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玩家超正义 > 第二十章 慈父

第二十章 慈父

    “你醒啦?”

    这……是路易斯教士的声音!

    当乔恩醒过来的时候,他还没睁开眼,就听见了这个让他尊敬又恐惧的声音。

    “我、我已经没钱了!”

    听见路易斯的声音,乔恩条件反射般的闭着眼喊道:“我没钱了啊啊啊啊——”

    路易斯只是一巴掌拍在他大腿上,无奈的笑了一声:“安心,这次不用你掏钱。

    “你们的领主大人发话了。这是你为了保卫冻水港而受的伤,得走公账——也就是说,能报销。”

    ……太、太好了。

    乔恩下意识的松了口气。

    因为他在战斗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就昏迷了,不知道之后战况如何,自己有没有受其他的伤、又耽搁了多久。所以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伤得多少钱才能治好……这只是下意识的哭穷而已。

    虽然自己只中了一枪,而且是在腿上,大不了截肢。因为银爵士教会的特殊技术,截肢手术反而花不了太多钱。

    但之前老队长的治疗费,实在是吓到了乔恩。

    老队长因为战斗结束的慢,他送到教会的时候已经就剩下一口气了。等到他被抬到教会的时候,治疗费已经涨到了二十六磅——这还是哭穷之后的价格,之前含水分的是二十八磅。

    有一说一,这个价格的确算不上天价。

    毕竟这是一条人命的价值。

    老队长也不是掏不起。

    他毕竟以前是老兵出身,掏空家底,这点钱还是付得起的。或者他只要把他那一身漂亮的铠甲卖掉,不仅付得起治疗费,而且绰绰有余。

    他只是不想付了而已。他觉得自己下半辈子挣不回来这个钱了……不如给孩子多留点家底。

    民兵团是没有工资可以领的。在没有战斗的时候,他们就是普通的镇民,各有各的工作——基本大多数都是渔民。唯一的福利,就是每年过节的时候能稍微领点肉吃。

    而在镇子遇到危险的时候,他们便要拿起武器集结起来,给孩子和女人们争取避难的时间。而民兵团只要一把武器就可以加入,所以他们多数连皮甲都没有。

    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擅长使用枪刺。毕竟他们都是渔民出身,小时候没事就会去叉鱼玩,有速度也有准头。

    最关键的是,枪不贵。至少比一把精钢长剑便宜多了,起码是每个家庭都负担得起的程度。

    当然,这也有冻水港没有铁矿、只能从外运输的缘故。

    但普通的渔民,如果没有捞到什么特别值钱的东西,每人一年的收入也能有个十磅有余……这个收入其实不算低,比内地的农民要好的多。

    要知道,镇长的书记官,一年的收入也就是三十多磅。

    但问题是,如果扣除掉日常花销、缴的税,每年能存下来的钱,就实在剩不下多少了。

    每年每个渔民能存下一两磅,就算是很不错了。

    他的伤势如果要治好,至少也得四五镑以上。这点钱他家的确是掏的出来。但一旦掏出来,那就意味着他家的存款完全被榨干。

    可他的弟弟已经快结婚了……

    所以乔恩非常纠结。他甚至不知道要如何跟家里说,一度想过不如一死了之,让家人抬着他的尸体去找镇长要点钱补偿一下。

    或者就像是老队长一样,花十个先令把子弹挖出来、把伤口愈合,剩下的听天由命。

    就看银爵士照顾不照顾他了。

    不过想来,像他这么吝啬的人,银爵也不会喜欢的吧。

    回过神来,乔恩忍不住感叹:“真是感谢领主大人……”

    这点钱对他们这些贵族老爷来说,或许算不上什么,甚至也就是他们的一顿饭钱,或许还不如一桶好酒、一把梳子值钱。

    别的不说,光是从冻水港到王都的一张船票,最低也要八个金磅。

    但对他们这些平民来说,这就是四五年、甚至六七年的存款,会直接影响他们一家人接下来几年甚至十几年的人生规划。

    “领主大人真是个好人啊。”

    乔恩赞叹着,试图从床上坐起来。

    “小心点,这几天不要剧烈活动。你的伤口还没好利索,省的落下旧伤。”

    路易斯叮嘱着,伸手扶着乔恩的背,帮忙让他坐了起来。

    他有些好奇的对乔恩问道:“乔恩,你觉得你们的领主大人是个怎么样的人?”

    “好人。”

    乔恩斩钉截铁的说道。

    “……因为他给你付了钱?”

    路易斯哭笑不得。

    乔恩却是摇了摇头,低声道:

    “因为他有这样好的出身,还能拿我们当人看。还能记得起来,我们这样的人家里是没有多少钱的。”

    他瞥了一眼还在昏迷中的“强盗”里昂,面色有些复杂:“甚至还愿意给他这种人疗伤……”

    “不,我想领主大人愿意给他疗伤,至少肯定不是出自善良。嗯,不说这个。”

    路易斯教士耸了耸肩,蛮有兴趣的开口道:“你或许不知道,跟你们来的那些人,对你们的领主大人有多么尊敬……多么恐惧。”

    “恐惧?”

    乔恩不假思索的答道:“那他们就要挨罚了——为什么要恐惧一个刚刚救了自己的人?

    “和我们的镇长不一样,镇长他本身就是冻水港出身的学者,当年和我是一起长大的。他与我们这些年轻人关系亲近一些,也算是正常。

    “可领主大人他不是。这些货丢了与否,与他无关……他又不会因为货丢了就少收我们半分税。我们是死是活,和他也没什么关系。可是,他在这种毫无好处的情况下,却与那些强盗战斗……这难道不是正义之举吗?

    “无论大人对敌人的手段有多残忍,他的目的都是为了保护我们,为了保护冻水港。他的手段越残忍,越值得敬重,因为他为正义而战的。”

    乔恩无比确信的答道。

    他脑海中闪过安南对他们所做的简短的演讲,那令人解气、让人振奋的命令。

    如同凛冬之风般寒冷,又令人心潮澎湃——

    “最令人尊敬的是,大人他身为领主……却冲锋在前,第一个向强盗冲去!”

    乔恩的非常认真的说道:“路易斯大人,你要知道,他们可是有枪的!这几车货的东西,对我们来说是半条命,可大人他真的在乎吗?”

    闻言,路易斯的面色微微严肃。

    身材高大的红发教士缓缓点了点头:“你说的不错。另外,你不知道,乔恩……领主大人之前进城甚至都没去见你们镇长,而是带着你们两个直接往教会走的。这并不符合规矩,只是和我在路上正巧碰到了,我才赶紧把你们直接带过来了。

    “如果他只是为了演戏,也没有必要急这个时间。因为对他来说,你是死是活其实没有什么差别……唯一不同的,就是你会因为拖的时间更长,而付更多的钱、身体也会被破坏的更严重,甚至可能只能截肢。

    “他是伯爵之子,肯定也知道我们银爵教会其实并不擅长治疗。如果你再晚来两个小时……你这条腿,可能就没了。”

    说着,路易斯再次拍了拍乔恩的大腿,认真的说道:“你的确是得好好感谢领主大人,但不是因为他给你省钱,也不是因为他能想起来你们这些平民是没钱的。

    “而是因为他是真的在乎你的生命和健康……所以他才会破坏规矩。他认为人命、你的这条腿,比他的面子更重要。”

    腿上的伤口愈合的非常好,被路易斯拍了两下,乔恩甚至都没有感觉到痛。

    但他听到路易斯的话语,心中却是温暖到近乎酸楚。

    他对安南的崇拜,也几乎已经上升到了狂热的程度。

    虽然受了伤,但他却感到了幸福。就像是他刚刚继任民兵队长的时候,他老爹不声不响的把自己的棺材本拿出来,给他换了件半新的皮胸甲。

    不需要任何表达。更不需要言语。

    仅仅只是行为本身,便足以温暖人心。

    虽然领主大人面色冷酷,年纪也轻的吓人,但他不仅勇敢、公正、办事妥当,而且有一颗温暖、有人味的心。

    冻水港能有这样一位慈父般的领……的小领主,真是太幸运了。

    虽然身高不是很慈父……