完了破虏燧的最后一班岗,任弘也该回家务农了!不瞒都尉,我已用先前得的赏钱,在敦煌郡买了不少地……”

    虞长史大怒,斥道:“你这是要辞官?”

    任弘垂首:“岂敢,都尉要留我的话,弘绝不敢辞!”

    “随他去。”

    孔都尉没打算留,一挥手,让任弘走。

    这意思明摆着啊:你在我这只能做尉史,其他职位,想都别想!

    “下吏告退!”任弘退出厅堂,在外面众吏的指指点点下,离开了步广障,也顺便错过了另外一位风尘仆仆,从东边赶来的骑士……

    不同于上次被拒谏又教训一顿后的满腹郁闷,无人吐诉,这次出了障城,骑上马,走到四下无人的戈壁滩时,任弘终于忍不住了,抱着萝卜的脖子大笑道:

    “你别说。”

    “把领导开了的感觉,真tm爽!”

    ……

    “此子果然如其祖父任安一般,头有顽骨,都尉好心擢拔他,他竟不识抬举!”

    虞长史有些生气,孔都尉却好像没当回事,摇头道:

    “年轻后生啊,就是心高气傲,我少时何尝不是如此呢?他要如我一般,在这世道里摸爬滚打十来年,才能明白,这世上的事,绝非心想事成,他锋芒太露,在案牍里磨磨性子,不好么?”

    孔都尉说得很无奈。

    虞长史已经决定,要替都尉好好教教这任弘为人处世的道理,只要他还在敦煌一天,就别想出头了!

    又接话道:“都尉,任弘大概是想着,有傅介子为靠山,所以才如此猖狂。要下吏说,傅介子出使大宛,却未能将天马带回,虽然他运气好,在龟兹杀了几个匈奴人,可功不掩过,或许要被朝廷重罚……”

    话音刚落,外面的陈彭祖小心翼翼地走进来禀报:

    “都尉,有傅公属下,持朝中诏令而来!”

    虞长史的话就这样卡喉咙里也,而当外面的人进来后,却是傅介子的亲信,骑吏奚充国。

    “我记得你。”

    孔都尉重新绽放了笑:“此去两月有余,是刚从长安返回?傅兄可还好?”

    “傅公很好。”

    奚充国笑道:“回朝后被天子拜为中郎,迁平乐监,明年要持节再度出使西域!”

    奚充国的话里没有透露太多,但孔都尉这官场老油子,却从两个职位上,知道傅介子这次是赚大了!

    平乐监和骑马监一样,都是弼马温,看似平级,可骑马监在长安外围,平乐监却近在宫旁,职位更重要。

    而更特殊的则是“中郎”,中郎本属九卿光禄勋之下中郎将下属,现在也常作为加官,得此殊荣的人可以出入宫禁,从此成了内朝近臣。以中郎作为出使西域的使者,也更能代表天子。

    虽说现在天子年少,大将军霍光揽权,但傅介子的这两个职位,无不代表大将军对傅介子上次西域之行,是极满意的。

    “这傅介子,又赌对了。”

    孔都尉叹息,他虽是比二千石,可连跟大将军搭话的机会都没,看来傅介子明年再来时,他又得毕恭毕敬了。

    奚充国也不废话,与孔都尉见礼后,又将盖了大鸿胪、平乐监两个印章的征募文书送了上去。

    “前有敦煌郡悬泉置小吏任弘,向傅公献馕,吾等回长安时,烤馕果如其言,月余而不坏,且较糗糒(qiǔbèi)更易携带,任弘有功矣,理当嘉奖。故傅公向大将军进言,征辟其为使团假吏,秩两百石!”

    刚才还大谈人生经验的孔都尉和虞长史面面相觑,这任弘前脚刚推辞了尉史,后脚就得了个更高的官?而且是来自朝廷的正式辟除……

    莫非是提前知道此事,故意的?

    “傅公让我和任弘一起,先行于敦煌督造馕坑,筹备使团的干粮,等来年开春傅公抵达,一同西出玉门!”

    “不过前提是,他还活着……”

    奚充国没看懂这微妙的氛围,笑道:

    “傅公让我亲自来瞧瞧,任弘做燧长几个月了,匈奴斩其头而去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